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殿上嬌>第26章 誘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章 誘餌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都市言情

天色將黑,回翠煙榭的這一路上都比較安靜。

轉過假山,忽然一聲馬兒長嘶,斜刺里猛然躥出一匹高頭大馬,前蹄高高揚起,眼看就要踢向陸晚。

這時,一個清脆的童音響起:「追月1

馬背上,青衣小童正牢牢抓住韁繩,勒住前蹄飛舞的馬兒,手中一用力,便把那差不多一人高的白馬穩穩噹噹地控制祝

「你是誰?」陸晚仰著頭問馬背上的小童。

白馬高大俊秀,四肢矯劍馬背上小童身著藍色布衣,容貌很是清秀,幾分蒼白的臉色,身量瘦弱,看打扮可能是晉王府家生奴僕。

那小童很膽怯,見她這麼一問,手中韁繩不由自主地抓緊,白馬脾氣頗大,狂躁地甩了甩頭,前蹄高舉,小童心中緊張,手一抖,竟然鬆掉了繩子,眼看就要從馬背上摔下來。

陸晚忙伸出雙手去接,兩人雙雙摔倒在地上。

那小童眼中閃現一絲倉皇,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

「你怕我做什麼?」陸晚蹲下身子,用手帕擦了擦他臉色的塵,柔聲地問道:「你是在哪當差的?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那小童戰戰兢兢地仰起臉,咬著唇一言不發。

陸晚便猜道:「你是馴馬的?」

那小童神色雖然慌亂,眸子里卻有著與年齡不符的老成,打量著陸晚一瞬,遲疑地點了點頭,算是回答她。

陸晚這才想起,按照規矩,白馬為皇子所騎,這定是蕭令的馬了。

她猜想這小童定是被蕭令訓了或者罰了,便摸摸他頭,寬慰道:「被殿下罵了?沒事,姐姐剛剛也被罵了呢。」

「長生!你跑這裡來幹什麼1一個年長的侍衛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喝道:「長生!你又偷懶!還不給我滾回去割馬草1

侍衛一把搶過長生手中的韁繩,嘴裡繼續罵道:「都十二歲了,長得沒馬腿高,連馬背都夠不上,馴什麼馬啊?別浪費力氣了。下輩子吧1

陸外小童本就怯弱膽小,被他這一罵,估計又得傷心好一夜。她有心要護著長生,便道:「我剛剛看到他馴馬了,不僅僅身姿靈敏,而且騎術很好1

「嘿,爺教訓小子,關你……」那侍衛剛要回罵,一回頭看出她是晉王近身服侍的丫鬟,「你是殿下身邊伺候的侍女?算了算了,就當我什麼都沒說1又氣惱地瞪了一眼長生,牽了馬向前奔去。

長生的臉原本就有些蒼白,被侍衛這麼一罵,臉一下子變得通紅,眼神怯怯地投向陸晚。

陸晚蹲在他面前,替他理順額前凌亂的劉海,笑道:「剛剛要不是你馴馬的技術好,那馬兒就要傷到了我,謝謝你。」

長生漲紅著臉囁嚅著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陸晚道:「你幫了我,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

長生內疚地道:「是我私自騎書,差點撞到了姐姐……」

「沒事的,姐姐也想學騎馬呢,可我沒有這個機會。下次要是有空了,我去馬廄找你玩,你教我騎馬,好不好呀?」陸晚這話是發自內心的,父親的案子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水落石出,要想查證,就必須要出府去。

長生登時眼露驚喜,道:「真的嗎?那下次你到馬廄……」忽然又沮喪道,「不行,要是讓晉王殿下知道……」

陸晚道:「我們偷偷的去1

長生點了點頭,又鼓起勇氣問:「姐姐,我真的騎術很好嗎?」

陸晚笑了起來,忍不住再次摸摸長生的頭:「是的呀!姐姐只比你大三歲,可姐姐那時候,連靠近馬兒都不敢呢!你比我厲害多了#」

長生膚色白凈,面容極其清秀,乍一看甚至像一個女孩子,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更顯得天真無邪。看模樣,不像是一個養馬的仆童,倒像是出身大戶人家的孩子。

她搖搖頭,似是想起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見長生正忐忑不安地望著自己,心中沒來由的一陣憐惜,她笑著安慰了幾句,又再三約好下次去馬廄找他,長生這才微微露出一絲笑容,一溜煙地跑了。

入夜,風一陣陣的拍響門窗。

夜色沉寂,陸晚悄無聲息地披衣而起,躡手躡腳掩上門,向著湖邊走去。

博文閣,燭光跳躍,蕭令還未休息,在燈下看書。

聽到穆冉走進來,他抬頭:「怎麼樣了?」

穆冉道:「探子回報,溫香樓那樁案子,的確和白玉綾有關……只是……」

陸晚脫了鞋,一點點地從梅花樹上爬上去,終於夠上了書房的窗子,屏住呼吸豎耳傾聽房內二人隱隱約約的講話。

穆冉道:「那人說,大理寺和修羅衛還不知道真相,讓殿下明日一早去一趟,把證據交到殿下手裡。」

蕭令輕輕的笑道:「很好,本王沒看錯人,傳話過去,這件事情做的不錯,回頭好好賞賜一番。只要把白玉綾背後的人引出來,便可以將他們的勢力慢慢除掉,這樣太子便少了最大的敵人,還可以順帶把陸揚也牽制祝」

陸晚聽得提到父親,心怦怦直跳,風吹得花枝輕輕搖晃,她生怕掉下去,雙手緊緊地抱著樹枝側耳細聽。

穆冉的聲音有點猶豫:「殿下,陸揚是太子太傅,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況且,他的女兒也在王府,這樣做會不會……太未雨綢繆了點?」

蕭令冷哼了一聲:「太子過於仁慈,毫無勢力,除了那幾個老臣,誰不是想方設法地拉攏楚王黨羽?朝中誰看不出來,聖上因著顧家的關係,對太子諸多防備。那群看似忠心耿耿的臣子,背後不知多少如意算盤。」

他的聲音越說越冷:「楚王這四年兵權在手,在涼州所向披靡。若有一日,聖上把江山交到太子手中,勢力微薄的新君,拉幫結派的群臣,這天下……說是江山染血生靈塗炭都不為過。」

「可要是逼得緊了,聖上萬一把陸揚真的……我是說,陸揚要是真的死了,只怕太子就……」

蕭令在淡淡道:「穆冉,你當我為何一定把陸揚的女兒留在府里?」

穆冉道:「不是為了以她為誘餌引出白玉綾嗎?」

蕭令輕聲笑道:「背後那人多方經營苦心布局,好不容易除掉了顧家,現在能為了一個區區陸揚,就放棄唾手可得的成功?那丫頭當誘餌?太看得起她了。也太低估我們的對手了。」

穆冉問道:「那殿下是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