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殿上嬌>第22章 花間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章 花間少年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都市言情

自從罰跪事件之後,陸晚便被調離書庫,在蕭令身邊伺候著。因著她身份特殊,也不用幹什麼活兒,只是她覺得日子更為難熬了。

天氣越發寒冷,院中梅花開得越發得好,晉王府上的廚房擅於做糕點,每天都取最好的梅花,做上幾盤梅花糕。聞上去清香撲鼻,入口軟糯香甜,是最受府中上下歡迎的食物。

這日她正低頭在前院摘取梅花,想著給廚房大娘多送去一些花瓣。

忽然「噗通」一聲響,抬頭看時,一個身影自牆頭跳了下來。

少年拍拍刪起來,神采飛揚朝花廳喊道:「令哥哥!我回來了!快出來!我知道你在府上沒出門!1

晉王府規矩極嚴,蕭令遠離朝政,也甚少有什麼複雜的交際,王府來來往往的客人不多,但個個都是禮儀周全不敢有一絲一毫不端之舉。

那少年一身白衣,腰間束著珠環玉佩,行動間玲琅作響。氣質飄逸俊秀,眉目俊美非凡,額間一點丹砂,神色間充滿了逍遙快活,彷彿世上所有的愁悶都能在他身上化解。

王府來往的都是世家公子,而蕭令其人又最是注重禮儀,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到訪?

陸晚正納悶,一隻黃狗跐溜一下也從牆上躥起,跳到了她身邊。她因摘取花朵嫌手鐲礙事,便取下放在旁邊,那狗徑直跑過來,叼著手鐲便歡暢的跑向西廂房。

「我的鐲子……1陸晚急的跺腳,可那狗似乎有意跟她作對,叼著手鐲不停地繞圈。

「大俠好身手!1那少年見狀甚為開心,拍手大笑。

「大俠?」

「它叫大俠。怎麼樣,你也覺得好聽吧?」少年朝陸晚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那眉間的一點硃砂更添明媚。

風吹過,搖落一樹繁花,少年站在花樹下,白衣如雲,朵朵花瓣落在他肩上,宛如仙子下凡。

「……」

陸晚追了幾圈,那狗似乎精通人性,她跑,狗也跑,她不跑,它就停下回頭用圓溜溜的眼睛回望著她,眼神中飽含著逗弄之意。

被一條狗耍的團團轉,陸晚氣得臉通紅,雙眼瞪著那狗,那狗也回望著她,一人一狗在院中互相對峙。

而那少年站在花樹下,笑得前俯後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

陸晚氣的不輕,轉過身來,指向那少年道:「晉王府禁止大聲喧嘩。」

那少年聞言好容易止住了笑意,抱拳道:「姑娘,對不住對不住,都怪大俠太調皮了。我給姑娘賠個不是。一隻手鐲而已,給阿黃玩玩無妨,姑娘若是生氣,我賠你便是。」

他倒不拘謹,說著便從衣袖裡掏出一枚紋銀遞了過來,笑嘻嘻道:「姑娘還請原諒我家大俠。」

出手倒是闊綽,料想這大概是哪家的輕狂公子,可作為客人,也未免太無禮了。陸晚心中暗惱,道:「公子所言好生奇怪,憑什麼我的鐲子要給你家的狗玩?」

那少年聞言露出一絲異色,這才歪著頭打量著她,道:「哎?你是令哥哥府里新來的丫頭?不錯不錯,想不到令哥哥府上還有這樣有意思的人。他這兒規矩特多,府里的人成天都一樣的表情,活像學堂里的糟老頭子。」

陸晚瞪了他一眼,轉身欲走。

那少年忙叫住她:「哎——姑娘,你別走,我讓大俠把鐲子還你便是……」他邊說邊將手指放於嘴裡,吹了一聲口哨。

那狗咻的一聲歡快的搖著尾巴飛奔了過來,嘴裡叼著那隻鐲子,乖乖地過來蹲坐在少年旁邊。

少年取過鐲子,用衣袖仔細地擦了擦,這才雙手捧著遞至陸晚面前,仍舊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

陸晚瞟了他一眼,一手抓過鐲子,轉身端起地上一籃子花瓣便走。

迎面卻見蕭令站在院中,淡淡道:「王瑾,每次都翻牆進來。下次再這樣,我便讓侍衛把你轟出去。」

那少年在身後,嘴裡嘻嘻嚷道:「令哥哥,幾個月不見,想我不想?」

王瑾?陸晚聞言疑惑地回頭看向那少年,這就是定遠侯府的小侯爺?

這位就是可以隨意出入晉王府的王瑾?

她實在是想不到,晉王蕭令這樣言行雅正極為講究禮儀風度的人,怎麼會和這樣一個放蕩不羈的公子交好。

王瑾摟過蕭令的肩,笑問道:「你不說我也知道,我不在京城的日子,你肯定悶死了。哈哈哈,我從南地帶了好酒,一會兒就讓人送到府上。喂喂,這樣看著我幹嘛?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蕭令難得的沒能保持住那古不變的笑意,一手掃落他搭在自己後背的手,看也不看一眼,轉身大步向花廳走去。

王瑾忙小跑著跟了上去,一邊跑一邊回頭擠眉弄眼對著陸晚笑,嘴裡喊道:「喂喂喂,你這府里什麼時候新添了侍女?」

蕭令聞言站定,頭也不回地道:「你是來找我的還是找侍女的?」

「別這樣嘛,我們明天一起去溫香樓聽琴可好?」王瑾連忙跟上去。

二人進了花廳,侍女捧了茶出來。

王瑾道:「不好不好,不要喝茶,我是找你來喝酒的1

他看蕭令捧著茶淡淡的神色,懷疑他再多說一句,下一刻蕭令真的會叫上侍衛把他轟出去,連忙換上一副笑臉道:「別這樣嘛,我好久沒和你們痛快喝酒了,唉!要說喝酒,還是得和習武之人喝才痛快,裴英呢?謝忘呢?趕明兒天氣好了,約個時間一起去賞梅喝酒,那真是快活1

他一連說了這麼多,那頭蕭令終於回話:「上次宮裡鬧刺客,裴大人不慎受傷,你就是能叫他出來,也未必能和你喝酒。」

「刺客?1王瑾驚道,「又是那個刺客?這賊子當真是古怪,一年內行刺好幾次,既不得手也不失手1

他搖搖頭笑道:「可憐了那謝忘,估計這個年都過不好了!要我說啊,你們都該學學我,看看我多逍遙快活,全國各地的山山水水都讓我遊了個遍,等過了年,明年就去徽州一趟……唉,我跟你說,徽州山筍那可是真正的山珍,鮮嫩筍片加上雞湯慢燉……嘖嘖那味道保管吃了忘不了1

正說著,一名侍女匆匆進來稟報:「殿下,裴郡主把陸姑娘打了1

  • (快捷鍵:←)
  • 殿上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