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殿上嬌>第35章 錦娘(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章 錦娘(二更)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女生小說

火把通明中,那夫妻倆被推搡著出來,女人面色潮紅,身上衣衫不整,似乎剛剛從被窩裡爬起來。

男人一把將女人藏在懷裡,語氣有著不容置否的粗狂:「官爺,小人區區獵戶,深夜搜查,總得有個理由1

領頭的侍衛道:「溫香樓出現刺客,正在全城緝捕,方才聽到此處有動靜,懷疑是刺客藏身之處……」

那獵戶怒目圓睜,罵道:「天子腳下,難道夫妻睡覺你們也要抓?1

女人嬌嗔一聲,將整個身子藏在丈夫懷裡。

……

屋頂上,陸晚臉霎時間羞得通紅。

縱然是再不明白剛剛的事情,現在也猜出個一二分了。

蕭令忽然低頭看向懷裡的人,眼裡含著一絲揶揄之色。

他的眉頭微挑,似乎在說:你剛剛不是要下去勸嗎?

「……」

陸晚滿臉通紅,只得扭過頭去。

待金吾衛四散往前方追去,陸晚才回過頭瞥了一眼上方蕭令,卻見他早已一派雲淡風輕,目不斜視,正盯著金吾衛離去的方向。

那對夫妻被侍衛們這樣一搜查,倒是忘了剛剛的爭執,回到屋內,聊上了。

女人擔憂道:「方才聽說是溫香樓又出事了,唉!哥哥,我不知道為何,總擔心趙玉有個三長兩短……」

丈夫道:「那趙玉惹上了裴郡主,出事是遲早的事。趙司直也不是個能容人的,早就看這麼個庶弟不順眼。錦娘當年就不應該嫁過來。」

女人嘆了口氣:「錦娘有什麼法子,顧侯爺一案,牽連眾多,我們做下人的,能活命就已經不錯了。趙玉他爹雖然是侯府的家僕,卻是一道和顧侯爺長大的,侯爺和夫人看錦娘不錯,就許配給了趙玉他爹……那男人會武功,跟著侯爺在外頭又知書達理,對錦娘好得不得了,我們都說錦娘的好日子終於來了……可誰知道,顧侯爺竟然……會謀逆呢。」

陸晚不由得偷偷地看了一眼蕭令,只見他臉色平淡如往常,便又繼續支著耳朵聽下去。

丈夫道:「這種事少說的好。當年為這事,顧皇后都沒活下來。唉……只能說錦娘命不好。」

女人道:「是礙…真是命埃當年趙玉那孩子才十一歲,為了能養活孩子,便只好給人做了妾。誰知道一個月不到,那男人就死了呢。錦娘性子好,生得又美,這些嚼舌根的就變著法欺負她孤兒寡母的,什麼骯髒下流的話都往錦娘身上編……錦娘比我大十歲,當年我在顧侯爺府上做小婢女時,便多得她照顧,謀逆之事案發,也是錦娘偷偷讓人將我安置了。這才能認識你,嫁給你……」

男人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沒有回答。

女人便又絮絮叨叨接著道:「你說我怎麼能為了自己的安寧,對趙玉就不管不顧呢。你是沒看到那孩子身上,新傷口舊傷口一條條的,青一塊紫一塊。我擔心那趙司直經常拿他撒氣。」

丈夫道:「要不這樣。趙玉他生父不是顧侯爺府上的家僕嗎?顧侯爺怎麼著也是太子的舅舅,要不想個法子,把趙玉弄進宮去,在東宮當個差什麼的,也強過受人欺凌。」

女人連連拒絕道:「哥哥,你每天上山下山打獵種地,不知道那些身份貴重之人的事兒呀。顧侯爺牽連了那麼多人,雖然太子現在安然無恙,誰能知道聖上真的心無芥蒂呢?萬一什麼時候……豈不是又把這孩子往火坑裡推?」

那男人想了一下,一拍大腿道:「要不讓他去晉王府!整個長安城都說晉王殿下的好,送去晉王府當個小廝什麼的,肯定好1

那女人道:「晉王殿下我倒是見過的,顧侯爺出事那年,他才十三四歲的樣子。那年侯爺夫人生日,晉王前來賀壽。侯爺的嫡子已經是我們見過最好看的人了,誰知道站在晉王殿下旁邊一比,瞬間失色了幾分。只是長安城都傳晉王風流成性,喜好歌舞流連風月,只怕是會帶壞這孩子……不成不成。」

陸晚又看了他一眼。

外人傳說中的蕭令,竟是如此風流多情的人物!?

蕭令:「……」

那女人輕輕道:「不過,倒也沒什麼不好,他不是正好藏著有白玉綾嗎?他要是肯將這個交給晉王,肯定能謀個好差事。」

男人急道:「他真的有白玉綾??!你快給我說真話1

女人道:「哥哥你別急,我告訴你,都告訴你罷,那畫是……」

蕭令的神色嚴峻了起來。

那張原本是平靜淡漠的臉,忽然之間,湧現一陣冷意。

手指悄無聲息地按在陸晚背上的穴位上。

一陣寒風吹來,陸晚忽然感覺頭昏腦漲,耳朵嗡嗡作響,在昏倒之前,聽到他低聲說了一句:

「好好睡一覺。」

接下來,這對夫妻說了些什麼,陸晚便一句也聽不到了。

陸晚從昏睡中醒來時,天色將暗,一盞油燈靜靜地照亮房間。

綠蠟提著食盒上來,在桌上打開,菜式較為簡單:一碟嫩筍、一盤青豆,一碟鮮蘑,一碗白粥。

「陸姑娘,大夫說你身子並無大礙,只是這一日三餐,還須以清淡為主。」綠蠟端著銅盆上來伺候陸晚洗臉。

陸晚忙伸手接過她手中的熱巾:「我自己來。」

綠蠟天性純真,一直把陸晚當千金小姐看,可陸晚卻從來沒有把綠蠟當丫鬟看。她深知自己現在的境況極為危險——父親身為朝廷命官,卻身負要案,案情尚未確定之前,她的命運不會比這些家僕更好。

陸晚喝了一口清粥,問綠蠟:「我昨天怎麼回來的?」

她只記得自己趴在農舍上聽了一些關於趙玉和白玉綾的事兒,後來她好像就昏睡了過去。

所以他們怎麼避開金吾衛,蕭令又是如何回府,這後面的事情她毫不知情。

綠蠟聞言湊近陸晚,低低地笑道:「陸姑娘,昨天是殿下抱著你回來的。」

「什麼?!!!?」陸晚聞言五雷轟頂呆如木雞——蕭令抱著她回來的?!!!

這人到底想幹什麼?

  • (快捷鍵:←)
  • 殿上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