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殿上嬌>第29章 好姑娘,別折磨我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章 好姑娘,別折磨我了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同人競技

溫香樓寬闊的大堂以珍珠為簾幕,將內廳劃分為二。

兩邊設有假山,假山上引來一注潺潺流水,廳內便顯得清雅幾分。

廳內分左右設兩扇琉璃屏風,屏風下設如意錦繡坐席,陸晚挑了最不起眼的一個角落坐了下來。

面前沉香木雕花的案台上,右邊放置香爐,上罩熏籠,淡淡的焚著熏香。

左邊擺著一隻蓮花爐,茶水已開,陸晚斟了一杯茶慢慢的喝著。

她抬眼偷偷打量四周,蕭令坐在左上第一個位置,嘴角掛著那經年不變的微笑,和他平時的神情沒有什麼區別,看上去彷彿真的只是來此處聽歌看舞。

風起簾動,暗香飄來。

一個素白衣裙的身影在碧玉珠簾內搖曳生姿,眾人甚為驚喜,卻依然保持良好的教養,並不呼喊出身,而是紛紛輕擊兩掌以示敬意。

蕭令唇角依然噙著淡淡笑意,望著簾內的女子微微點頭。

珠簾內女子隱約向他微微躬身行禮,用一副嬌媚動人的嗓音緩緩道:「仙羽見過晉王殿下,小女學藝不精,還請殿下多多指教。」

蕭令微笑點頭:「姑娘謙虛。」

她在簾后落座,凝神片刻,手指輕勾,綿延婉轉的琴音便裊裊響起。

眾男子手中端著杯盞,互相遙遙示意相敬,陸晚便也學著他們的樣子,舉著杯盞表達敬意。

長安城好風雅,這些男子衣冠楚楚端坐於席,舉手投足依然可見禮儀風度。

紅袖手捧酒壺走向席間,笑道:「這是前幾日才得的好酒,總共就兩壇,今日紅袖親自敬殿下一杯。」

她屈膝在他座椅旁跪坐下來,伸出蔥白一樣的手指,取瑤鍾斟上一杯,雙手捧著送至他唇邊。

蕭令抬眸,對上一雙水光瀲的眸子,正脈脈含情地望著他。身上的少女香氣隨著呼吸吹在他的耳側,似一片雪花拂過紅梅枝頭,令人心醉。

蕭令低頭含笑,就著她的手將杯中美酒一飲而盡,道:「這金莖露酒,清而不冽,醇而不傷,實乃酒中才德兼備之君子。」

紅袖嬌媚一笑:「清而不冽,醇而不傷,正如殿下品性。」

蕭令微微側目道:「紅袖姑娘似乎很了解本王?」

「長安城誰人不知晉王殿下?我雖接手這溫香樓不過半月,可關於殿下的故事可聽了不少。」

她斟上兩杯酒,與蕭令共飲。

蕭令含笑不語,將酒接過,一飲而荊

紅袖站起身來,微微一福,躬身退下。

少頃,換了衣裙從琉璃圍屏處緩緩走來,發挽飛天髻,斜插碧玉簪,身著朱紅裙,回眸一笑,步步生花。

縱是陸晚身為女子也看呆了,卻見蕭令嘴角淡笑如故,平靜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緒。

她心下暗自猜測,蕭令口中所說的眼線,會是紅袖嗎?

婉轉舒緩的琴聲忽然轉為清越輕靈。

隨著曲調的變化,紅袖踮起右足腳尖,輕舒長袖,腰肢似雨後楊柳隨風搖擺,足尖若花間蝴蝶穿風過葉。

眾人齊齊叫了一聲好,只見紅袖輕盈一躍,如一朵朱紅的牡丹,在空中舒展開來。

珠簾后的琴聲清如濺玉,十二名白衫少女從屏風兩側魚貫而出,在朱紅長裙的紅袖旁邊翩然飛舞。

玉臂雙舉,廣袖輕舒,無數紅梅花瓣自衣袖中飄灑出來,霎時間整個廳堂之內白紗曼曼,紅梅點點,仿若置身於雪地寒梅之中,清雅芬芳。

眾女子齊齊伴隨著琴音低聲吟唱道——

「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

我心如松柏,君情復何似?

塗澀無人行,冒寒往相覓。

若不信儂時,但看雪上跡。」

……

琴聲清越,歌聲繞樑,舞姿曼妙。

此時此景,足以讓任何人忘記了一切憂愁煩惱,眾人打著拍子,有的甚至拿了竹筷擊打著酒杯玉器,跟著輕聲哼唱起來。

琴曲終,舞步止。

一隻纖纖玉手輕輕地撩起珠簾,仙羽一襲白裙,自琴案前緩緩站起身來,與紅袖雙雙並排向眾人深深鞠躬:「溫香樓紅袖、仙羽謝各位公子賞臉。」

眾人鼓掌讚歎道:「兩位姑娘果然色藝雙絕,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啊!1

自月初入京起,她們二人的名氣便在長安城傳得滿城皆知,可仙羽這半個月一直閉門謝客,眾人此時方得見仙羽真容,不禁都看直了眼。

仙羽衣裙勝雪,眸光淺淡,冷如霜月。

紅袖長裙如火,眉目含情,明艷嬌媚。

眾人目光來回打量著眼前兩位佳人,一時間竟不知道誰才是自己心中的絕色美人。

趙司直多喝了幾杯,醉醺醺道:「紅袖姑娘,給我準備包廂,我、我要睡覺。」

紅袖媚眼如絲,道:「趙公子,請隨我來。」

微醺的趙司直被她這一瞟,瞬間仿若置身溫柔鄉。

臉上浮起一層焦急迫切的神色,喉結滾動,痴痴笑道:「趙某但憑姑娘安排……咿!紅袖姑娘,你熏的什麼香?」說著便去抓紅袖那輕盈曼妙的衣袖。

紅袖嬌笑一聲,玉手不露痕地一揮,衣袖從趙司直的臉上拂過,道:「趙公子說笑了,紅袖不曾用香。」

柔曼的硃紅色輕紗自趙司直鼻尖掃過,一絲若有似無的香味便勾魂攝魄而來,撓得人心癢難耐。

他早已魂不守舍,迷迷糊糊地一路著紅袖上了樓。

蕭令斜靠在黃梨木雕花的椅上,三根修長的手指執著琉璃酒杯,彷彿對趙司直如此窘態置若罔聞,眼神卻越過眾人瞥了一眼最角落的那抹煙青色身影。

只見她站起來,瘦瘦的身軀,一身煙青色直綴套在身上略顯寬大,只一閃,便消失在門口。

他嘴角微勾,向面前的仙羽淡笑道:「取正鋒之勢,行蟹行之態,姑娘琴藝已經爐火純青。」

仙羽盈盈一拜:「殿下謬讚,小女子琴藝若能及殿下三分,此生無憾了。」

蕭令道:「方才曲中似有左手換弦?本王一直對此有所不解,可否上樓一敘?」

與大廳的風雅清正不同,樓上處處透著夢幻迷離。

穿過香風暗影珠圍翠繞的游廊,便是紅袖的房間——「紅妝館」。

紅色紗帳緩緩搖曳,玲瓏身影隨風而動。

趙司直跪在床頭,看得兩眼發直,喜得直搓手,親親熱熱的喚了一聲:「紅袖姑娘。」

「嗯?」一隻雪白的手自床帳里伸出來,只見紅袖側身斜躺在床上,黛眉輕掃,嘴角勾起的那抹弧度嬌艷動人,一雙朦朧媚眼正凝視著面前男人微紅的臉龐。

趙司直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道:「小娘子,哥哥等不及了。」

「急什麼,瞧你,臉上都出汗了。」

紅袖掏出手帕,溫柔地替他擦了一把臉,上半身便輕輕地靠近了他的頭部。

趙司直明顯感覺到那柔軟的觸感,只覺渾身一僵,一股氣血湧上腦門。

再也顧不得許多,急切的一把將眼前美人一把抱住,央道:「好姑娘,別折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