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殿上嬌>第33章 怕水的殿下(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章 怕水的殿下(三更)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同人競技

裴英冷道:「趙司直今日死狀,和那夥計一模一樣,說明正是同一個兇手所為。而那兇手每次作案,現場都會留下白玉綾碎片。東宮刺殺案現場也留下過白玉綾。現下,我已命人稟報聖上,今日各位只怕都要去刑部走一趟了1

聽聞此言,陸晚心中疑雲重重。

趙司直、小夥計、陸府總管,雖然這些人死狀一樣,可這三人身份並無任何牽連,怎麼會成為兇手的目標?

她疑惑地看了一眼簫令,他目光微冷,似是陷入沉思。

「稟大人,房內搜查完畢,只發現昏迷的仙羽姑娘,並無其他人。」

「紅袖姑娘,這房內還有誰來過?」

紅袖蹙眉,還未回話,人群中不知是誰咿了一聲,道:「仙羽姑娘不是和晉王殿下一起上樓的么?怎麼不見晉王了呢?」

「什麼?1裴英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立即命令:「來人,速去稟告聖上,請旨加派人手,徹底搜查溫香樓1

「是1

「命人即刻封鎖城門!安慶坊、興慶坊、福慶坊、德慶坊四條街道全部嚴密布防1

「大人,我們只是來聽聽小曲兒!求明察啊1眾人見他神情冷峻,皆亂了陣腳,爭相喊冤。

「閉嘴1裴英怒斥一聲,眼神凌厲橫掃眾人,看得眾人心中更加心慌。

他厲聲道:「請各位原地不動站好了!此案牽涉巨大,兇手尚未查明,殿下也不知去向,要是晉王今日遇到什麼危險,諸位擔待得起嗎?1

「裴大人,仵作已經驗屍完畢1有隨從來報。

「知道了。將這些人全部嚴加看管1

仵作將驗屍器具一一擺開,裴英圍著屍體轉了一圈,眼光落在那具屍身上。

不過短短時間,趙司直的屍身已經開始流出暗紅的膿血,散發出陣陣腥臭,頭部血肉模糊,已經不能辨別五官長相。

他取了一把鑷子,輕輕夾起浸透著污黑腥臭血水的衣服,翻弄了一下腰側,眼中閃過一絲詭異。

「大人,經查驗發現,趙司直是中了劇毒。」驗屍官檢驗完畢。

「哦?前輩可有了解這是什麼毒?」

鬚髮花白的驗屍官神色凝重道:「下官在六扇門經手的案件無數,可像這個情形,聞所未聞……」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上次的兇案正毫無頭緒……」還有半句話沒說出來——兩案併發,他的腦袋都隨時可能被皇帝砍了。

眾人下樓,廂房房樑上的兩人鬆了一口氣,待雙腳落地,陸晚便發現了另一個問題:溫香樓已被包圍,他們倆怎麼出去?她用疑惑地眼神看向蕭令。

蕭令斜靠在窗邊,並不理會她焦慮的目光,徑直伸出手掌,淡淡道:「交出來。」

「什麼?」她一時沒反應過來。

「安魂香。」

陸晚微愣了一下,辯解道:「殿下,此葯只會讓人昏睡,並不會致命。」

他瞥她一眼,手掌依然直直地伸著。

陸晚無奈,只得從袖子里掏出一方青布包著的東西遞給他。

蕭令接了,推開窗子,手一揚便扔了出去。

「哎——?1陸晚不明所以,一步走向窗前欲拉住他。

蕭令瞪她一眼,冷道:「不扔,你難不成想來個人贓俱獲?」

陸晚理虧在先,又見他是在幫自己,只得悻悻地閉了嘴。

她看向窗外,天色漸晚,暮色四合,一種幽靜暗暗地圍攏來。

樓下是一條小河,河岸周圍是一大片枯黃的蘆葦,薄暮下,冬日的河面籠罩著一抹輕煙,北風吹過,蘆葦茫茫,水波渺渺,偶爾有幾隻飛鳥撲棱而起,甚是寂靜。

她忽然眼睛一亮,道:「我想到出去的辦法了。」

蕭令看她一眼,便知道了她所說的辦法是什麼,一口否決:「要跳你自己跳。」

陸皖下,大理寺和六扇門的人都來了。」

「本王又不是放毒之人。」

「四條街道均已封鎖。」

「本王有令牌。」

「可你和我在一塊兒,我要是被查必然會連累你,怎麼辦?」她這話說得不無道理,剛剛裴英搜查的時候不見蕭令,現在他又出現,只怕是怎麼都說不清楚。

他淡淡一笑,道:「把你供出去不就得了?」

「……」陸晚氣結。

門外忽然想起一陣腳步聲,一個女聲焦急地道:「裴公子,那人就是兇手,我親眼見他對殿下下毒!為了掩蓋行蹤又將我毒暈了過去1

是小仙兒!

腳步聲已經到了門口!

由不得多想,陸晚當機立斷扯了一把蕭令,縱身一躍,便從窗下跳了下去!

「噗通——1水花飛濺,兩個人從二樓直直地墜入冰冷刺骨的河中。

樓上有人從窗口探出頭來,叫道:「快抓住他!!兇手逃走了!1

「喂1蕭令剛想張嘴訓斥她,一開口便喝了一口水,嗆得他連連咳嗽。

他在水中撲騰了幾下,臉上充滿了恐懼,慘叫道:「你你你……抓住我1

「你不會水??」陸晚這才發現為何他拒絕跳河逃走,心下連連叫苦,她雖然水性極好,但是要帶著一個大男人躲避岸上追兵,只怕是難……

遠處有數十個金吾衛手舉火把朝河岸上跑了過來,迅速將河面包圍,夜幕之下,河面和火光輝映。

有人開始跳下河來搜查,陸晚水性極好,拽著蕭令似一隻靈巧的金魚,一蹬一劃,穿梭至蘆葦深處。

這片蘆葦叢極深,陸晚拼勁了全力,遊了不知道多久,耳後聽得金吾衛的聲音越來越小,終於面前有了一片河岸。

陸晚鬆開他,雙手去抓岸邊的石頭,試圖爬上岸去。

「喂——!你——」身後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蕭令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水的浮力使他雙腳懸空,連連嗆了好幾口水。

陸晚回過頭,河中那人身形晃悠,雙手亂舞,眼看就要沉入河底。

陸晚擺出一副緊張的神色,滿臉擔憂道:「殿下小心,河中可能有……蛇。」

此話一出,河水中的蕭令瞬間臉色大變,忙看向齊腰的河水。

「殿下,小心1她又焦急地提醒他一句。

蕭令正想喝問她為何將自己留在河水之中,忽然發覺端倪,咬牙怒道:「陸晚!回府再和你算賬!1

說著暗中試圖運功飛躍上岸,可腳下卻似乎被水草纏住了,一個趔趄向河中摔去,寒冷的河水灌進鼻子和耳朵,無以名狀的恐懼在冷徹骨髓的河水中將他包圍,使他全身的血液凝固,彷彿回到四年前的那個晚上……

即將被河水吞沒之時,蕭令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慘叫道:「快救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