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殿上嬌>第17章 素手奉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章 素手奉茶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女生小說

昭陽宮中,裴貴妃正在用早膳。

宮女分為兩列,手捧餐具銀盆服侍在側,一室之內鴉雀無聲,陸晚心下忐忑,請過安后便靜靜的立在一側。

裴貴妃用完膳,接過茶漱了口,待宮女魚貫而出退下,才道:「在晉王府怎麼樣?」

「回娘娘的話,一切還好。」

「哦,是嗎?本宮聽說,晉王昨天杖斃了一個丫鬟?」

陸晚斟字酌句道:「是有其事,只是小女在庫房整理書籍,並不知具體情形。」

裴貴妃聞言**著手上的指套,笑道:「本宮還以為被杖斃的是你呢。」

這一句話說得雲淡風輕,陸晚卻聽得心驚肉跳,一萬個小心地道:「小女有娘娘照拂,殿下自然寬容一些。」

「紅玉和昭陽宮的大宮女是同鄉,在御書房當了幾個月的差,本宮見過幾回,是個極好的孩子。」

貴妃眼中似有憐憫之意,「本宮想撫恤一下她的父母,卻找不到人。」

她昨天得知蕭令杖斃了紅玉,想到紅玉的家人,便心生了殺人滅口的念頭,派人直奔城郊,結果發現紅玉的家人已經不再此處,想必是蕭令發現了端倪。

陸晚低著頭,道:「小女終日待在庫房整理書籍,對此事並不知曉。」

「你當真不知?」裴貴妃走近陸晚,伸出兩根蔥蔥玉指抬起陸晚的下巴,逼視著她。

陸晚被她看得後背發涼,腦中想起的是昨天紅玉梨渦淺笑的嬌媚模樣,堅定地道:「當真不知。」

「噹啷——」裴貴妃長袖漫不經心地一揮,將桌上的琺琅鑲金絲的茶壺一把拂落。懶懶道:「來人,沏一壺新茶來。要滾燙的。」

宮女立即端著新茶上來。

裴貴妃指著陸晚道:「讓她來。」

宮女欲將茶盤遞給陸晚,卻見裴貴妃伸手攔住,道:「老規矩,素手奉茶。」

宮女眼神奇怪地看了陸晚一眼,將一個青花纏枝牡丹紋小杯遞到她面前。

陸晚不明所以,伸手接過了杯子。

宮女執壺將熱水注入茶盞中,陸晚小心地捧著,眼看茶水就要滿了,宮女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剛剛煮沸的茶水溢出來,淋在陸晚纖細白嫩的十根手指上。

「藹—」滾燙的開水澆在皮膚上,陸晚下意識的手一松,青花纏枝牡丹紋小杯便摔在了地上,啷作響碎成八瓣兒。

宮女笑了一聲,道:「姑娘有所不知,素手奉茶,就是一人雙手捧著茶杯,另一人將滾燙的熱茶注入杯中,直接灌完三壺茶水,那杯底的茶湯才恰到好處呢。」

陸晚瞪大眼睛看向裴貴妃,卻見裴貴妃懶懶地靠在錦墊上,笑道:「摔了?不要緊,給陸姑娘再取一隻新茶杯來。」

宮女將第二隻青花杯遞了過來:「姑娘,請吧。」

陸晚知道,今天她不交代出紅玉父母的住址,裴貴妃是不會放過自己了。

見她面有猶疑之色,貴妃的笑意更加的燦爛,猶如早晨天空的第一抹朝霞:「本宮就喜歡你這樣的,溫順乖巧,不像我那侄女兒,性格張揚受不得一點委屈。」這侄女兒指的自然是永安侯府上的郡主裴嘉月。

提到裴嘉月,陸晚背上的傷還隱隱作痛。

陸晚一咬牙,伸出燙得紅腫的雙手接住了茶杯。

滾燙的開水注入杯中,沸水一層層地從手指中溢出,經過她的手掌,手背,汨汨流向她的袖口,似要將她的皮膚撕開。

裴貴妃含笑看著眼前的少女,只見她手掌已經起了密密麻麻的一層水泡,一道道沸水澆過來,水泡破了又漲,漲了又破,一壺水沒澆完,手指已經見血了。

陸晚卻是牙關緊咬,縱然是疼的滿頭汗水,卻依然一聲不吭,沒掉一滴淚。

「不錯,好堅韌的性子。本宮喜歡。早就說了,本宮不會看錯人。」裴貴妃臉上笑意更濃,輕輕拍了三下手掌。

話音剛落,陸晚手一抖,「啷——」一聲,第二隻茶杯摔碎在地,地上瞬間一地的碎片。

「放肆!給本宮跪下1裴貴妃霎時間一臉狠厲,呵斥聲剛落,便有兩個年長宮女將陸晚雙手往背後一剪,押著她跪在了碎片上!

「藹」陸晚痛得短呼出聲,碎裂的殘片割裂雙膝,刺入她的膝蓋骨,瞬間鮮血便染紅了她天青色的裙擺。

貴妃道:「紅玉的家人現在在哪?」

陸晚閉上雙眼,搖搖頭道:「我——真的不知。」

貴妃聞言擊掌贊道:「好!好!好1一連說了三個好字,轉而怒道,「來人,取第三隻杯子來1

……

景陽宮中,太子和晉王陪著皇帝一起用早膳,父子三人自從先皇后故去,便很少如此親近,早膳吃得靜默而疏離。

內侍端著熱水和熱巾上來,皇帝含了一口熱茶,漱完口,這才開口道:「太子身上近日可好了些?」

太子溫聲道:「謝父皇掛心,這幾日雪停了,感覺舒暢多了。」

皇帝點點頭,又看向蕭令,目光在二人身上來回掃視。

太子一身鴉青色蜀錦雲紋質地錦袍,端莊儒雅溫潤如玉;蕭令一身石青色直裰常服,丰神俊朗芝蘭玉樹,尤其是那長眉鳳目,神采間隱約可見當年顧皇后的影子。

皇帝終於忍不住嘆息一聲:「自從她故去,你二人也似乎離朕越來越遠了。」

蕭令垂目,躬身恭敬道:「是兒臣不孝,讓父皇憂心了。」

太子面有愧色:「兒臣不孝,身體總不大好,未能替父皇分憂,今後定當好好學習,不忘父皇悉心教誨。」

太子這話說得很是赤誠。

十七歲那年生母顧皇后亡故,太子因傷心過度,便也大病一常後來病情雖然好了,身體卻不如從前,總是屢次三番的生病,因此太子空有其名未有其實,朝政之事一概是皇帝操勞。

皇帝似乎是對二人恭敬有加的樣子厭煩,眉目之間多了幾分煩躁,揮手道:「你二人且先退下吧。」

「是1兄弟二人再次躬身行禮。

看著這兩個兒子的背影,腦中莫名的回想起當年父子三人親密無間的過往,忍不住又追加了一句:「慢——王季,取上次閩南進貢的茶,賜給太子和晉王每人一餅罷。」

王季小心地提醒道:「陛下,這茶總共就兩餅……」

皇帝一擺手,道:「讓你去,取便是了1

「兒臣謝父皇賞賜1兄弟二人再次跪恩。

此時皇帝已是極為不耐,道:「退下吧。」

  • (快捷鍵:←)
  • 殿上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