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離婚大作戰>第二十九章 丁晴的嫉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丁晴的嫉妒

小說:離婚大作戰| 作者:薔兒| 類別:女生小說

溫然起的這個名字,尚羽璇很是喜歡。既好聽又有意義,看來讓溫然來給孩子起名字,實在是一個完美的打算。

「羽璇,醫生說你再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給你請的月嫂也會從你出院的那一刻起就全天照顧你們,你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儘管跟我說。」

看到尚羽璇開心滿足的樣子,溫然還想為她再做點什麼。

「不用了溫然,你今天就讓張阿姨來上班,你吃完飯趕緊回部隊吧。我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你完全不用擔心我。不能因為我,耽誤你的工作。雖然我不清楚你在部隊裡面擔任著什麼樣的角色,但是你既然拿著咱們百姓的供養,就應該花時間去為他們做事,對不對?」

尚羽璇雖然還是個小女孩,但是世界觀很正的她,讓溫然因為她而沒有去部隊,內心十分的愧疚。

「羽璇,你說的對,我吃完飯就回部隊。」

聽到尚羽璇的一番說教,溫然震驚了。他沒有想到尚羽璇竟然會有這樣一般的覺悟。為了不辜負尚羽璇的囑託,溫然一直在部隊裡面沒有回去看尚羽璇,只是每天都通過月嫂張阿姨了解尚羽璇的情況,再偶爾我跟尚羽璇開一下視頻,看一下尚羽璇的兒子沐陽。

這些天,丁晴也來找過溫然,但都被溫然以工作忙而回絕了。在溫然這裡吃了無數次閉門羹的丁晴,打算找尚羽璇好好聊聊。

「丁小姐,裡面請。」

對於丁晴的到來,在尚羽璇的意料之外,但也在意料之中。

「尚小姐,我聽說你馬上就要出月子了,所以來看看你,沒想到尚小姐年紀輕輕的就已經有了孩子了,還真是讓我震驚。」

丁晴剛剛知道溫然在醫院陪護尚羽璇生產的時候,心裡七上八下的,尚羽璇肚子裡面的孩子,是溫然的嗎?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她一定會不擇一切手段趕走尚羽璇的。

軍人裡面有嚴格的規定,軍人要結婚一定要經過部隊的批准。要是尚羽璇真的懷了溫然的孩子而未婚先孕,那溫然的大好前途,可一定是完了。

想到溫然對尚羽璇關心的樣子,丁晴幾乎可以斷定這個孩子就是溫然的了。不然這個世界上,會有哪個男人會那麼無私的對一個別人的老婆那麼好。

「謝謝丁小姐,羽璇受寵若驚。張媽,麻煩您把沐陽帶到您的房間裡面去,我跟丁小姐有話要說。」

尚羽璇看出了丁晴的來者不善,她不知道到時候她會跟丁晴起什麼樣的衝突,所以他現在只有讓月嫂將孩子帶到隔壁的房間去。

「尚小姐是個聰明人,那我就把話直說了。這是一千萬的支票,你拿著錢帶著孩子離開溫然哥哥,不然的話,你會毀了他的大好前途的。」

丁晴看到月嫂抱著孩子離開,從包里拿出一張支票,遞到尚羽璇的面前。尚羽璇看到桌子上的支票,感覺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侮辱。

「丁小姐,既然您連我我住處都能夠查到,不知道您有沒有查到,我還是個豪門千金,你這一千萬,還真是打發不了我。我拿著這一千萬,還不夠我一年買包包的。」

尚羽璇又生氣又覺得可笑,但是她的話絕不是狂妄。儘管不是尚家的親生女兒,但是尚家在待遇上可是一點都沒有虧待尚羽璇,這一千萬對於她來說,還真不算是什麼。

「你……尚羽璇,我這是來跟你談判,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知道嗎,要是讓溫然的上司知道他跟別的女人沒有結婚就生下一個孩子,那他就面臨著記大過或者被部隊開除的處理。」

丁晴生氣,溫然竟然瞞著她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但是她愛溫然,用理智壓過衝動之後,她只想幫溫然處理好這件事情。

「丁小姐,我想你誤會了。溫然只是孩子的乾爹,並不是孩子的親爹,我想我根本拖累不了他。」

看到丁晴誤會的樣子,尚羽璇覺得又可氣又可笑。

「什麼?孩子竟然不是溫然哥哥的,那……那你們還走的那麼近?尚羽璇,你可真夠不要臉的。明明生了跟別的男人的孩子,卻還纏住我溫然哥哥不放。說吧,要多少錢,你才可以離開他?」

聽到尚羽璇的回答,丁晴的心裡鬆了一口氣,但是想到尚羽璇竟然生了別人的孩子還纏著她的溫然哥哥,心裡很是生氣。

「丁小姐,我要是跟你說,我跟溫然只是好朋友,我對他沒有別的想法,你應該是不相信的吧。」

尚羽璇知道,因為溫然對丁晴的冷漠,再加上這些天溫然對他的照顧。她在丁晴心目中的印象,已經成定局了。就像是當初她明明也是受害者,卻被所有人定義成為不要臉的勾結郁明軒一樣。

「尚羽璇,我就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的。我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手段迷惑了我溫然哥哥,但是我今天告訴你,總有一天,我溫然哥哥會認清楚你的真面目的。哼1

在尚羽璇這裡吃了閉門羹,丁晴非常生氣的就離開了。看到丁晴氣匆匆的走開,尚羽璇知道她該為自己做一番打算了。

溫然真的待她很好,但是為了長久的在這裡生活下去,她必須得馬上獨立起來。

「羽璇,那個女人走了吧?」

張媽看到丁晴走了,才敢抱著孩子走出來。

「走了張媽,我聽溫然說,你之前是在醫院工作的。退休之後才做的月嫂。」

「是啊,我以前在婦產科做護工,已經做了有好幾十年了。」

說起自己的經歷,張媽似乎很自豪。

「張媽,我向您打聽一個事情。我在懷孕之前考的有從醫資格證,也在大四的時候在醫院裡面實習過。像我這樣的情況,能被你們這邊的醫院錄用嗎?」

尚羽璇在這裡沒有其他的朋友,也只能跟在醫院工作過的張媽詢問一下。她知道這件事要是告訴溫然的話,溫然是肯定會給她解決的,但是什麼都靠溫然,她會覺得失敗,因此他也想靠自己。

「羽璇,你現在先好好把身子養好,工作的事情你先不用擔心,我給你打聽一下吧。」

張媽其實也不知道尚羽璇現在的情況能不能找到醫院的工作,但她知道這個問題溫然一定可以給她解決。

「好的,謝謝你張媽1

張媽的回答,讓尚羽璇吃了一顆定心丸。

「羽璇,你跟我的女兒差不多大,你也不用跟我客氣,就把我當成家人一樣。」

「好,張媽。」

被丁晴那般侮辱,聽到張媽的安撫之後,尚羽璇覺得內心暖暖的。

張媽給尚羽璇安撫好之後,趁著出去買菜的功夫,跟溫然打了個電話。當時溫然在聘用她的時候就吩咐過,只要尚羽璇有什麼難題,都要第一時間跟他反應。

「溫先生,是這樣的,尚小姐她在跟我打聽在醫院工作的事情,她想找一份工作。」

「找工作?羽璇她最近資金困難嗎?」

聽到張媽的消息,溫然很是詫異,還在月子裡面養身體的尚羽璇,怎麼會想著找工作的事情了呢?

「這倒是沒有,尚小姐資金很充足。今天下午有一位丁小姐來找過尚小姐,我也沒有聽到他們在說什麼,只看到最後丁小姐走的時候很生氣。後來尚小姐就問我工作上的事情了。」

「好的,我知道了。」

掛完電話,溫然知道,他必須得抽時間跟丁晴好好談談了,不能再允許她這麼胡來了。

晚上下班之後,溫然來到了家中,因為丁晴在裡面住,他覺得會不方便,故而在外面按門鈴。

「溫然哥哥,你直接進來埃」

丁晴出來看到是溫然在按門鈴,心裡很是高興和激動。

「噢,我沒有帶鑰匙。」

很自然的走進去,溫然看著興高采烈的丁晴,實在是不想在這個時候給丁晴潑一盆冷水,但是要是不跟丁晴把話說清楚的話,她又還會去打擾尚羽璇。

「溫然哥哥,你……終於捨得見我了。」

在溫然的面前,丁晴永遠都是那一副天真可愛的模樣,看的溫然不是很忍心。

「晴晴,你以後不要再去打擾羽璇了好嗎?她現在還在月子裡面,你這樣會影響她調養身體的。晴晴,你之前一直很懂事,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呢?」

「她……跟你告狀了?」

被溫然突然的問責,丁晴一下子都懵了。

「沒有,是月嫂跟我說的,晴晴,你不要把羽璇想的那麼壞,她沒有這麼多的心眼。」

「溫然哥哥,她都跟我說了,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一個給別人生了孩子的女人,你怎麼還對她這麼好?溫然哥哥,即使你不喜歡我,那你也去喜歡一個好女人埃尚羽璇這個女人,她不配。」

丁晴看到溫然處處都在護著尚羽璇,心裡更加的嫉妒了。

「晴晴,請你不要對羽璇進行人身攻擊,我怎麼對她,那是我的事情,當然不需要你來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