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殿上嬌>第32章 死無葬身之地(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章 死無葬身之地(二更)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同人競技

陸晚道:「我父親身為太子的老師,你把他踩下去有什麼好處,你……你難道為了……」

她忽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無恥!0陸晚再難忍心中恨意,猛然伸手一掌向他掃去。

蕭令衣袖一飛,已將陸晚的手腕牢牢握住,他眼中瞬間升起一絲怒色:「你待怎樣?」

見他動怒,陸晚本能的瑟縮了一下。

只一瞬,她便將眼淚狠狠憋住,昂首注視著他,一字一句道:「為了一己之私,將太子置於險境,把良臣逼進死路,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1

她紅著眼,忍了許久的淚水滾落下來。

他怒意漸收,頗為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誰告訴你本王要害令尊的?」

陸晚想起在書房外偷聽的話,微垂著眼,剋制住自己激動的情緒,沉默不語。

「不可理喻。」他冷笑一聲將她的手甩開,道:

「令尊近年來平步青雲,又是太子太傅,可謂前途無量。想拉攏有之,想踩低也有之,眼紅中書令位置的人多了去了,要不是有本王,你覺得令尊還能活著?」

他冷瞥她一眼,又道:「政敵非仇敵,不是一個陣營便趕盡殺絕,朝堂之上,你以為是兒戲嗎?」

見她臉色發白一言不發,他意有所指道:「你別聽了點什麼不該聽的東西,就覺得自己找到了真相。」

「也許……」他嘲諷一笑,「那是別人想讓你知道的而已。」

「你……」

陸晚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他臉色驀然一沉,厲聲道:「本王還沒問你,為何跟蹤我?1

被他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得心中發緊,陸晚警惕的掃視了一眼四周,房中沒有任何可以防身的東西,目光落到床幔上,床角的金帳鉤可以算得上是唯一的武器。

她一手將金帳鉤扯下來,把尖尖的鉤子指著他,強自鎮定道:「你先出去1

他眼角瞥了瞥那鉤子,笑道:「你不如換個武器,比如剪刀什麼的?金帳鉤是個貴重的,損壞了可賠不起。」

似是被他提醒,陸晚瞬間將鉤子對準自己,定定地道:「請你出去——」

倆人正僵持中,突然聽到門外一身慘叫。

「趙司直!!趙司直……他……中毒身亡了!1是紅袖的聲音。

陸晚和蕭令皆是一驚。

「啊!!他的頭——」一個女子被嚇哭的聲音。一時間溫香樓內尖叫聲、叫嚷聲不絕於耳。

蕭令正待出門探個究竟,又突然止步,看著地上昏睡過去的仙羽。

陸晚暗暗叫苦。趙司直身為大理寺的人,慘死溫香樓,大理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而她恰好給仙羽下了安魂香……

「將溫香樓包圍起來!誰也不準放出去1

樓下一個嚴峻的男聲響起,接著便是鐵甲列隊整齊的步伐。

「是裴英。。」蕭令眉頭微皺。

「細細的搜,每一角落都不要放過1裴英下令。

「是!!1侍衛們整整齊齊的聲音。

陸晚看向蕭令,那人正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著她,一副準備看好戲的神態。

她身上有安魂香,又是女扮男裝,眼見那金戈鐵甲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她咬咬牙,閉上了雙眼。

手中緊緊握緊了金鉤。

「搜1

門就要被推開之際——

一隻手落在陸晚的腰側,只見蕭令衣袖輕揮,人影飄閃,眨眼工夫已輕盈躍至房梁。

看見陸晚又驚又怒的神情,他嘴角又浮現一絲笑意,手掌扣在她盈盈一握的纖腰上,甚至微微地彈了一下手指。

「齷蹉小人1陸晚惦記著白玉綾,心頭堵得難受。

裴英帶領著一隊侍衛衝進房內,只見地上躺著一個白裙女子,正是昏睡過去的仙羽。

他眉頭微皺,伸出兩根手指探了下呼吸,見還活著,便吩咐身後的人:「取銀針來。」

隨從將銀針刺入仙羽人中,道:「好像是安魂香,和趙司直的毒藥不一樣。」

裴英面色陰沉,道:「都給我搜仔細了,每個角落都不要放過。」

「是1

此時只要裴英一抬頭,便能發現房樑上的兩人。

蕭令雙腿繞住房梁,一手撐在樑上,一手攬住陸晚的腰,兩人在房梁之上。

房梁只有碗口粗細,稍一不慎便會掉落下去。陸晚顧不得男女有別,雙手緊緊地揪住蕭令的衣領,手心沁出了一層細密的汗。

「你想箍死我么?」他壓低聲音道。

陸晚這才發現自己整個身子都緊緊地附在他身上,頓時面紅耳赤,心中一慌,手上便鬆開了他的衣袍,身子像是弔掛在懸崖上的風箏,眼看就要掉下去!

她緊緊地閉上了眼——

蕭令眼疾手快,伸出右手迅速將她抓住,雙手扣在她后腰,重心不穩使得他在房樑上晃了一晃,陸晚驚慌失措雙手抱住了他。

呼吸吐納近在咫尺,他溫熱的呼吸拂在她的鼻尖,那雙一向平靜淡漠的眸子也似乎慢慢變得溫柔了起來。

陸晚聞著他身上清冷蒼翠的熏香氣息,想著他身上藏著那幅可以決定父親生死的白玉綾,抓著他衣袖的手指一陣陣發顫。

厭恨、恐懼,交織在一起,恨不得把他推下去。

可目光越過他肩膀,看向房內搜查的侍衛,只得咬牙,手中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裴大人!!不好了!1樓下一群人涌了上來。

為首的正是紅袖,她臉色蒼白:「裴大人,趙司直的屍體已經爛了!也不知是誰能下得了那麼狠心的手。大人快去看看吧。」

裴英聞言臉色一變,厲聲道:「將溫香樓所有的人捉拿審問1

人群頓時一片哭嚎:「大人饒命,冤枉啊!大人!請大人明察!1

紅袖道:「裴公子……這……」

裴英臉上神色冷峻,掃視著眾人,打斷她:「今日趙司直之死,並非一樁謀殺案那麼簡單。諸位可知,前幾日東宮刺殺案?」

眾人聞言瞪大了眼,紛紛搖頭:「東宮刺殺案?跟今日之事有什麼關係?」

裴英雙眸凌厲,踱步在眾人面前一一審視,眾人皆不由自主後退了一步。

他緩緩道:「這溫香樓,前不久剛剛出過一樁人命案吧?」

眾人點頭道:「那死的是個小夥計,和東宮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