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離婚大作戰>第二十一章 出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出逃

小說:離婚大作戰| 作者:薔兒| 類別:同人競技

「郁少,你客氣了,我能夠救下羽璇,這是緣分,所以這個錢你要給我,就是見外了。如果郁少真的要感謝我的話,就好好照顧羽璇,等到我以後再來B市的時候,我再來看羽璇和你們的孩子。」

溫然謝絕了郁明軒給的支票,雖然支票上的金額對於常人來說很是誘人,不過這對於溫然來說卻是一點誘惑力都沒有。

「那好,我送溫先生。」

一直將溫然送出別墅,看著溫然上車,郁明軒才往回走。

「幫我盯著那位溫先生,看他什麼時候走的?往什麼地方去了?」

郁明軒現在在公司沒有任何的職務,但是郁家的保鏢什麼的還是任由他使喚。溫然這個人實在是太過於神秘,這讓他不得不對這個人多留一個心眼。

郁明軒沒有發現,其實他對溫然的關注,就是對尚羽璇的在意。在送走溫然之後,郁明軒又不知不覺來到尚羽璇的房間。

「羽璇,溫然他走了,以後就只有我一個人來照顧你,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走到尚羽璇的身邊,郁明軒拿走了溫然帶來的玫瑰,將他們扔到垃圾桶。

尚羽璇看到郁明軒的如此行為,心裡覺得好笑。她真的是做夢都想不到,有一天郁明軒竟然也會為了她吃醋,並且還是一個不可能的人。

距離離開郁家的日子越來越近,尚羽璇反而越來越冷靜,溫然現在人已經離開B市,等他將一切安排好,這一切的鬧劇就徹底結束。

七天之後,陽光灑進尚羽璇的屋子,照在尚羽璇的床上,尚羽璇懶懶的起身,將目光望向窗外。昨晚她收到了溫然發來的簡訊,說是今天會有人來帶她走。

讓她在接到電話之後就跟著對方的要求去做,尚羽璇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激動的一晚上都沒有睡著,直到凌晨五點才稍微眯了一會。要不是被窗外的陽光喚醒,尚羽璇都還想再補一會覺。

但是尚羽璇等啊等,卻是怎麼都看不到外面有人進來,也沒有等到一個簡訊或者電話。不過尚羽璇堅信,溫然是絕對不會騙她的,今天一定會有人帶她離開這裡。

「羽璇,你起床了啊?養生坊把今天的早餐送過來了,咱們去吃點。」

溫然離開之後,郁明軒照顧尚羽璇更加的體貼,尚羽璇也害怕,要是溫然遲遲沒有安排人來帶她離開,她真的會沉醉在郁明軒這短暫的溫柔鄉里。

不敢想這麼多,先把早餐吃下,不吃飽又怎麼會有力氣逃跑了,所以這一頓早餐,尚羽璇吃的格外多,差點把郁明軒的那一份都吃完了。

「羽璇,是我忽略了,你現在是吃著兩個人的飯,我以後讓他們多做點。」

尚羽璇雖然還沒有痊癒,但是能吃能喝能睡的,郁明軒也不怎麼操心了。現在除了照顧尚羽璇的時間,郁明軒都會去書房學習。他一直都偏愛設計,只是之前要打理公司沒有時間學習,現在有了時間,正好可以將這一愛好拾起。

「好。」

尚羽璇想到她馬上就要走了,因此也就給了郁明軒一點回應。正是這個回應,給了郁明軒莫大的安慰。

「羽璇,你又跟我說話了,雖然還是一個字。但這實在是太好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直到你康復為止。」

看到郁明軒說個不停,尚羽璇都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要給他任何的回應了嘛。眼看時間已經逼近中午了,尚羽璇打了一個哈欠,郁明軒才想到尚羽璇現在瞌睡多到不行。

「羽璇,你困了是吧?你看我剛剛就顧著跟你說話了,走,我送你回房間。」

將尚羽璇送回房間,看到尚羽璇睡著之後,郁明軒輕輕的離開,走的時候還不忘把門給關上。書房就在樓上,郁明軒知道尚羽璇的午覺一睡就是兩個小時,他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學習。

「尚小姐,我是溫先生派來的,你聽我說,我現在已經開著溫家運送垃圾的車進來了,郁家的監控已經被切斷,你現在快點下樓,我在門外等你。」

「好……好的。」

聽到期盼已久的聲音,尚羽璇激動的手一直在抖。拿著手機,尚羽璇就離開房間了,她來的時候就只帶著一個手機,現在走了,自然是不帶走這裡的一絲雲彩。

「尚小姐,您快上來,這垃圾場有點臟,麻煩您先委屈一下。」

對尚羽璇說話的男子,雖然穿著一身環衛服,但是身上的強大氣場卻不被這一身衣服掩蓋。

「沒事,辛苦你了先生。」

只要能夠離開這個牢籠一般的地方,別說是垃圾車了,就算是糞堆,尚羽璇也願意忍受。早餐吃的多讓尚羽璇現在渾身都充滿了力氣,一下爬進垃圾車裡,男子火速的上車,向溫然彙報情況。

「溫爺,尚小姐已經接到了監控可以恢復正常。」

這一切做的悄無聲息,也不會有人在尚羽璇還沒有離開B市之前就將這件事懷疑到這一輛每周都會來的垃圾車上面。

「好好照顧尚小姐,航班已經準備好,我在W市等她。」

雖然是很嚴肅的語氣,但是透過電話依然可以聽見溫然高興的語氣。

只是他們的離開,似乎還不會那麼順利……

這一天,對於尚婉彤來說也是很不尋常的一天,在上次跟郁明軒不歡而散之後,她知道郁明軒已經不是她的菜了。於是將一門心思都放在了任曦文的身上,但是今天早上,任曦文卻跟她提出分手。尚婉彤自然是不同意的,畢竟能夠攀上任曦文,就註定了一輩子的榮華富貴,這可比嫁進郁家要風光太多。

但是無論她怎麼不同意,任曦文都很絕情的離開B市,親眼看著任曦文離開,尚婉彤著急了。她看任曦文的樣子,是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所以她一定不能夠放過郁明軒。

儘管郁明軒現在已經有可能愛上尚羽璇,但是她尚婉彤是誰啊,她相信只要她勾一下手指,郁明軒還是會回到她身邊的。

至於尚羽璇嘛,就活該永遠的抑鬱下去。

一上午,郁明軒的電話都打不通,尚婉彤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到郁家的別墅來找他。

「尚小姐,您就不要為難我了,上次老爺子特意交代了,一定不能放您進去。您看就是因為放您進去,我們那麼多的下人都被辭退了,這麼大的別墅就留下我這麼一個看門的。尚小姐,您給我一條活路好嗎?」

受到郁廣仁的教訓,門口的門衛是說什麼都不會讓尚婉彤進去了。

「小張是吧?你怎麼就這麼沒眼色呢?我來這裡是一次兩次了嗎?我跟你們少爺是什麼關係你不知道嗎?還老爺子的吩咐,你怎麼就想不明白呢?老爺子都七十多的人了,到時候明軒才是郁家的主人。你今天要放我進去的話,我就到時候在明軒的面前說幾句你的好話。」

對待這樣的傭人,尚婉彤依然採取威逼利誘。

「可是……尚小姐,我還是不能放您進去,老爺要是知道了,我現在就得滾蛋。您看這樣好不好,我給少爺打一個電話,讓少爺出來接您。」

門衛雖然覺得尚婉彤說的在理,但在郁廣仁定下的鐵令面前,他不敢造次。

「好好好,那你打吧。」

尚婉彤就不相信,他一上午都沒有聯繫上郁明軒,這會救回讓一個門衛給聯繫上了。

「少爺,尚小姐來了,說要見您呢,我做不了主,還是請您過來一趟吧。」

令尚婉彤傻眼的是,門衛不但聯繫上了郁明軒,並且還是以很快的速度就聯繫上了。

「好的,你等等。」

郁明軒眉頭緊鎖,這會尚婉彤來找他幹什麼呢?那次在江邊他們偶遇的時候,他不是將一切都說清楚了嗎?在尚羽璇還沒有康復之前,他們不要再聯繫。這樣對他們三個人來說,都負責任。

不過現在尚婉彤竟然來了,還是要出去見見。當然為了不讓尚羽璇受到一點點的刺激,郁明軒只有到外面去見尚婉彤,堅決不把尚婉彤帶進來。

「婉彤,有什麼事?」

雖然上次不歡而散,但是郁明軒還是對尚婉彤很是關係,畢竟這是他愛了這麼多年的女人。

「明軒,你終於肯來見我了,你上午怎麼不接我電話啊?」

「我那個手機,放在房間里了,婉彤,外面有家咖啡廳,我帶你去外面走走。」

幸好現在是尚羽璇在睡午覺,不然要是讓她看見了,可就不好了。郁明軒的眼睛望著四周,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

「我才不要,明軒,明明她才是第三者,我們見個面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啊1

一下子抱住郁明軒,這一幕恰好被垃圾車裡面的尚羽璇看見。

「尚小姐,我們要待會再走嗎?」

溫然跟司機交待過情況,他也不想讓尚羽璇受刺激。

「走1

聽到裡面沒有任何語氣的聲音,司機才開著車往外走。

「等等1

被尚婉彤擁抱著的郁明軒,突然叫住了身邊路過的垃圾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