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零四章 打醬油的官渡樞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打醬油的官渡樞紐(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王忠。

曹魏陣營里不得不提,卻又屬於路人甲的都亭侯。

一生戎馬沒什麼軍事建樹,除去出道時搶了婁圭剛招募的一千農夫,直接投奔曹操以外,之後一直敗多勝少。

這樣一個敗軍之將之所以能混到侯爵,全賴站隊眼光好。

曹操在發家初期只是個空有一小塊地盤的窮光蛋,王忠投奔過去直接就被曹操許以中郎將高位。之後曹操逐漸稱雄大漢,王忠跟著夏侯惇等人力勸曹操稱公。等到了曹丕時期,他又和曹仁一塊勸曹丕稱帝。

所謂從龍功臣,說的就是王忠這種。

不過曹家兩代人都清楚王忠的能耐,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給他布置什麼任務。就如此刻官渡大戰,曹操麾下大將均有要職,唯獨王忠身居中郎將高位,卻被安排在後營管著一群預備役。

人數不少,足足兩千多人,可這群人沒有一個是當兵超過一年的,說是一群剛拿起武器的農夫也不為過。

穿戴整齊,牽著戰馬領著李績、李廣二人進入后營面見王忠。

看著面前比自己強壯不了多少的身影,莫小白怎麼想也想不出來,前世在眾多玩家心目中,決定官渡之戰勝負樞紐的將領,居然是這麼一個貨色。

就這副賣相,不用看他的屬性,莫小白也能估摸出武力沒超過60。

至於統帥,呵呵,曹孟德或許喜歡擅殺人才,但很少埋沒人才。

「唯一算得上特色,就是那一對凶蠻的眼珠了吧,可惜眼神殺對付的了難民,嚇唬不了我埃」

心底嘀咕了一句,莫小白雙手抱拳:「卑職參見中郎將1

「男爵多禮了,你我皆為司空效命,不必如此分生。」

王忠身材一般、長相蠻狠,說起話來倒是難得的溫和,從主將位上起身,走靠笑道:「不知男爵此來何為?」

「願在中郎將麾下效力1雖然很不確定這貨究竟靠不靠譜,但莫小白思慮一息后,還是打算按照自己早就想好的計劃繼續下去。

「哦?」

王忠聽到這話,臉色立刻古怪起來。

自己有幾斤幾兩,他還是很清楚的,所以哪怕不得重用,他也從不抱怨,反正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但此刻官渡正是用人之際,面前年紀輕輕的大漢男爵,又有軍中校尉官職傍身,不去找那些精兵強將,反倒跑來后營找自己,王忠頓時覺得不可思議。

就自己這本事,還有人來他這效力?

王忠想不通,當即試探問道:「司空帳下良將何其多,且不說妙才、元讓,便是公明、文遠此刻也身居要職,男爵若去尋他們,豈不是更有用武之地?」

廢話!

我當然知道夏侯兄弟、張遼、徐晃他們比你有前途。

可特么誰讓這群人已經被綁死在官渡戰場了呢,此刻又沒到決戰的時候,我想賺功勛不找你還能找誰。

心底吐槽了兩句,莫小白低咳一聲解釋道:「將軍可知,前任東海太守昌豨又反,已經率軍威逼彭城?」

「那又如何?琅邪彭城不是有臧霸在?」王忠雖然水平很菜,但消息並不閉塞,琅邪一地那可是昔日泰山賊首臧宣高的地盤。

區區昌豨,當年臧霸手下而已,收拾個小弟還不簡單?

「自從泰山一眾歸附司空,臧霸等人早已肢解,孫觀、伊禮等人均被調離,臧霸雖有琅邪相的高位,可他手中兵權卻大不如前。」

將自己知道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些,莫小白終於說出自己前來后營的真正原因:「而且卑職來時聽聞陳登派來的使者已經到了司空大帳,想來是要求援。」

徐州陳登來求援?

王忠先是一愣,隨後嗤笑起來。

官渡大戰四處狼煙,徐州戰場再如何糜爛,司空這哪還有閑置的兵馬派出去?

王忠先是這麼一想,但緊接著他就察覺出不對勁了。

閑置的兵馬?

嘶~

還真有!

自己這后營,不就有好幾千兵卒!

王忠一想到這,兩顆眼珠終於嚴肅起來,直視莫小白開口:「男爵所言可是屬實?徐州當真派人求援了?」

「自然是真的,不信中朗將可去中軍一看究竟,不過此刻正值白天,此時去怕有些危險,入夜去比較妥當。」莫小白說的是實話,這不是他上輩子的記憶,而是之前推著糧車交任務時,聽路過玩家說的。

陳矯帶著陳登的求援信函來找曹操,就是盼著曹操發兵去徐州戰常而在上輩子的副本進程中,王忠之所以被玩家擺在官渡樞紐的位置,就是因為他原本有機會馳援徐州。

雖然他去徐州未必會有多大作用,但怎麼說也是兩千餘兵馬擺在那。只要王忠去了,昌豨不可能立馬拿下彭城。

但若王忠不去,昌豨會率領賊兵和袁紹陣營玩家攻破彭城,然後去廣陵與孫策夾擊陳登。等陳登戰敗,孫策馬上就能揮師西進。

這麼一來,原本都快將劉備打哭了的曹仁,只能放棄踩死劉備的最佳時機,被迫撤守許都。

曹仁一撤退,緩過勁的劉備和孫策一匯合,副本版孫劉聯軍把許都圍的水泄不通,曹仁孤掌難鳴被打的鼻青臉腫。

前世的官渡副本,就是這麼走偏的。

哪怕曹操和袁紹之間的對線拼殺並沒崩盤,但那時下路全崩,曹操已經無力回天。

回憶著前世自己知道的副本進程,莫小白也在等待王忠回應。可等了半天,王忠都沒說話,只是擺出一副糾結、便秘的樣子。

「中郎將可有顧慮?」

「不瞞男爵,某在司空帳下雖已歷時多年,卻從未獨自領兵,怕是司空也不會考慮讓某去彭城。」

王忠雖然這麼解釋,但莫小白一聽就聽出來了。

特么這貨是怕死!

一個餓極了敢吃人肉的混球,居然惜命怕死到了如此地步!

「昌豨,山賊耳。中郎將難道不想取這軍功?中郎將此去只需將兵馬一個不少的帶至彭城,有臧宣高在,根本不需親上戰常屆時平定戰亂,領兵馳援的是您,臧霸只是守城有功罷了,中郎將您以為如何?」

莫小白嘴上勸著王忠,心底卻是不屑吐槽。

你丫前世就是躲著不想去,一直留在這等最後決戰。到了決戰也是躲著打,以為避開主戰場,去掃蕩那些袁紹設立的土山箭樓會輕鬆些,結果死的最快。

本爵爺可是在救你小命,居然還拖拖拉拉。

活該一輩子都是戰五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