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峨眉祖師>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身靈法叩世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身靈法叩世尊

小說:峨眉祖師| 作者:油炸鹹魚| 類別:都市言情

「你是誰,為何拜我?」

李辟塵看著那尊血人,笑著開口,而那血人不能言語,此時只是站在前方,聽了李辟塵一話,又是緩緩躬身。

這些是金翅鳥的血,被菩提樹的光華所匯聚,擁有了靈性,是菩提樹的意志顯現。

只可惜它不能說話,這具血身如果不是被金火所包圍,由金血匯聚,那此時看起來,那模樣恐怕會是異常的可怕。

李辟塵嘆口氣,那手指當中點化一道靈光,此時落入這尊血人眉心當中。

仙光入身,法通六神,這尊血人渾身大震,正此時,那兩臂忽然張開,血人昂首,似要擁抱天地,而剎那,只看見那菩提樹突然搖晃起來,無數菩提子居然從天上落了下來!

四十九枚,一共四十九枚菩提子,此時帶著金光烈芒,黃雲乘綾,落在這尊血人身軀之中。

大雨停住,蘇九兒的法術被破去,而她抬起頭,卻是目光之中閃爍起了感興趣的光彩。

「呼呼1

大雨消弭,金翅大鵬能夠動作了,他猛地起來轉身,那雙眸猛地望向天闕,卻是渾身猛地一震!

菩提子都落了下去!

他剛想動作,但又見到那前方,在菩提樹下站立著一個血人。

那些是金翅鳥的血,此時菩提子俱都落入這尊血人善乎在造化骨與肉。

那氣息十分的平和寧靜,而血人眉心當中,有一道光華悠悠旋轉。

金翅大鵬停下了動作,本能的,他居然覺得現在不該去打擾他們。

尤其是那個人類,他居然得到了菩提樹的認可。

三步見菩提,金翅大鵬感到心中有些懼怕,同時更是畏懼那個提著蓮燈的女子。

她一指就把自己鎮壓了。

這就是移山道人所說的,那來自九山八海之外的人嗎?

太過可怕了。

金翅大鵬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是坐井觀天了。

他不敢動作,生怕再被蘇九兒一指鎮壓,而此時,在李辟塵身前,血人漸漸凝聚出形態來,血肉長出,性命誕起,連那五臟六腑一併造化而出。

咚!

第一道心跳聲響徹,而此時金色的光華包裹了這個人,他腳下踏著金光,此時對李辟塵緩緩躬下第三次身。

他抬起頭來,肉身已經徹底凝聚,那外部居然也化出一副衣袍來。

金色的火焰凝聚成衣衫,而讓李辟塵感到訝異的是,他依舊沒有面目。

只有一張嘴。

這種模樣不由得讓人感到詭異萬分,沒有目,沒有鼻,沒有耳,只有眉心一點靈光,加上一張嘴。

此時,那張嘴一開一合,卻是在笑。

「須菩提,見過世尊。」

這血人開口了,聲音空靈,分不出男女,就像是太古最初之音。

李辟塵看著他,反問:「你是這顆菩提樹?」

「是。」

血人回答,又笑起:「我是菩提之樹,今日多謝世尊點化,贈一道靈光,我才得以凝聚。」

「當初這青獅吞我菩提子,引金翅大鵬喚群鳥圍殺,那金翅鳥的血落在我根須之上,我借這些鳥兒之血化形,這才能搖搖晃晃站起。」

「你為何沒有面目?」

李辟塵失笑:「你稱我世尊,又是何意?」

血人微笑:「至尊三步跨過婆娑凈土,見我本身,至尊並非惡者,反而心中有著大自在,大清靜。」

「唯心中無欲無念無惡,得自在清靜之人才能跨越婆娑凈土,這當中要意只在一個凈字上,我活了六千年,長了六千年,也沒有見過一個這樣的人。」

「如今我見到了,一世之輩,只見到了一位,那自然是見到了『世尊』。」

血人這麼開口:「至於面目,因為缺了些東西,所以弄不出來。」

他這麼笑著,指了指移山道人:「世尊坐下這頭青獅,吞了我的菩提子,那輪迴斷了一處,那顆菩提子象徵著『有』,是最先成熟的菩提子,但現在被青獅吞了,這有,自然就變成了『空』。」

「那顆菩提子有四顆空洞,分別是我的目雙與鼻耳,但現在都被他吃了,我自己就只剩下一張嘴了。」

他半開玩笑半調侃的說著,而李辟塵聽了,便是搖頭失笑:「原來如此!你的身子是四十九顆菩提子所造化,此時缺了一顆,不圓滿,成了空去。」

血人點點頭,復又道:「不過這樣倒也好了,不見外物,自然不被外道所惑,不聽外音,自然不被外道所迷,不聞外味,自然不被外道所蔽,剩下一張嘴,可以說話講道理,這便行了。」

「你這血人,也是騙子,你說沒了耳朵不聽外音,但現在為何能夠聽見我們的話語?」

蘇九兒突然開口,那雙眸輕眨,盯著無面血人。

「非也,我雖然沒了耳朵,但並不是說就不能聽萬物之音了,有了心,自然能聽萬物之語,沒了心,那旁人說什麼都聽不見了。」

「耳朵是用來聽塵音的,我沒了耳朵,聽得都是凈音,即聽我想聽之音,不聽我想不聽之音,就是這個道理,可不是我騙人的。」

血人這般笑了又解釋,蘇九兒撇撇嘴,嘟囔兩聲,也算是認可了他的話,只是又低聲言語:「說的話還是有些奇怪,既然都能化出形來,真的就缺那一顆菩提子嗎,不能自己變出臉來?」

她這裡說著,而血人又笑:「此言又謬,缺一便是缺一,用法術變出臉面,那不過是幻法而已,最終的真面目還是我現在這樣罷了,在乎表象,欺人欺自己,有甚麼意思呢。」

李辟塵聽了他的話,不由得笑了一下:「你說的話倒是有些假大空了,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外表,那就不該化出形體,這也是欺人欺自己。」

「自己已欺自己,如何又去說人欺人?」

話語落下,須菩提頓時呆住,那嘴微微張開,卻是不知道如何言語,只是瞬間便沉默下去,而後對著李辟塵又是一拜。

「世尊說的是,既我如果真的不在乎表象,那便應該以樹之姿長存,不該化了四十九顆菩提子弄出人形,是須菩提大錯。」

他這般說了,對李辟塵開口,語氣誠懇:「六千年只見世尊,如今聽世尊一言,如醍醐灌頂1

「須菩提有一請求,萬望世尊明曉。」

「懇請世尊,於我真身菩提樹下修持,聚陽而起,傳我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