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這個遊戲不簡單>第六十七章 頭牌(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 頭牌(第二更)

小說:這個遊戲不簡單| 作者:我也很絕望| 類別:科幻小說

在意識到胭脂塢的欣賞水平。遠高於其他的地方。

在想起到能以詩藝天賦進入胭脂塢的詩人,後來無一例外,全都成為名留青史的大詩人。

紫湖四人組終於是消停了,自我反省了。

簡單來說,就是開始自閉。

胭脂塢門口的姑娘,可不僅僅只是看門那麼簡單。

她們同時還兼顧著關於才藝的考核。

如果真的滿足胭脂塢的要求,這些姑娘自然是不會出手攔人。

問題是……這什麼紫竹五大才子,吟的詩實在太爛,天賦平平,根本不符合標準。

「行了行了,最煩你們這些酸書生了,自視甚高,還偏偏一個個都沒什麼本事。上一次出現詩藝天賦,能被胭脂塢免費邀請入場的,還是二年前呢1

頓了下,她伸出了手,繼續道:「要麼,按照規矩交錢上船,要麼現在就掉頭離開。」

想上胭脂塢的船,除了展示自己天賦異稟之處外,還有買票入門這條路可眩

天才終究是少數的,因此一般人過來,盯著的就是買票入門。

紫竹四人組,那是盲目自大,以為小地方名氣洪亮,就真當自己是天才了。

然而在京城之中,這種水平的『天才』,實在太多了,根本冒不出泡來的那種。

胭脂塢的門票價,價格偏高,需要整整三百兩!

但對對於紫竹四人組而言,這並不是什麼難以接受的價格。

能立志當詩人,整日不務正業的吟詩作對的人,怎麼可能是窮人家的孩子。

真要是窮人,早就轉行去研究如何考功名,當狀元,入朝廷。

哪裡還有閑情玩什麼對詩。

不過他們四人雖然拿得出門票錢,卻遲遲沒有人站出來買票。

因為……丟臉啊!

就在幾分鐘前,他們還趾高氣揚的圍著胭脂塢打轉,高聲作詩,擺弄文采。

結果這就被阻攔在外,夠不著天才之名,需要買票進門。

這也太真實了。

這一幕若是被其他人傳出去,那也是沒得臉面繼續愛京城混下去埃

在四人猶豫之際,方義忽然掏出了三百兩銀票,直接遞了過去。

「還是你小子上道。」

那位姑娘看了一眼銀票,直接放人過去了。

其餘四人齊齊一愣。

「依兄?」

「依兄?!等等我們。」

回過神來,四人也都紛紛掏錢,進入胭脂塢內部。

畢竟繼續站在門口,也不是辦法。

詩句天賦已經展示過,胭脂塢不認,他們又不能逼胭脂塢改變想法。

他們這幾人,在自己老家,可能有些特權,但在京城,是屬於空白一片。

實際上,他們四人也就只需要一個台階順著下坡而已。

僵在門口,也只是徒增笑話而已。

五人通過紅色為主色調的走廊,來到一個寬敞的房間中。

房間內,擺放著大量的桌椅,有不少位置,都已經被佔領。

而在桌椅的正前方,是一個大舞台。

兩門輕衣飄飄,容貌上等的女孩,正在扮演著某種武藝。

配合形體絲巾,翩翩起舞。

動作時而激烈,時而輕柔,極具視覺享受。

一旁還有黑沙遮臉的女孩,彈奏琵琶,與舞姿配合,極具節奏感。

「五位,這邊請。」

負責領路的姑娘,將方義等人領到了角落區域的桌位上。

桌上放著一碟花生,一壺熱茶和一些茶杯。

當然,這只是免費贈送的,真正想要吃好東西,需要另外花錢點菜。

只不過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台上的舞娘吸引,根本沒人在這時間點餐的。

五人坐定,其餘四人,立刻屏住呼吸的看著台上的表演,全神貫注,似乎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精彩的舞蹈動作。

其中有兩人,更是眼珠子都瞪得老大,貪慾的目光,時不時地落在那兩具軀體上,似乎蠢蠢欲動。

實際上,方義和這四人都不熟,他們品行如何,方義也沒有深入去了解。

他只是接觸這幾人,了解京城的信息,方便混入京城而已。

所以看到其中兩人露出那種表情,也只是微微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台上三人,兩人起舞,一人彈奏,容貌皆屬於上等,細皮嫩肉的,年齡也偏小,估摸只有十三四歲。

這等極品貨色,一般人想要約到,實在太難太難。

在場的,大部分都是在京城中有權有勢,哪一個都比這兩人要有機會的多。

說句難聽的,那就是:就他們那軟硬體,想約這三個妹子,喝湯都趕不上熱的!

喊了不遠處的侍女過來,在對方詫異地視線下,點了一些自己喜歡的飯菜,方義就默默地吃起了花生,喝著小酒。

平時他喝酒,都是為了激發的前置條件。

像現在這樣悠閑的喝著沒有多少度數的酒水,反而沒有幾次。

雖說是喝著小酒,吃著小菜,方義並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在仔細地觀察著房間里的每一個人。

柳無聲留下的信件中,提及過簡海的住址。

但是方義在來到京城后,去過那裡,根本是空無一人。

仔細地檢查過那間房子的灰塵堆積情況,方義能斷定,那屋子至少半年沒人住過了。

在守株待兔好幾天沒有效果后,方義主動出擊,尋找關於簡海的消息。

本來方義並不抱多少希望的,因為簡海再怎麼說也是守護者,是解咒師。

在世俗界出現的可能性,實在太低了。

但是沒想到,一個自稱無咒大師親傳弟子的解咒師,給他帶來了希望。

無咒大師,是簡海的外號。

而如果消息不假,那麼簡海的親傳弟子,必定知道簡海的下落。

所以他才來到了胭脂塢,才來到這裡。

為的就是找出經常出沒於此的簡海親傳弟子。

方義有進行打探,所以只要看到人,就一定能夠認出來。

但可惜的是,將滿座的客人,全部看了一遍,並沒有發現那名親傳弟子的蹤跡。

「看來是在其他大廳,或者已經和青樓女子單獨開房了。」

那名親傳弟子,名為郭謊,幾乎每晚都在胭脂塢渡過。

所以碰到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