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十六章 滅匪記之營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滅匪記之營嘯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和自己比起來,那兩人的待遇可好多了。一次出擊最多面對一家山匪勢力,哪像這飛熊山,晃晃悠悠到處都是人頭。」

「對了,智腦為了給我製造麻煩,把這麼多山匪集中起來,豈不是說周邊的一些領地,很可能見不著山匪的面?」

想到這個可能,莫小白頓時哭笑不得。自己完全是在替人擋槍啊,還是默默無聞的那種。

然而很快的,莫小白就顧不得去想這些問題了。因為就在此刻,飛熊山寨口位置突然傳開一陣喧囂。

「大人,有動靜了。」

馬老六一直跟在莫小白身邊,看到寨口處的匪寇們領著一個斷了手的人往寨內疾走,他立刻警醒起來。

「走,跟上去看看。」

莫小白低聲說道,跟上了這群匪寇的步伐。

一群人鬧哄哄的趕往寨內議事廳,當廳內的幾個首領聞聲皺眉出來后,其中一人臉色突然驟變:

「張麻頭,你這是怎麼了?」

「首領,我總算見著您了,咱猴兒山被人偷襲,山寨石碑都被敲碎了。」斷了一臂的傢伙一見自家首領,三兩步跑過去跪地哭訴:「全都死了,沒死的也跑完了,我被人踢下山,才撿回一條命。」

「你說什麼?」

猴兒山首領聞言,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色這會更是一陣青一陣白,只覺得眼前天昏地暗,一片暈眩襲來。

領地是領主的根基,匪寨同樣是匪寇的老巢。老巢都被人端了,當首領的還能站得住腳?

好不容易穩住身子,猴兒山首領咬牙切齒的吼出了四個字:

「是誰幹的?」

「是,是虎頭寨,對,就是虎頭寨,他們領頭就是這麼說的。」

斷臂山匪一開口,站在他面前的眾多首領一瞬間全都看向虎爺。而原本還在旁邊看戲的虎爺,這會也是滿臉錯愕。

下一刻,虎爺感覺到了不對勁,立馬吼道:「不可能,老子的人都帶這來了,你們眼瞎不成?」

虎爺所說很合理,猴兒山首領一時間不知真假,只能再次追問自己的手下:「究竟是怎麼回事,張麻頭你給我說實話。」

「我說的是真的,他們就十幾號人,可一個個全是殺才。領頭那人最凶,對,對了,那人額頭上有青斑,下巴還有顆大痣,我看的清清楚楚。」

張麻頭絞盡腦汁總算想起了一點有用的信息,當他說完這些,虎爺整張臉都氣綠了。

額頭青斑,下巴長痣,這說的不是他虎頭寨里那個膽小的牛娃子?

虎爺臉色變幻,其餘幾位首領都看在眼底,猴兒山首領更是直接怒視直瞪:「張麻頭說的,是不是你的人?」

「不是1虎爺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他知道現在絕不能承認。

「還要狡辯,你,你,我現在先殺了你,替我滿寨老幼報仇1猴兒山首領已是氣急攻心,見虎爺明顯抵賴,一把抽出了腰間寬刀。

只是沒等他再有動作,旁邊幾人已經搶先把他拉住,飛熊山首領更是開口勸解:「切莫動手,切莫動手,事情不知真偽,不可意氣用事。」

「還分什麼真偽,明明就是他趁我不在寨中,才想出偷襲之策,居然還想撇清關係,我絕不答應。」

「你光聽一面之詞,怎麼就能確定是虎爺所做?」飛熊山首領皺了皺眉,當下道:「別忘了我們還有大事,誤了大事大家臉上都不好看。這樣,我先派幾個機靈的去打聽消息,待明日踏平那大夢村,再來處理你們之間的事情,如何?」

「到時確切消息傳回,若真是虎爺抽冷刀,我們幾個一起為你主持公道。」

「本該如此,你們二位先別動手。」

「虎爺既然來了,想必也不會陷自己於死境,這事或許有些誤會。」

其餘幾位首領先後開口,猴兒山首領雖然氣極,但卻寡不敵眾,只能咬牙把怒氣咽了回去。

「我就等上一夜,看你明天怎麼交代1

留下這一句話,猴兒山首領『當』收刀扶起張麻子,快步走了出去。

此時此刻,虎爺的臉色同樣很不好看,他現在忽然有些後悔,後悔不該來飛熊山摻和一腳。

可事到如今,就算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站在匪寇群中看了這麼一出好戲,莫小白眼底笑意更濃。李績那邊看來十分順利,自己可以按計劃實施最後一步了。

「老六,等過了丑時,就該我們登場了。」

「大人您瞧好吧,煽風點火可是咱們的拿手好戲。」

馬老六嘿嘿一笑,正面剛的戰鬥,他連董家娘子都搞不定,可要說起三更半夜製造混亂,他自問算得上行家。

簡單的說,他馬老六從小就是這麼『猥瑣發育』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雖然入夜時的一場鬧劇沒有引發什麼變動,但眾多匪寇心底都起了疙瘩,彼此之間都有了極重的戒心。

而這種戒心和不信任,正是莫小白和李績共同謀划的結果。

當彎月懸挂高空,就算再鬧騰的山匪也打起了瞌睡,而當時間逐漸跨過子時、丑時,這會恰好是人們睡眠最深的時刻。

寂靜的飛熊山,此刻只有呼嚕聲此起彼伏。

但在這些呼嚕聲的掩蓋下,七八道輕微的腳步聲正逐漸四散。其中一個白白凈凈的身影,不是莫小白還能是誰。

隨便扯了塊布頭蒙住臉,莫小白來到一群歪七倒八的虎頭寨山匪中間,一眼就看到抱著自己佩劍酣睡的嘍。

「現在,該取回我的大寶劍了。」

嘴角嘀咕一聲,莫小白一把奪下鐵劍,抽出之後就是一刀。沒給對方喊救命的機會,刀刃直接劃破了咽喉。

一個,兩個,三個,當莫小白一口氣連續殺了五名山匪,這會旁邊才有人被他的動作給驚醒。

「你」

「老子是來給我寨中姘頭報仇的1

莫小白大吼了一句,再次一刀砍下,面露驚慌的山匪倉皇一躲,雖然躲過了致命一擊,但右臂還是被莫小白砍下一道寸深的口子。

僥倖死裡逃生的山匪完全顧不得手臂傷勢,嘶聲力竭的大叫:「救命啊,來人啊,猴兒山的人打過來了。」

這一嗓子,算是讓周圍炸鍋了。

原本睡的正香的山匪乍然轉醒,就看見蒙面人在砍殺自己的弟兄。

這還了得?

抄起傢伙,併肩子上!

「來啊,虎頭寨的卑鄙小人,來殺我啊1

莫小白劈出一刀立即退走。一邊後退,一邊引誘虎頭寨匪寇追擊。

而在另一邊,猴兒山眾匪也受到了相同的待遇,同樣也在一個蒙面人的引誘下跑出了自己睡覺的地盤。

然後,兩伙人就這麼『不期而遇』。

「殺1

「殺了他們,為寨子里的娘們報仇。」

「殺光這些猴兒山的,他們簡直欺人太甚。」

「殺啊1

近兩百人毫無徵兆的拼殺在一塊,鬧出的動靜很快就把周圍其餘山匪也給驚動了。就在他們一臉懵逼的時候,一團團滔天火光卻從寨北、寨南數個方向冒出。

「走水拉,走水啦~」

「別睡了,快起來,山上著火了。」

「快,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