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離婚大作戰>第二十章 溫然的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溫然的身份

小說:離婚大作戰| 作者:薔兒| 類別:科幻小說

張醫生的解說,讓郁明軒跟溫然都心裡大喜,要是真的如張醫生所說,尚羽璇的康復就指日可待。

「太好了,張醫生,我還需要做什麼嗎?」

只要尚羽璇康復,郁明軒就要告別這樣的生活了。這會就是張醫生說天上的星星能夠把尚羽璇治好,他也要摘來試試。

「少爺你這段時間做的不錯,繼續保持就可以了。我還要去老爺子那裡回話,回頭我再來看少夫人。」

「慢走張醫生。」

送走張醫生,溫然一臉得意的看著郁明軒。

「郁少爺,我就說了我的方法對羽璇有用的吧。」

溫然的話,對於郁明軒來說是一種挑釁,這好像就是在對郁明軒說,尚羽璇更適合他來照顧。

「這段時間麻煩溫先生了,等令堂好了以後,我們一定登門拜訪。」

儘管郁明軒的心裡很不屑,但尚羽璇的情況的確是在溫然來了之後才有好轉,為了尚羽璇早日康復,郁明軒不得不繼續忍受讓溫然每日都過來看尚羽璇。

「不客氣,我上去看羽璇了,順便帶她到外面去走走,可以嗎郁少。」

有些話,還是要在外面說著方便。

「辛苦溫先生。」

得到郁明軒的允許,溫然直接到尚羽璇的房間,將尚羽璇放到一個輪椅上之後,慢慢的推了出來,推出郁家的別墅。

「溫然,你放我下來,我想下來走走。」

呼吸到外面新鮮的空氣,尚羽璇沒有必要再裝下去了。

「還是在上面好了,我這推你出來,郁家不知道有多少眼線跟著呢,所以你現在跟我說話的時候,不要回頭。」

溫然這次推尚羽璇出來,就是郁老爺子究竟派了多少人暗地裡面保護尚羽璇。

「好,剛剛張醫生給你們說我病情的時候,我沒有露餡吧。」

尚羽璇現在很害怕,要是讓張醫生檢查出來她已經康復,會破壞她逃走的計劃的。畢竟,郁老爺子再過權勢滔天,也不會安排太多的人來監視一個重度抑鬱的人。

「沒有,你的偽裝很好,張醫生只是看出你的好轉,但還是覺得情況不樂觀。羽璇,這些天還是要辛苦你繼續假裝沒有康復,我會在最快的時間內摸清郁家對你的監視人員,然後制定出詳細的計劃帶你離開。」

跟郁家這樣的家族過招,最忌諱的就是打無準備之仗,沒有十足的把握,溫然不敢貿然行動。因為行動一旦失敗,對於他來說倒是沒有什麼,但是對於尚羽璇來說,就是一輩子失去離開的機會。

「不,是我要謝謝你溫然,要是沒有你。我跟我肚子裡面的孩子,早就在長江裡面餵魚了。要不是你來看我讓我看到希望,我現在都還沉浸在絕望的深淵裡。溫然,無論你是否能帶我離開,你都將是我這一輩子的恩人。」

溫然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對尚羽璇好的陌生男子。尚羽璇很慶幸能夠在落水的時候遇到溫然,給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羽璇,我不要你感謝,你只要好好的就好了。今天聽到張醫生說你身體的好轉,我心裡很高興,因為我知道你真實的病情,已經快徹底的好了。」

從張醫生訴說尚羽璇的病情到現在,溫然的心情都是愉悅的。

「是的溫然,我昨晚就已經徹底的想開了,我跟郁明軒終究是沒有緣分,我已經徹底的釋然了。等你帶我離開,我就跟他再也沒有任何關係,然後開始全新的生活。」

一切都看開,心裡就再也沒有絕望,現在尚羽璇的心裡,充滿了對未知的嚮往。

「羽璇,看到你勇敢的站起來,我真為你高興,你再繼續演幾天,我剛剛已經觀察好了跟蹤你的人數,也就四個人而已。羽璇你放心吧,就這四個人還不是我的對手,我一定能夠帶你離開的。」

溫然的耳朵聽到了後面的步伐,心裡也有了詳細的計劃。

「帶我回去吧溫然,我們出來久了,明軒會起疑心的。」

跟郁明軒相處的這麼久,尚羽璇已經能夠摸清郁明軒的性格。

「好。」

推著尚羽璇往回走,回到郁家別墅的時候已經到了晚餐時間,養身坊的晚飯早已經送到,郁明軒在門口等著尚羽璇的歸來。

「回來了,溫先生要一起吃飯嗎?我們家的養身坊送來了晚飯。」

對於每天都來探望的溫然,郁明軒保持著一個男主人應有的禮貌。

「謝謝郁少,不用了,你們好好吃吧,我回去還有事。」

說罷,溫然就將輪椅交到郁明軒的手中,匆忙的離開郁家回到家中。溫然的家跟他的人一樣,簡單而乾淨。這個房子是部隊給溫然安排的臨時落腳點,所以這裡除了必備的傢具之外,剩下的一些物品,是溫然已經裝好了的。只要部隊一有命令,他就能夠隨時背著包去赴命。

背包裡面的放著一個簡單的相冊,爸爸媽媽,好像都只存在於溫然的這個相冊里。

那還是三年前,溫然的父母有探親假的時候,跟溫然一起拍的。從那以後,溫然走到哪裡就將這照片背到哪裡,從此哪裡就有一個家。

對於聚少離多的父母,溫然的心裡沒有一絲責怪。他的爸媽是軍官,還是那種身份保密的軍官,溫然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他的爸媽到底在哪個部隊工作,具體任什麼職務。

被奶奶跟警衛員帶大的溫然,從小就很優秀。他的成績,一直都是班裡面最好的。後來上大學考軍校,溫然也是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去的。溫然深知爸媽的不容易,所以從小到大他都沒有麻煩過他們,這一次,他需要他們的幫助了。

「媽,我是溫然。」

即使是對著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通電話,溫然依然很是有禮。

「然然啊,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聽電話裡面溫媽媽的語氣,似乎接到兒子的電話很意外。

「媽,我想離開B市,你能想辦法給我調的遠一點嗎?」

對於本來就不怎麼親密的母親,溫然直接就說明自己的目的。

「離開B市,孩子,你那發生什麼事了嗎?」

從溫媽媽著急的語氣可以看得出,儘管她很少看到兒子,但還是很關心溫然的,在聽到溫然說想要調離的時候,原本慈愛的聲音立刻就變得著急。

「沒有,媽媽。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她在這裡遇到點麻煩,我想帶她離開這裡。」

「真的嗎?好好,我這就去安排。」

很顯然,溫媽媽在聽到溫然說他是因為喜歡的女孩才想調離的時候,溫媽媽的心情十分的激動。溫然都已經是三十歲的人了,作為一個母親,她很著急兒子的婚事。但作為一個擔負國家重任的人,使得她無法像一個正常的母親一樣去給兒子張羅。

這下好了,溫然自己有了喜歡的女孩,那他自己直接去追求就是。溫家對家境什麼的,向來都不是很看重。相反溫媽媽相信,她兒子喜歡上的女孩,必然是極好的。

「謝謝媽媽1

得到媽媽的肯定答覆,溫然帶尚羽璇離開的最重要的路子鋪好了。接下來,只需要籌備別的就可以。

溫然通過郁家別墅的路口的監控攝像頭,看到郁家其實是安排了人把守的,他要想帶尚羽璇離開,除了避開今天下午跟蹤尚羽璇的人之外,還有就是路口的監控。

溫然在反反覆復的看了路口的監控視頻之後,臉上原本緊湊的眉眼立馬舒展開來。他已經找到了帶尚羽璇離開郁家別墅的方法,現在只用等上面的調用令下來,他就可以帶尚羽璇離開。第二天,溫然迫不及待的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尚羽璇,尚羽璇在聽說溫然的方法之後,心裡大喜。她以這種方式離開,是一定不會被發現的。

「溫然,我知道你對我的幫助說謝謝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我真的……真的好高興,半年了,這是我這半年來最高興的一天,我現在終於能夠看到希望了。」

「羽璇,永遠不用跟我說謝謝。我還要等上面的調令才能離開,這段時間就不來看你了,免得你離開之後郁明軒懷疑到我的頭上來。」

儘管郁家要動溫然還不足為懼,但是少一個麻煩總比多一個要好。正好趁著這段時間,溫然還可以避嫌。

「好,待會你送我回去的時候,跟明軒說說。」

尚羽璇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因為她而讓溫然受牽連。幸好這些,溫然都事先想到了。

「放心1

回到別墅,郁明軒就站在門口等著。

「郁少,羽璇就交給你了。我接到了上級的調令,明天一早就離開B市,不能繼續來照看羽璇了,抱歉。」

溫然的戲,做的很足,臉上流露出來的不舍表情,被溫然看在眼裡。

「溫先生,你這是說哪裡的話,這段時間要是沒有你堅持每天來看羽璇,羽璇也不可能恢復。辛苦你了,一點小意思,給溫先生路上盤纏。」

郁明軒聽到溫然要離開的消息,內心無比的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