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離婚大作戰>第三十三章 解救人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解救人質

小說:離婚大作戰| 作者:薔兒| 類別:女生小說

「不可以。」

裡面的丁晴被困已經讓溫然焦頭爛額了,他怎麼可能會讓尚羽璇再進去。

「溫然,現在不是你說不可以的時候,丁小姐她再這樣流血下去,一定會沒命的。」

尚羽璇知道溫然一定不會允許她涉險,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別的醫生呢?今天不是來了十多個醫生?」

「首長……他們全都跟著疏散的隊伍一起跑了,現在現場就只有這位小姐一位醫生。」

聽到溫然的怒吼,旁邊的下屬上前報告道。

「什麼……這些人都得嚴懲1

「溫然,現在不是你發脾氣的時候,讓我進去,我保證我不會出事,並且將丁小姐止血。另外我會跟綁匪周旋,爭取給狙擊手找到觀察口。」

「羽璇……你……你去吧,但是你記住,一定要注意安全,這是我的防彈衣,你穿上。」

溫然說著,就將身上的輕薄的防彈衣脫了下來,交到尚羽璇的手上。

「首長……我們部隊就這麼一件……」

「住口1

溫然說著,就接過尚羽璇的藥箱,尚羽璇也沒有客氣,直接就把外面的白衣大褂脫下之後,將溫然給的防彈衣套在裡面。

「溫然,我去了。要是我有什麼意外,請幫我照顧好沐陽。」

尚羽璇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她沒有一丁點的把握待會一定會沒事。但是她欠下溫然的實在是太多了,要是能夠用這一次的涉險還一點,就是一點吧。

如果她還又命活著出來的話,他也還是會繼續還的。

尚羽璇提著藥箱,像一個戰士一樣,來到禁閉的門前。

「裡面的各位大哥,你們好,我是一個醫生,你們綁架的人質受傷了,你們讓我進來為她救治,不然到時候人質因為出血過多死亡了,對你們也不是一件好事。」

「把你手上帶的東西先放進來。」

裡面的人顯然也很擔心人質當場死亡,這對於他們來說是毫無價值的。要是來的真是一個女醫生,在不攜帶任何武器的情況下,他們不得不讓醫生進來。

「好。」

門打開一個小口,裡面的人質在哪裡尚不明確,外面的人也都不敢強攻,尚羽璇將藥箱遞了進去。

「你一個人進來,不許帶任何通訊設備。」

「好。」

尚羽璇將手機交給旁邊的溫然之後,走了進去,當她看到躺在地上流血的女人時,差點都嚇傻了,這哪裡還是之前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的丁大小姐埃

「王晴,你現在不能睡覺,我幫你止血。」

尚羽璇不叫出丁晴的名字,自然有她的一番打算。躺在地下的丁晴看到來人竟然是尚羽璇的時候,心裡十分的驚訝,但是這樣的情況以及身上的傷,已經來不及跟尚羽璇糾纏這些了。

「你們怎麼傷到她的?」

尚羽璇雖然是個醫生,但是沒有多少急救經驗,她還是第一次親眼所見患者流這麼多的血。

「我們綁架她的時候,她跟我們反抗,碰到了我們老大手裡的刀。」

身為軍人的子女,丁晴身上的血性,還是存在的。

「傷口太深了,我只能暫時幫她止血。」

尚羽璇說著,就拿出消毒的酒精在傷口上噴了一遍,然後用止血帶將丁晴的大腿綁了一層又一層。再綁到第三層的時候,終於不見流血了。

「你們把人質送出去,她的腿出血太多了,需要到醫院及時救治,不然腿就要廢了,到時候可能還要截肢。」

尚羽璇在給丁晴做了止血的處理之後,整個人已經累的滿頭大汗。

「哈哈……將她送走?你在開玩笑嗎?這麼重要的人質,你要我送走,那我們還拿什麼條件換我們老大,我們還有什麼籌碼安全離開這裡啊?」

裡面為首的綁匪聽到尚羽璇說要他們把人質給放了,都像是聽笑話一樣的笑著。

「這位大哥,你們老大在遙遠的首都監獄,你是知道的吧?萬一這位王晴小姐,在你們老大被運來的途中死了呢?我要是你們啊,我就把這個女孩送出去,然後把我給留下做人質,這樣既保證了人質在你們手裡不會有事,並且我也比她更具有綁架的價值。」

丁晴的腿需要立刻做處理,情況已經刻不容緩,尚羽璇只能鋌而走險,做對方綁匪的人質。

「哈哈哈……小姑娘,你好大的口氣啊,我們綁架的,可是F市市長的女兒,而你……你算什麼東西啊?你會比她更有價值?哈哈哈1

聽到尚羽璇的提議,再一次遭到大笑。

「F市的市長千金?這位大哥,你這是在逗我嗎?F市的市長姓丁的吧,可是你們綁架的人,是叫王晴,不信你們可以看她身上的身份證。」

丁晴在上戶的時候是跟著媽媽姓的,這個溫然跟他提起過。

綁匪聽到尚羽璇這麼說,立刻不安的在丁晴的身上掏出身份證。當看到「王晴」兩個字的時候,立刻就傻眼了。

「這不可能……他明明跟丁市長的女兒長得一模一樣?」

為首的綁匪看到身份證之後,不敢相信這麼一個事實,鬧了半天,他們竟然綁架錯了人。難怪都這麼半天了,外面的人還沒有給出要給他們交出傑克老大的說法。

「大哥,你覺得像市長千金這麼重要的人物,會沒有一兩個替身么?這個王晴啊,我們認識,他的整容手術還是在我們醫院做的呢。」

尚羽璇的內心現在是最慌亂的,但是表面上,她現在是整個現場最冷靜的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有著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那你呢,你算是什麼東西?」

「外面那位首長溫然,你們應該對他做過調查的吧,他是我孩子的爸爸。你覺得,他會不管我的死活嗎?」

事到如今,尚羽璇也只有拿著這個假象來蒙蔽綁匪了。

「哈哈哈,真是好大的口氣,外面那位溫首長,現在還沒有結婚的吧。你竟然敢說他是你兒子的爸爸?」

「這是我們一家三口的合影,你自己看。」

尚羽璇拿出錢包,裡面夾照片的位置,的確放著他和溫然抱著沐陽的照片,那還是沐陽滿月的時候,張媽幫著拍的。

「那……他怎麼會讓你進來?」

綁匪早就知道這個溫然大公無私,但也沒有想到他會大公無私到給自己老婆送進來換人質的地步。

「很簡單啊,外面的醫生都被你們嚇走光了,我作為首長的老婆,自然是要進來救人咯。再說我想進來,他還攔不住我。」

尚羽璇一臉的驕傲,做足了溫太太的姿態。

「那既然這個女人沒用了,那我們就殺了她。」

現場的綁匪信了尚羽璇的話,打算讓尚羽璇做人質,但也並不想把這個綁架錯了的女人放出去。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我告訴你們,我進來……進來就是為了救人的。你們要是讓我救不了人的話,我就立刻殺了我自己,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嗎?反正老娘孩子都已經生了,死了也值得了。」

尚羽璇說著,就從錢包裡面拿出一把摺疊的匕首,那是她隨身攜帶的防身武器,沒想到竟然在這樣的場合派上用場了。

「你……你別衝動,我們將這個女人扔出去就是了。」

綁匪看到尚羽璇剛烈的模樣,只有妥協,丁晴雖然已經說不出話,但是被拖走看尚羽璇的眼神,是感激的、後悔的、複雜的……

看到丁晴被抬出去,尚羽璇的心裡鬆了一大口氣,接下來,她就只有聽天由命了。

「溫太太,我們現在聽了你的,將人質給送出去了,你呢,是不是該有所表示?」

為首的綁匪,在看到人被送出去之後,看著裡面輕鬆的尚羽璇,心裡又有了一個想法。

「把電話給我,我給孩他爸打個電話。」

尚羽璇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給溫然爭取更多的時間。要是萬一他們突破不了,那她也就只有跟綁匪同歸於盡了。

綁匪給了尚羽璇一部手機,尚羽璇很是熟練的撥通了溫然的電話號碼。

「孩子他爸,人質現在怎麼樣了?她的腿受傷太嚴重了,需要立刻送到醫院救治。」

送佛送到西,尚羽璇可不想她拿著命去換的丁晴,再到外面出現什麼意外了。

「放心吧羽璇,人質已經送到救護車上了。你呢,你現在怎麼樣?」

溫然現在最擔心的,是尚羽璇的安全,他也不知道尚羽璇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才把丁晴換出來的。但是當聽到「孩他爸」這個稱呼的時候,他心裡明朗了許多。

「我沒有意外,我跟你說啊,我好不容易立了這麼一大功,我可不想死,你現在立刻讓首都把他們的大哥給送過來啊1

尚羽璇知道,這就是綁匪讓她表示的目的,他也只有順著他們的意思走。

「是是是,我這就跟首都的監獄聯繫。羽璇你可不要有任何事埃」

「知道了,看你嗦的。」

尚羽璇說完,就很霸道的將電話給掛了。

「哈哈哈,沒想到大名鼎鼎的溫然大司令,竟然是一個氣管炎,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