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零九章 迫降昌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迫降昌豨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短短兩天。

李廣和李績都沒讓莫小白失望。

距離彭城西北不足十里的山腳下,立著一座簡陋而又鬆散的賊營。

領著兩千兵馬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居高臨下,莫小白甚至能看清楚營內那些玩家憋不住了隨地大小便。

嘖嘖,真的很污。

能這麼快摸到賊營附近,李廣和李績功不可沒。一個自帶雷達特性,一個有狡狐之影傍身。

兩兩合作、相輔相成。

愣是避開了沿路探查到的,所有外出劫掠的賊兵。

「今夜便要去襲營了?」

王忠也站在旁邊俯視,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下面人頭密密麻麻,兩千人砸下去未必能聽見多大響吶。

「懋功以為該從何處入手?」

莫小白沒去搭理王忠的自喃,開口向李績詢問計策。

李績除了有隱藏疾行的能力,戰場勘破也是一流,莫小白可不會自作主張,專業的事終究要交給專業人士來做。

「主公,我們不妨從西南一側突破。」

李績剛說完,王忠不解反問:「西南方?那不還要再繞一段路?直接衝殺下去不妥嗎?」

此刻他們所處的位置,就是營寨的西北口。

既然要衝營,何必換個方向。

「下方賊兵不通章法,只按喜好紮營,靠山一側與正對彭城一側均有重兵。我們若從那兩處衝殺,不出一刻便會深陷泥濘重圍。」

李績淡笑解釋,隨即伸手指向遠方:「西南方則不同,地勢開闊無險可依,誰人也想不到我們會明目張從那突進。」

「只需迅速突入營內,再分兵兩處阻擊西北面與東南面的重兵,由飛將率五十餘眾便可輕易直搗賊營中軍。此戰不求殺敵,只為迅速迫降昌豨,留兩百餘人在此山林搖旗吶喊,夜間冒充一兩千兵馬實屬易事,那昌豨但見營地內外曹兵雲集,面前又有驍勇飛將,豈有不降之理?」

「好,那我留下為你們吶喊助威1王忠一聽李績的安排,立刻搶先附和。

這個計劃好,拚命是別人的事,他只要虛張聲勢就行。

這招他在行啊!

莫小白見王忠急的就怕有人和他搶任務一樣,頓時好氣又好笑:「那就拜託中郎將,帶著兒郎們卯足了勁,待我等殺入營內時,造起喧囂聲勢。」

「男爵儘管放心,此事我有心得,保管讓那昌豨以為此地還有數千精兵即將下山破營。」

好吧。

這慫貨還是有點用的。

莫小白點頭不再管他,轉而望向陳矯:「季弼兄也留下吧。」

「此等豪情壯舉,矯豈能袖手旁觀?我與男爵同去。」陳矯雖是一介文士,卻有一番豪勇氣概,要不然他也不敢從廣陵突圍,獨自去官渡求援。

「那行,咱們一起去會會昌豨。」莫小白沒有強勸,點頭同意。

當月色逐漸升空,一抹烏雲恰好將月光遮掩。

莫小白等人悄然下山,繞了差不多八九里路,才來到李績認為的最佳突破口。

因為面對的都是賊兵,三更半夜幾乎沒有任何營外哨探,就連玩家都折騰累了回營睡覺,莫小白摸了摸下巴:

「破營之事,便有勞飛將了。」

「區區賊寨,一腳便能踹開。」

李廣咧嘴笑道,右手一招就把他之前選好的青壯兵卒挑了出來:「都警醒些,跟我上。」

眼看李廣領兵慢慢摸上前,莫小白也很興奮。

這一戰,才算是他重生后參與的第一場兩軍大戰。想到待會要衝殺萬人以上的大營,手心都不自覺的興奮冒汗。

就在莫小白抓著佩劍幾次抽出收回時,遠處傳來了幾聲輕微的慘叫,隨後就是一陣木欄倒塌的聲響。

同一時間,李廣的口哨聲在寂靜夜空傳開。

莫小白眼眸一亮,抽劍高喝:

「眾將士,隨我踏破賊營1

一句話喊完,莫小白就在李績、陳矯的護衛下向前衝殺。等他們靠近營寨,李廣只留下十人接應,自己早就往中軍殺過去了。

莫小白掃了眼整個賊營,見遠處已經有人頭湧出,立刻揮劍道:「懋功指揮兵馬阻擊,我與季弼兄去追飛將。」

「喏1

李績對自己的計劃了如指掌,雖然此戰重心是李廣,但他必須保證沿途沒有大股賊兵阻攔,否則李廣一旦被耽誤個幾十息的時間,很可能會直接放跑昌豨。

千餘兵馬在他的命令下分散,開始有目的的牽引剛被驚醒的賊兵,而莫小白則追趕上了剛剛將二三十小股賊眾砍翻的李廣。

兩人一匯合,領著五六十號人腳步飛奔向前,所過之處沒哪個賊兵能攔下李廣腳步。

短短十幾個呼吸,一個倉皇跑出大帳的肥頭賊寇落入莫小白眼底。

莫小白也沒去分辨他是不是昌豨,立刻高喝:「叛逆之將,主公與文則將軍命我等前來拿你問罪,還不快快俯首1

「什麼?」

剛剛躥出帳篷的肥頭賊首腦子還處於當機狀態,乍然聽到『主公』、『文則』的字眼,整個腦門都嗡嗡作響。

主公自然是司空曹操,文則可不就是于禁嘛!

昔日他們一伙人禍亂泰山的時候,可是和于禁打過無數次的交道。

那是司空帳下有數的厲害角色!

怎麼會!

于禁此刻應該在官渡,怎麼會來彭城。

他若領兵來此,自己豈能斗的過?

就在他恍恍惚惚之時,只聽西北高山上喊殺漫天,無數『擒殺昌豨』、『休叫此獠逃脫』、『反覆叛將還不受死』之類的呼喝聲,似乎要捅破天際。

完了!

自己完了!

惹惱了司空,竟然派出於禁討伐自己。

昌豨一直以為曹操官渡吃緊,根本派不出兵馬,可誰想曹操真敢分兵打他。

懊惱之餘,昌豨也看到之前率先喊話的小校,距離自己已經不足三十步。

在那小校身旁,跟著一位勇武異常的威武軍漢。昌豨眼睜睜看著護衛自己的七八名賊匪,都倒在了他那利箭之下。

這般人物不去和袁紹斗,怎麼來找自己的晦氣?

三十步的距離,對正在快步衝刺的人來說,其實也就那麼幾秒時間。莫小白見昌豨已經沒了鬥志,頓時加了把勁:「昌豨匹夫,此時再不袖手就擒,莫怪我家將軍不認昔日情面1

袖手…就擒?

投降?

昌豨一聽這話,一時間猛然轉醒。

是了!

自己還有投降的餘地!

等山上的于禁下來,他是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罪將願降,罪將願向主公請降1

投降!

昌豨不是頭一回干。

這類事情,他甚至可以說早就鍛煉的無比熟稔。而且他還耍了個心眼,口頭上仍舊以『主公』稱呼曹操。

這是昌豨的一貫伎倆,以前百試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