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零八章 定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 定計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和李廣一同回到荒山,正好趕上將士用餐。

來到王忠、陳矯、李績等人圍坐的篝火邊,莫小白剛坐下,王忠就率先問道:「男爵此去探查,可是發現了昌豨賊兵蹤跡?」

「不錯,昌豨雖被司空委任東海太守,但依舊是那副賊寇性子,手裡聚起一二萬人,就忍不住派兵往各縣搶掠。」莫小白點頭如實稟告,只是說完之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特么說錯話了。

莫小白話音落地,王忠整張臉都變了神色:「一二萬人?賊兵聲勢如此浩大?」

真不是一般的怕死!

莫小白無奈吐槽,我還沒說他們那的玩家數量呢。要是讓你知道,哪怕是最不被玩家看好的彭城戰場,昌豨身邊都有七八千玩家,你估計馬上就會調頭回官渡了吧。

「一二萬隻是賊兵拖家帶口的總數,算不得什麼的。」

莫小白搖了搖頭,撿起一根斷枝在邊上比劃著:「中郎將請看,昌豨從南海反叛,聚眾兩萬餘后,領著大股賊寇來了彭城。但以他的貪婪性子,豈能放過南海諸縣?定然會留下三千左右賊兵搶掠南海。」

「從他來到彭城到現在,與臧霸交手約莫也有二十來天。雖然一直不曾全力攻城,但每日的試探進攻就不會死人了?傷亡至少得有一兩千。」

「現在他重兵圍著彭城,就等臧霸投降,但料想兵力不會超過一萬。至於剩下的賊兵,就如我方才所見,早就各自分散至彭城八縣燒殺搶奪去了,一時半刻召集不了這些賊兵。如此昌豨看似人多勢眾,其實算不上一塊難啃的骨頭。」

不算難啃的骨頭?

那還有一萬人吶!

就自己這點兵馬,可不夠和昌豨拼的。

王忠雖然認真聽了莫小白的分析,但他還是堅定搖頭:「可再派哨探,若有機會入彭城,我們便領兵前去,若無甚可能,那就,就回官渡向司空復命領罰。」

寧願回去找曹操認罰,也不想和昌豨打。

莫小白來時就想過王忠會很慫,但沒想到他能慫到這地步。

攤上這樣的上司,莫小白真有一刀砍死王忠的衝動。

曹操為啥把后營交給你這樣的膿包!

莫小白很無語,但若這話讓遠在官渡的曹操知曉,估計曹操也會無奈攤手。

我有什麼辦法,我麾下大將都有各自防線要駐守,只剩這麼個貨色可用。

莫小白其實也知道這點,所以深吸了口氣,暗道自己犯不著和膿包生氣后,隱晦的朝陳矯使了個眼色。

陳矯可是能和陳登結交的高智商人才,哪能不明白莫小白的意思。況且陳矯就指望眼前兵馬相助陳登守城,不論如何也不會讓王忠回去的。

所以在對莫小白隱晦點頭后,陳矯立刻勸道:「中郎將莫說喪氣話,昌豨此人狡詐反覆,看誰佔得上風,便如牆頭草一般靠向哪邊。如今手握重兵卻不思攻克彭城,反而大肆劫掠鄉里,可見他領兵毫無章法、完全不知兵事,此類賊匪就算聚眾再多也難成氣候,一擊便可擊破。」

「中郎將切莫忘了來時司空之言,彭城一戰事關徐州存亡,徐州不存,則許都危矣。若因中郎將一時心怯,導致許都東側門戶大開,司空會如何處置你我,中郎將自己斟酌。」

陳矯的一番勸說,有誘惑也有威逼。

對王忠這種想升官發財又惜命怕死的人來說,正好是最佳的勸詞。

王忠知道司空一向無情,夢裡都能殺人,真要惹得曹操大怒,他就算回去,估摸著也是個死。

苦著臉想了好一會,才哭喪道:「非我膽怯,實是兵力懸殊,如何迎敵?」

見王忠終究沒再說『走』字,莫小白開口道:「我有一法,可迫降昌豨。」

「男爵有計?」

「自然。」

莫小白瞭然點頭,如果他沒點把握,怎麼可能離開官渡主戰場跑來徐州。

既然來了,就是來賺功勛的!

「我等只需查明昌豨大營,以雷霆之勢出擊直襲中帳,無需擊殺多少賊寇,只要殺至昌豨面前詐稱曹軍主力已至,以昌豨反覆的性子,他肯定會當場投降。」

「啊?就這般?」

「就是這麼簡單。」

莫小白沒打算想些亂七八糟的主意,一個能反覆投降叛變,叛變再降的山賊,其實怕死程度不比王忠好到哪去。

昌豨沒有與曹操大戰的念頭,他只喜歡在後頭撿漏。

「當然,此計看似簡單,過程卻不容易。我們這些兵馬萬萬不能提前暴露,一旦暴露被昌豨知道,此獠定會有恃無恐同時暗加提防。」

莫小白補充了一句之後,扭頭看向李績:「若由懋功統帥兵馬前行,能否做到悄無聲息趕至昌豨營外?」

「此事不難。」

李績自信頷首,他打伏擊偷襲不是一次兩次,這是他最喜喚方式。

得到李績的回答,莫小白繼續問李廣:「由飛將探明賊營,需幾日功夫?」

「兩日內,便能稟明賊營敵情。」

李廣同樣自傲回應,他發起瘋來敢在北擊大漠時親自冒險探營,眼前這點陣仗,真不被他放在眼裡。

手下兩位大將先後承諾,莫小白才幽幽望向王忠:「敢問中郎將,可一戰否?」

開玩笑,這可是李績+李廣的組合!

兩人一謀一勇,別說對付昌豨,就是去廣陵對付孫策依舊能占贏面,莫小白真不信一個山賊小頭目,能擋得住自己的步伐。

王忠見莫小白和他身旁二將自信滿滿,一路上他也見識過李績、李廣統兵時的老練,不用看也知道是難得的大將。

這樣的將才親口許諾,可信度是很高的。

「某可將兵馬暫交於你,但請男爵千萬慎重。」王忠此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自己沒本事自然得依靠莫小白了。

「還請中郎將放心,待大軍回營,想必便是中郎將封侯之時。」莫小白知道自己這樣奪人兵權有些不地道,索性給王忠透露一些『未來信息』,這貨在曹營早就混夠了資歷,若真有一兩個拿得出手的戰功,提前封侯是很有可能的。

聽到莫小白這話,原本還有些鬱悶的王忠立刻喜上眉梢:「不可妄言,不可妄言,我等無非是為司空效力,豈敢貪圖侯爵高位?」

不敢?

呵呵!

你特么笑的嘴都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