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離婚大作戰>第二十三章 新的生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新的生活

小說:離婚大作戰| 作者:薔兒| 類別:科幻小說

「婉彤,你把羽璇帶到哪裡去了?她現在是一個病人,她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的。」

走進尚婉彤的房間,郁明軒一臉著急的看著尚婉彤。

「郁明軒,你是不是瘋了?那個賤人不見了?跟我有什麼關係?」

聽到郁明軒的質問,尚婉彤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郁明軒,這還是那個曾經愛她,將她視若珍寶的郁明軒嗎?

這才過去幾個月的時間,現在郁明軒竟然跟變了個人一般,開始處處維護尚羽璇了。

「婉彤,你別在跟我裝了,羽璇失蹤的時間,正好是你去別墅找我的時間。下午你又故意在咖啡館不讓我走,不就是不想讓我發現羽璇已經失蹤嗎?」

「郁明軒……我下午去找你,是因為我想你了。我們都這麼久沒有見面了,我就不能去看看你嗎?而且我壓根就不知道那個賤人失蹤的事,你卻賴到我的頭上,為什麼你就不懷疑她那樣的女人,是跟著哪個野男人跑了呢?」

被郁明軒激怒,尚婉彤的臉上大寫的憤怒。

「婉彤,你不要再狡辯了,現在種種證據都指向你。你快點把羽璇的位置告訴我,不然讓爺爺知道了的話,你知道這對於郁家來說意味著什麼?」

「郁明軒,我最後再跟你說一遍,尚羽璇那個賤人失蹤跟我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你現在過來就是為了質問我的話,你現在就可以走了。你不是說種種證據都指明了是我嗎?那就拿著證據來找我。」

尚婉彤現在是身正不怕影子歪,被郁明軒扣的罪名氣的將郁明軒推出門。

「好,婉彤,我現在就去查,我也希望這件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不過走之前我還是要勸你,最好不要讓羽璇有事,不然的話我可保不了你,整個尚家都會受到牽連。」

「郁明軒,你快給我滾1

郁明軒的話,讓尚婉彤十分後悔下午為什麼要去找郁明軒,不然這件事也懷疑不到她的身上來。與被誤會更讓她生氣的是,郁明軒的種種表現,已經對尚羽璇非常的在乎了。那個靠著卑鄙手段才嫁給郁明軒的賤人,現在竟然得到了郁明軒的愛。

再加上肚子裡面的孩子,要是這次尚羽璇不失蹤的話,那豈不就坐實了郁家少奶奶的位置?

不行,她一定要趁著這次尚羽璇失蹤的機會,讓她永遠不得翻身。

郁明軒離開之後。徑直回到家中,想在家裡面查出點什麼蛛絲馬跡。

「爺爺1

看到郁廣仁,郁明軒低頭。

「剛剛去哪了?」

現在尚羽璇不知所蹤,郁明軒竟然在這個時候去找尚婉彤,讓郁廣仁怒不可遏。只是現在尚羽璇還沒有找到,需要郁明軒來配合調查,他現在還不宜懲罰郁明軒。

「我剛剛去找婉彤了,下午羽璇失蹤的時候,她正好來找我,我覺得這件事情跟她有關。」

在郁廣仁的面前,郁明軒不敢有所隱瞞。

「看來你的嘴裡還有真話,不過我聽小張他們的彙報,這件事情不簡單,不是尚婉彤那個小丫頭片子能夠辦到的。」

小張去市裡面查了監控,卻發現今天凡是這條路線的監控,都是在那個時間被掉包了的。如此大的動作,不是一個區區尚家可以做到的。

「那會不會?是那個任曦文?」

尚婉彤跟任曦文的關係已經是眾所周知,既然帶走尚羽璇的事情不是尚婉彤的能力可以辦到的,可是那個富可敵國的任曦文呢?

「任家就算是再強大,在B市也不敢在我們郁家頭上撒野。你再好好想想,有可能帶走尚羽璇的人可能是誰?」

郁老爺子的話,直接洗刷了尚婉彤的嫌疑。

「那次羽璇投江,被一個叫溫然的人救了上來並送到醫院。他後來來看過羽璇,在知道羽璇得了抑鬱症之後,那段時間每天都過來看羽璇。這個人很神秘,我的人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在前一段時間,他跟我說他調離B市了。」

拋開尚婉彤,帶走尚羽璇的最大嫌疑人員就是那個神秘的溫然了。一個可以查到他們別墅地址的人,一定不簡單。

「部隊上的嗎?」

聽到郁明軒的描述,郁廣仁感覺這個叫溫然的,嫌疑很大。能把善後做的如此乾淨的,也就是部隊上的權利人員做的了。

「他沒有明說,但從他的種種跡象上來看,是的。」

「我這邊讓人負責繼續尋找,只要現在人還在B市,那他就帶不走。你來調查這個溫然,我的人隨時配合你。」

郁廣仁意識到對手的強大,瞬間也警惕了起來。要對方真的是部隊上的,尚羽璇現在還在不在B市,就要打一個問號了。

「老爺,小張那邊打電話說下午到我們這裡收垃圾的垃圾車,在下午兩點半的時候爆炸了。」

管家跑來,火急火燎的對郁廣仁報告,顯然現在所有的線索,都已經掐斷,他們甚至連尚羽璇現在是否安全都還不敢保證。

「不著急,他只是切斷了我們所有的調查線索,越是這樣,就越是說明羽璇那個丫頭是安全的。」

郁廣仁相信,對方費盡心機的將尚羽璇帶離郁家,就絕對不會讓尚羽璇跟垃圾車一起爆炸的低級錯誤。這隻不過是一個障眼法罷了,一個讓他們以為尚羽璇已經跟垃圾車一起爆炸的錯覺。

「爺爺,我先過去。」

郁明軒怎麼也沒有想到,溫然的到來竟然帶來這麼大的災難,早知道,他當初就不讓溫然來解除尚羽璇了。

幸好當初郁明軒讓探子跟蹤過溫然,知道溫然的住所。那是一家由警衛看守的部隊家屬院。當溫然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就被門口的衛兵攔住了。

「您好,我來找一下溫然先生。」

「對不起先生,溫先生已經調走了。」

衛兵給的答案,跟郁明軒知道的一致。

「哦,那他調到哪裡去了呢?」

「對不起,無可奉告。」

被衛兵回絕,郁明軒知道溫然這裡就是銅牆鐵壁,他們郁家還沒有辦法攻克。這一點,郁廣仁也是很清楚的,不然一向強勢的他,也不可能這個時候對溫然還沒有動作。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裡,郁廣仁已經離開,原本就空空蕩蕩的房子,因為少了尚羽璇的存在,顯得更加的冷清了。

尚羽璇中午都還沒有吃飯呢,這會都已經是晚上了,也不知道會不會餓著。郁明軒生氣,生氣溫然帶走了尚羽璇,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也擔心尚羽璇,要知道尚羽璇現在的情況,是最不適合長途跋涉的。

但郁明軒不知道的是,尚羽璇現在已經下了飛機,這裡是中國的最北端,剛下飛機,尚羽璇就感受到了冷。

「羽璇,快把衣服穿上。」

接機的溫然看到尚羽璇,連忙上前給尚羽璇加了一件外套。

「謝謝你,溫然1

看到溫然,尚羽璇就像是看到了家人一樣的溫暖。這種我溫暖,是收養了她二十來年的尚家人,都沒有給過的。

「羽璇,跟我你不用說謝謝。要是真要說的話,是我該謝謝你,謝謝你回到我的身邊。」

給尚羽璇穿上衣服,擔心這邊的寒冷尚羽璇的體質不能接受,溫然就直接將尚羽璇帶到車上了。沒有辦法,為了徹底的擺脫郁家,他只能帶著尚羽璇走的越早越好。

「溫然,我現在是住在哪裡?」

其實尚羽璇很害怕,溫然把她安排在跟溫然住一起,她現在已經痊癒,完全可以照顧好自己。她需要適應自己一個人,帶著即將出生的寶寶一起生活。

「我給你在我工作不遠的地方找了一個公寓,然後給你請了個住家的保姆。」

溫然話語溫柔,也是在徵求尚羽璇的意見。

「暫時先不需要吧,我可以自力更生的。溫然,我到這裡來,就是想要一個全新的生活,你不用太照顧我。」

她已經欠溫然太多了,要是一直讓溫然這麼照顧下去,那她會一直出於愧疚之中。

「那好,我相信你可以的羽璇。」

看到尚羽璇堅強勇敢的樣子,溫然打心眼裡面高興。司機很快便帶著他們來到溫然給尚羽璇找的公寓,房子不大,但卻是一個高檔小區,裡面都是刷指紋進入,安全可以得到保障了。

「羽璇,你看這些你喜歡嗎?」

打開門,一個溫馨的公寓擺在尚羽璇的面前。房子是面朝街景的,可以看到H市的燈火闌珊。大廳布置的很素雅,茶几上擺了一束玫瑰,一看就是溫然的傑作。

「溫然,謝謝你,我很喜歡。」

在這樣的環境面前,尚羽璇的臉上露出少女般的笑容,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

「羽璇,不要跟我說謝謝。餓了嗎?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溫然雖然父母都是高管,但是從小都不在身邊,所以溫然從小就做的一手好飯,這也給了他現在就給尚羽璇做一頓飯的自信。

「不用了溫然,你今天也夠操心的了,咱們吃碗麵條吧。」

麵條,是尚羽璇最喜歡吃的,因為當她淪落為孤兒的時候,就是孤兒院院長的那碗熱麵條讓他活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