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九十章 被智腦玩壞的張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 被智腦玩壞的張家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汩淢習以永逝兮,注平皋之廣衍。

平皋素有河岸平原之意,河內郡的平皋縣就是郡內黃河北岸那一塊地域。

莫小白一行剛上岸,就已踏入平皋縣範圍之內。

沿著漢代官道一路向北,期間路過了一些小莊子,但那並不是莫小白此行目的地,繼續前行十幾里遠,終於看到了平皋縣城。

原本戰時入城是很麻煩的事,但莫小白亮出男爵身份,城門小卒立刻開門放行。緊接著又在城內打聽到張家住宅,半刻鐘后莫小白總算帶著妹妹來到了張春華家門口。

上前敲門,過了好一會才聽到『嘎吱』聲傳出。

「不知幾位,是何人?」

一個上了年紀的老漢把門打開,邁著不太利索的雙腿上前兩步:「我家主公這幾日不便見客,若是來尋我家主公的,還請各位回去吧。」

說完,就準備關門了。

「老漢莫急,我等不遠百里而來,討碗水喝不過分吧?」

莫小白可是對妹妹打了包票的,怎麼能在這吃閉門羹,低笑一句亮出身份:「我乃大漢男爵,你且去稟報你家主公,想來他會見我的。」

張家不是司馬家,算不上什麼大士族,一個男爵的名頭奈何不了司馬家,但在張家面前絕對有用。

「我家主公他,唉,罷了,幾位貴客請進便是。」看門老頭一聽莫小白身份,低嘆一聲讓出了過道。

張府不算大,總共只有二進院,轉悠一圈連一分鐘都不用,完全沒法和莫小白自己的男爵府邸相比。

只是走了大半圈,除了身邊老頭,再也沒見其他人,莫小白有些古怪:「敢問,你家主人張縣令何在?」

「主公他,還在主母內室飲醉。」老頭再次輕嘆,伸手指向後院方向:「貴客稍待,容我去稟告主公。」

把莫小白等人留在客廳,跛腳老頭一拐一拐的往內室而去。

「老哥,張春華呢?」莫小悠自從進府之後,就一直四處掃視,可惜看了半天,也沒看到她要找的目標。

「可能,出去玩了吧。」莫小白搖了搖頭,這個張家上上下下都透著古怪,怎麼看都像是快要完蛋的樣子。

「那我要在這裡等張春華回來。」

「行,我們在這等她。」

兄妹說完就在客廳慢慢等著,等了至少有四五分鐘,張春華沒見著,跛腳老頭倒是回來了。

望著莫小白等人,露出歉意:「讓男爵久等了,我家主公酒醉不醒,怕是無法見客。」

「大白天酒醉不醒?這是為何?」

「這,這個,男爵有所不知,主公抑鬱醉酒,皆因主母危在旦夕。」

隨著老頭把事情說出,莫小白等人總算知道張家發生了什麼。

一個月前并州舉兵侵犯高陵,張家家主張汪攜妻女東逃,逃亡並不順利,被并州兵和山匪連番折騰,麾下護衛、食客傷亡逃散,張春華母親山氏也在逃難過程中受傷,失血高燒不止。

好不容易一路逃回平皋,張汪現在官沒了、老婆又性命垂危,雪上加霜的打擊,讓這個原本就沒什麼承受能力的家主日益消沉。

心底吐槽智腦給張家安排的小劇情簡直慘不忍睹,莫小白詢問道:「張府遭此變故,不知此時府內是誰掌事?」

「張府,此刻全靠小姐撐著了。」

老頭說起『小姐』,臉上多少擠出了一些笑容,隨後開口:「只是小姐此刻正給主母煎藥,怕也不便見客。」

啥?

現在是張春華管家?

莫小白眼皮一跳,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個時候張春華大概就是十歲左右。

她分得清柴米油鹽嗎?

「我要去看她煎藥。」莫小悠一直在等張春華的消息,現在聽到張春華就在府里,立刻拉動自己大哥手臂。

「額,不知可否帶我們去瞧瞧究竟?或許我們能幫點什麼。」

「好吧,幾位貴客隨我來。」

跟著跛腳老頭從客廳走向後院廚房,料想中一片狼藉的畫面並沒出現,一大一小兩個葯爐,與一口大灶緊挨並立。

一道纖細的身段一會低頭瞧瞧葯爐,一會又看看大鍋里的燉粥。

正在廚房忙碌的女孩感覺到了腳步聲,沒回頭便開口道:「瀘伯怎麼又來了?這邊馬上就好,你去照顧爹爹,我待會就端葯過去。」

「小姐,府里有客到了。」

「來客了?」

聽到老頭低聲開口,女孩這才轉過身,露出一張算不上驚艷,但卻有幾分精緻的面龐:「哎呀,怎麼把客人帶來這裡,瀘伯你快去請父親,我帶幾位客人去前廳。」

小丫頭見莫小白等人都已經進了廚房,立刻擦了擦手走出來,剛想再說什麼,莫小悠已經高興的湊上前:「你就是張春華?唔~比電視里要丑一點。」

莫小悠見到真的張春華,滿臉都是好奇。張春華聽她道破自己名字,更覺得驚訝:「你如何知道我姓名,電視又是何物?」

「就是電視咯,你不懂的。你爹他已經喝醉了,我們來幫你煎藥怎麼樣,我在家都沒煎過中藥。」

莫小悠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去瞧爐子上的陶罐,張春華聽到父親又喝醉后,眼神中頓時閃過一抹黯淡。

「既然都來了,能幫就幫點吧。」

莫小白看到張家已經『慘』到這程度,擺手示意李績等人去幫忙,又拿出五枚銀幣給何純:「去縣城瞧瞧,有什麼雞鴨家禽,都買些回來。」

「喏。」

何純抱拳領命離開,張春華卻攔住了李績:「誒,誒,你們要做什麼?這是我家,爹爹若知道我讓你們在這幹活,會說我不是的。」

「哎呀,放心好了,他們又不會搞破壞,我給你看我帶來的兔子。」莫小悠一邊拉著張春華,一邊扭頭看向自己母親:「老媽,拿那隻灰耳朵的兔子給我。」

「可是,我,我還要煎藥。」

莫小悠完全不給張春華多說的機會,很自然的擺手:「讓他們煎吧,我們在這裡看著,監督他們幹活,保證喝完葯你母親就會好起來。」

「當真?母親的病能好?」

「當然是真的,不信你問我老哥,他很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