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殿上嬌>第34章 打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章 打女人?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女生小說

陸晚忙游過去,一把抓住他衣袖,蕭令在水裡驚魂未定,像是溺死之人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緊緊扯住陸晚。

兩個人好容易從水裡上來,吐出兩口河水,靠在河沿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他臉色蒼白,幾縷髮絲散落下來垂在臉上,恨恨地盯著陸晚一言不發。

陸晚氣息尚未均勻,指著他胸前道:「白玉綾……」

他余怒未消,瞪她一眼:「你以為白玉綾是什麼普通東西么。這麼點水就有問題?」

陸晚低眉順眼道:「這水是挺淺的。」

「你……」

蕭令眉峰驟冷,卻見河水濕透了她煙青色的衣服,烏黑的秀髮散落臉上,水珠還在臉頰上滾動,便只哼了一聲別過頭去。

「啊嚏1

一陣寒風吹來,陸晚忍不住打了幾個噴嚏。

嚴寒之中,在刺骨的河水裡遊了這麼久,寒意襲來,濕透的衣裳緊緊地貼在皮膚上,讓她直哆嗦。

蕭令輕輕一躍至岸上。

接著向她遞出一隻手來。

陸晚抬起頭,黑夜之中,他的眸子如星光一般清澈。

愣了一下,還是把手遞了過去。

河岸上是一片茂密的蘆葦地。

兩個人在丈余高的蘆葦叢中靜靜地穿行,高高的蘆葦隨風搖曳,葦絮柔柔地撫摸著人的臉頰,似那羽毛劃過心尖一般。

「你為何會水?」蕭令忽然問道。

「幾年前……我常常扮作男子偷偷出去遊玩……」陸晚悶悶地說,小時候常瞞著家人溜出府去,而祖母也不是嚴厲刻板之人,每次批評過後又忍不住摸摸頭安慰她。

想到父親,不免心中難過。

「朝中都說陸大人寵愛女兒,果然如是。」

「父親那時已經入京任職了。」

「那你母親呢?也允許你這樣出去玩鬧嗎?」一支光禿禿的樹枝垂在陸晚頭側,他伸手輕輕地撥開。

「我娘……在我出生那天,我娘她……去世了。」

「……無意冒犯。」

陸晚低聲道:「其實…從來沒有見過她是什麼樣子,便也不會多傷心她不在人世。」

她對母親沒有任何記憶,關於母親的一切,是一片空白的所在。

上天對她何其不公,在她降生的那天便奪取了她與母親的緣分,可上天又待他不薄,父親將她捧在手心給了她加倍的溫暖。

可眼下父親深陷牢獄,這溫暖,又能到幾時呢?

「……」

蕭令沉默不語,繼續向前方走去。

半晌,她聽見他似是自言自語,淡漠道:「四年前……太液池。」

「什麼?」陸晚沒聽清楚。

月色如鉤,淺淺的銀輝照在他晦暗不明的側臉上,似乎帶著一絲失落,竟褪去了平日里的清冷。

「沒什麼。」

他的聲音淡淡地,突然加快了腳步。

兩人在小路上抹黑朝王府方向行了一段路。

城內已經四處設了關卡,想要直接走大路是不行的。雖然裴英等人的搜查已經漸不可聞,只是二人為了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煩,依然小心選擇了從草叢中穿梭。

沿途二人都沒再說話。陸晚偷偷看了一眼蕭令,他彷彿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臉色越發的嚴峻。

「你還撐得住么?」蕭令忽然回頭問道。

「我沒……啊嚏1

一隻手忽然摟上她腰側,陸晚剛要驚呼出聲,蕭令另一隻手便捂住了她的嘴,輕輕一帶,抱著她從草叢裡躍上路旁的農屋。

一陣光亮的火把陡然從路的盡頭湧現。

「金吾衛追過來了。」他壓低聲音道。

兩個人趴在草屋上。農屋裡面點著一盞油燈,紙糊的窗透著微微的光亮。

屋內傳來男人的怒罵之聲:「天天往那字畫鋪跑,趙玉他娘許了你什麼好處?1

趙玉?

聽到趙玉二字,草屋上兩人都不約而同地對望了一眼,側耳細聽下去。

隨著怒罵聲,便是啪啪的掌嘴聲落下,接著便是女人隱隱的啜泣聲。

女人一邊嗚嗚哭一邊委屈道:「錦娘生前對我頗多照顧,現在她去了,留下這麼一個兒子,當街被人打成這樣,連個送葯的人都沒有……嗚嗚……你輕點……」

男人的聲音更為生氣,下手更重了:「那錦娘藏著朝廷禁物你不知道嗎!?你想讓我們一起被朝廷看腦袋嗎?」

女人極為隱忍地慘叫了一聲,哭泣道:「我沒辦法不管不顧,錦娘就這麼一個孩子,我不照顧誰照顧呢?當年要不是她把我從顧侯爺府上弄出來,我還不知道被賣給誰家當丫鬟呢1

男人道:「老子看你就是欠收拾。」

「……我求你看在我的份上,去幫他一把吧,趙玉那哥哥總想著打死他。我……」那女人還待繼續說下去,忽然長長的呻吟了幾聲。

這女人是趙玉的母親的朋友!

竟然還知道白玉綾的事情!可這丈夫快把她打死了!

陸晚心下擔心,便忍不住悄悄扯了一下蕭令衣袖,用眼神示意道:「下去勸?「

蕭令目光微微一閃,不為所動。

屋內女人又再呻/吟幾聲,似乎被打得受不了了。

別的可以不管,可是關係到白玉綾,她不能漠視!

路口火把漸漸遠去,陸晚想著就準備從屋頂爬下去解圍。

「回來1蕭令低喝一聲,猛地伸手將她拉祝陸晚猝不及防,被這一拉,就朝他懷裡撲去。

「那邊!在那邊!那邊有聲音1路口忽然有人呼喊,霎時間有人舉著火把朝這邊奔來。

屋頂的草垛正好擋住了他們的身影。

陸晚這一撲,整個人藏在蕭令胸膛之下。蕭令素來沉穩,伸手捂住了她的嘴,避免她再次衝動發出聲響來。

「開門1

「搜查刺客!1

「窩藏罪犯乃是死罪1

身穿鐵甲的侍衛們小跑著過來,將農舍團團圍住,他們手中的火把照亮了黑色的夜空,也映照在蕭令如玉的側臉上。

他神色淡然注視著前方,彷彿置身事外一般的平靜。

陸晚便也略感到一絲放心:現在她和晉王殿下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反而倒是安全了。

身上的衣服雖然還濕噠噠的,卻感覺暖和多了。

她才發現這溫度的由來——自己正以極其親密的姿勢貼在他胸膛,而他的手則緊緊地護著她,將她抱在懷裡。

她稍微往後縮了縮,不留痕地使兩人距離遠一些。

「報告街史!人在這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