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殿上嬌>第20章 計中計(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章 計中計(二更)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同人競技

「當」茶具和碗蓋的聲音,接著便是倒茶的聲音。然後忽然安靜下來,連喝茶的聲音都沒有。

地上有點涼,陸晚一直蜷縮著身子趴在那裡,感覺四肢逐漸酸麻,加上手指上的傷口疼痛,她強忍著身體的不適,慢慢舒緩呼吸,盡量讓自己不被發現。

突然,一隻腳探進床底,迅速一勾,將床幔拉開。

緊接著,一盞茶水準確無誤地潑在趴在床底偷偷窺視的陸晚臉上。

未等她尖叫出聲,「啪」的一聲,茶盞摔在地上,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探了進來,抓住她的肩膀,一把將她從床底拖了出來。

他右手捏住她咽喉,左手一翻把她扣住按在地上,然後迅速地抬起腳,屈夏胸口。

陸晚猝不及防,尚未明白過來,便如同待宰羔羊一般被他控制在腳下。

她看向那人,這是一張清冷如玉的俊顏,長眉鳳目之間一派沉靜,至始至終都沒有一絲狠戾之色,烏髮如緞披散在肩,落在陸晚略微發白的臉上。

他左手按住她的肩膀,右手捏著她的咽喉,右腳膝蓋正壓住她的胸口,讓她動彈不得。

外面守夜的侍女察覺房內的響動,輕叩房門:「殿下?。」

他「嗯」了一聲:「沒事,退下。」

他弓下身子這樣牢牢控制著她。見陸晚迷茫地看著自己,他緊抿的薄唇微微一笑,清雅俊秀,如清風拂明月,似春水映梨花。

可陸晚知道,蕭令這樣的笑意之下,是怎樣的一種冷漠疏離。那樣溫潤如玉的笑容永遠掛在他的臉上,可沒有人會以為,他是個仁慈溫和的人。

至少陸晚不這樣認為。

「真是不知死活。」他輕笑一聲,似乎是嘲笑她的無知莽撞,壓在她胸口的膝蓋抬了起來,而那捏住她咽喉的手,卻沒有移開。

陸晚抬手,試圖拿開他的手掌。可他手掌平穩有力,不僅沒有移開,反而微微加深了力道。

只需一瞬,她的生命就將終結在他手指上。

陸晚不適地扭了一下脖子,一雙眼睛清澈得如同夏日清晨荷葉上的水珠,靜靜地盯著他,彷彿沒有一絲恐懼。

可那微微顫抖的肩膀,出賣了她。她的內心惶恐不已,如同等待猛獸撕咬的小羊。

蕭令的目光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微微笑道:「看來,紅玉並沒有跟你說清楚。」

陸晚垂下眼睫,不知如何開口。

他收回雙手,站起來踱步至那幅畫前:「果然,你是為了這幅白玉綾而來。」他說著伸手唰的取下那幅畫,扔在陸晚身上,「不該聽的聽了,不該看看了,接下來的後果,你應該不會要我說才知道吧?」

從吳郡到長安,連續的災難與痛苦,已讓她如驚弓之鳥,強忍著挨過一天又一天,為了就是這白玉綾的真相。

陸晚緩緩地起身,手指顫抖地捏住那幅畫,將每個細節都看在了眼裡。

確實,一模一樣,除了沒有落款。

他緩緩道:「既然你死到臨頭,本王不妨把這幅圖的來歷全都告訴你。」

「四年前,本王的舅舅,顧侯爺被查抄,那幅白玉綾,正是他私通逆黨的罪證。緊接著,那幅畫竟然在修羅衛手上,被刺客奪走了。」

「本王果然沒猜錯,從你陸家出現的,正是顧府出現過的同一幅畫。」他看著她的眼睛,緩緩道:「你一定疑惑,本王這裡為何也有。」

陸晚這才怔怔地看向他,道:「為何?」

他又是一笑:「你就不想想,從查抄陸府到你入宮,又到進入這晉王府,為何每次伴隨著你的種種事件,都出現過白玉綾?」

陸晚猛然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退後一步,道:「是……是你?1

蕭令冷哼了一聲,道:「不錯,你現在反應過來,不算太笨。只是——」他臉上掛著始終不變的笑意,「你只猜對了一半,我只是在你鐲子里動了點手腳。而其他的,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操控著這一切。」

原來是他!!可那王宮女的神情,分明是讓人懷疑裴貴妃指使的!

「她本來就想置你於死地,就算沒有本王推波助瀾,你也難免被她算計。」他笑得如沐春風:「你肯定疑惑,為什麼事發之後,王宮女和裴貴妃那般神情,作為一枚棋子,她至始至終以為,自己是受貴妃所命行事。」

陸晚獃獃地看著面前的人,不寒而慄的感覺充斥著她的胸膛。

你看到的,永遠是別人想要要讓你看到的。

你聽到的,永遠是別人計劃好了想讓你聽到的。

最可怕的不是淪為棋子,而是連自己是誰的棋子都不知道!

這宮裡,還有什麼是真的?

見她神色慌亂,他冷冷笑道:「同情她是嗎?」「他笑意逐漸收起,神情冷肅,幾乎是一字一句的道:「可四年前,沒有人同情過那個人……」

「噗通」一聲,陸晚猛地跪在地上,打斷他道:「殿下,這幅白玉綾,確實和陸府出現過的一樣,但是,我父親當年並不認識顧侯爺,他怎麼會有顧府的東西!四年前,我父親尚未進京,如何能與謀逆之人有聯繫1

她說著紅了眼眶,眼淚奪眶而出。

蕭令端端正正地坐在桌旁,她的聲淚俱下視若無睹。倒了一杯茶在手裡,慢慢的抿著。

沉吟半晌,他突然問道:「紅玉的家人死了,你知不知道?」

「什麼?1陸晚再度震驚。

蕭令淡淡道:「本王將她的家人轉移到興慶坊,你不會不知道吧?」

陸晚道:「我不知道。」

蕭令轉動著手中的茶盞,道:「是嗎?紅玉是昭陽宮那位送給我的人,如今謝罪自殺,本王早就料到,昭陽宮定咽不下這口氣,必然要殺人滅口。只是想不到,你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陸晚又氣又急,道:「殿下到底在說些什麼?」

蕭令冷冷笑道:「哦?那天在錦瑟湖邊,偷聽的人不是你?」

陸晚瞪大了眼睛,一時回不上話來。

是,她正是聽了他和穆冉的話,才知道這房中有一幅畫,所以才會自投羅網。

可是,她並沒有出賣過紅玉!

一層怒意浮現在眼中,陸晚抬起微紅的雙眼,質問道:「原來,這早是你設計好的,對不對?」

看著她目瞪口呆的模樣,他嘲防:「略施小計而已,你便輕易上鉤。這麼笨,真是擔心你能活到幾時。」

不等她多想,他對著門外命令道:「穆冉,把她拉下去,罰跪一夜1

  • (快捷鍵:←)
  • 殿上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