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零五章 郭嘉也會葛優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郭嘉也會葛優癱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帶兵走一趟,就能混到馳援彭城的功勞,王忠的眼珠子立刻轉動起來:「男爵當真有此把握?」

「區區昌豨,難道中郎將真的怕了?」莫小白可不會把他的全部計劃都說出來,當下故意激將。

不管怎麼說,先把這貨哄上路先。

「某自然是不怕那昌豨,可主公那?」

「中郎將若不信,或許今夜就會有主公軍令傳來。」莫小白嘴角一勾,他相信曹操會下達這個命令。

因為此時和前世情形不同,前世劉曄意外掛掉,曹操沒能獲得加強改裝版霹靂車,僅靠營內投石車根本攻不破箭樓。所以前世王忠自己不想去,曹操順勢也就同意,他得留著這些預備役,在大戰將起之前把煩人的土山給推平掉。

現在劉曄順利獻上霹靂車製造書,要不了多久營內就會多出一批加強版投石機,曹操想要攻破土山隨時都能下手。

這麼一來,王忠這群預備役留在官渡,幾乎是沒啥用處了。

正好陳矯前來求援,曹操十有八九會動用王忠,莫小白只要在旁邊鼓動一下,后營預備役前往徐州戰場肯定勢在必行。

「若真有傳令兵前來,我便接令前往彭城。」王忠也是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說完之後便坐回了中郎將主位,神色緊張著望著帳外。

那表情矛盾至極,既期待傳令兵出現,又祈禱傳令兵別來。

莫小白無奈,只能坐在邊上陪著他等。

這一等,直接等到了傍晚。

傳令兵是沒來,但傍晚入夜的時候,陳矯本人來了。

不是空手來的,而是帶著曹操軍令來的。

「季弼兄到底是來了。」看著陳矯拿出曹操給的手書,王忠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

這一個下午,等的他都快要崩潰了。

陳矯這會滿腦子都是給陳登搬救兵的事,根本沒琢磨王忠所說什麼意思,上去就拽著開口:「中郎將快隨我去見主公,今夜便領命辭別大營。」

「今夜就走?」

「今夜就走1

陳矯拽著不鬆手,王忠嘴角一抽,很想說自己其實並不願意去。

但看著曹操手書,還有一旁似笑非笑的男爵,王忠狠狠一咬牙:「你且鬆手,我這就去見主公便是,男爵也隨我同去。」

「喏1

莫小白聽到這話,臉上頓時笑開了花。

幾個鐘頭的功夫,總算沒有白費啊!

三人趁著夜色趕往中軍,王忠沒帶隨從兵卒,莫小白也沒讓李廣、李績跟著,夜幕下躲著沒光的地方走,繞了好一會才來到中軍的司空帥帳。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外邊土山上的箭樓,對曹操中軍那可是重點照顧,走到稍微有點光的地方都不是那麼安全。

站在司空帳外,莫小白沒資格進去,也沒想過現在進去瞧瞧曹操長啥樣。只是拿著眼睛左右瞟了瞟,走向一名站崗兵卒:「敢問祭酒奉孝營帳何在?」

「回稟男爵,郭軍師的帳子就在那。」

順著兵卒手指,莫小白看到了距離帥帳不超過30米外的一個小帳子。

跟曹操的帥帳隔得這麼近?

兩人不會真是好基友吧?

莫小白點頭答謝指路兵卒,稍稍踱步來到郭嘉帳外:「新晉校尉,前來拜會郭軍師。」

「進來吧。」

有氣無力的聲音從帳內傳出,莫小白眉毛一挑,掀開帳簾走了進去。

第一眼,先是看到了滿地的竹簡。

然後是亂七八糟的案桌和碗盞。

最後莫小白的目光,鎖定在一個被竹簡蒙著腦門,斜躺在案塌邊,衣冠不整的中年人身上。

他是郭嘉?

素有『天生郭奉孝,豪傑冠群英』之說的郭嘉?

斜靠案塌的男子聽到腳步聲靠近,絲毫沒有起身的打算,蒙著眼開口:「三息內若不說話,你便出去吧。」

你特么一副葛優癱的樣子,我還能說什麼?

莫小白想過自己首次見到郭嘉、荀攸等漢末名士時,會是一個什麼場景。

是一起奮勇殺敵?還是一起談笑品茗?

然而莫小白從沒料到會像眼前這般,面前的郭嘉看上去就和一個癱屍快死的人沒啥區別。

不會是假的吧?

「先試試他是不是真郭嘉。」

莫小白眼珠一轉,依舊沒有開口,但他卻從自己的須彌袋中拿出了一樣東西。

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酒罈子!

酒罈一出,莫小白就看到原本慵懶斜躺的身影突然全身直,腦袋微微揚起,似乎有聞嗅的動作。

下一刻,中年人一把掀開竹簡,『噌』的一下跳了起來,兩眼直瞪莫小白:「好你個男爵,竟然私自藏酒于軍中,我這就稟告主公。」

莫小白見眼前男子反應這麼大,一本正經道:「我現在相信你是郭奉孝了。」

「我不是郭嘉?誰是郭嘉?」

消瘦中年反問了一句,兩三步來到莫小白面前,使勁嗅了好一會,才猛地睜眼:「有靈芝味,大補的好酒。」

真是厲害了,我的奉孝小哥哥。

特么酒罈子還沒揭開,也能聞的出來。

「快,快,快打開我嘗嘗,我嘗過了再拿去給司空嘗嘗,如此司空便不會治罪於你了。」郭嘉急促開口,兩眼緊盯莫小白的雙手,要不是他現在身體正是虛弱的時候,保不齊就上手搶了。

看著郭嘉一副酒鬼模樣,莫小白無語搖頭:「酒是真的,但不是給奉孝喝的。」

「豈有此理,酒已在我眼前,誰敢不給我喝上一口。」郭嘉看到酒罈,就跟看到救命的仙丹似得,但話說的太急,又開始氣喘。

槽!

你這突然犯病,死了不賴我吧?

莫小白額頭一跳,馬上拿出另一個稍大些的酒罈:「奉孝若真想喝一杯,可飲此酒。」

好不容易平復氣喘,郭嘉瞧了眼另一個大酒罈,立刻搖頭:「此酒就是普通稻米所釀,無甚出奇,我要喝那壇有靈芝的。」

「靈芝酒不行,靈芝酒另有大用。」

「補酒而已,能有何用?」

「算計袁紹。」

莫小白晃了晃自己的靈芝酒,開口道:「此酒雖說大補,但沾杯即醉,我有一計,尚不知是否可行,特來向奉孝討教。」

「唔~拿壇酒去算計袁紹?」

郭嘉嘀咕了一聲,隨後揮袖道:「先不去管他袁本初死活,男爵且給我斟上一碗米酒,解我肚中蛔蟲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