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一十章 圍攻后降者,不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圍攻后降者,不赦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昌豨降了!

看著面前非常光棍拜倒在地的賊首,莫小白臉上嚴肅不改,心底卻樂開了花。

這貨果然也是個孬種,這麼容易就被自己給詐住了。

什麼司空、于禁,全是莫小白自己瞎吹而已。只是依稀記得泰山賊和那個曹家的冷麵將軍有過節,才借著於文則的名頭唬人罷了。

沒想五子良將的名聲真不是蓋得,至少在建安時期,于禁在曹營的威勢一點不比曹仁、夏侯差,地位相比張遼、徐晃,更是高了去了。

「昌豨既降,來人啊,先將此叛將壓入后營,再去通稟將軍,賊勢已散,只需收斂叛卒即可。」莫小白深知做戲要做全套,重咳了一聲當即下令。

李廣聞言,眉宇間閃過一絲戲虐,上前兩步一把推開昌豨邊上的賊兵,單手抓著他的頸脖,粗聲嚷道:「你這賊廝,害我半夜不得好覺,跟我滾去后營。」

輕飄飄一句話,就在前方不遠處千名賊匪和眾多玩家面前,把昌豨給拎走了。

「槽,這什麼情況?」

「昌豨怎麼就投降了?」

「難道要我們玩家殺上去,救回昌豨?」

「屁,昌豨現在還沒死,你們要是衝上去,他肯定就沒命了。」

「殺也不是,走也不是,咱們還怎麼打副本?」

一眾投身彭城戰場的袁紹陣營玩家懵逼了,眼看彭城馬上要被攻破,這是哪來的曹操兵馬?

就在眾多玩家你看我、我看你,大多舉足無措的時候,天空中一道驚雷閃過,智腦公告又出來秀存在了:

「大漢王朝公告~因玩家『白日做夢』領兵攻破昌豨營寨,迫使昌豨投降曹營,彭城戰場宣告結束。特此獎勵『白日做夢』800功勛,獎勵彭城戰場全體曹營玩家50功勛,彭城戰場袁紹陣營玩家受到懲罰,強制結束副本任務,回歸位面維持休眠狀態,直至副本結束。」

「大漢王朝公告~因玩家『白日做夢』領兵攻破昌豨營寨,迫使昌豨投降曹營,彭城戰場宣告結束。特此獎勵『白日做夢』800功勛,獎勵彭城戰場全體曹營玩家50功勛,彭城戰場袁紹陣營玩家受到懲罰,強制結束副本任務,回歸位面維持休眠狀態,直至副本結束。」

「大漢王朝公告………

彭城戰場結束了!

五大戰場之一的彭城戰場,就這麼結束了?

這一瞬間,不論身在大漢何處的玩家們,都被耳邊回蕩的王朝公告給震的一塌糊塗。

又是白日做夢大神!

大神居然直接干趴下了昌豨。

「他居然是白日做夢?」

「來的不是于禁,居然是白日大神。」

「白日做夢騙了昌豨,也把我們都給騙了。」

「啊啊啊啊啊,居然輸在大神手上,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1

莫小白面前的袁紹陣營玩家沒來得及多感慨幾句,智腦便對他們進行了統一處罰。

一個個的身影直接從副本消失,他們會回到自己的領地陷入休眠狀態,就和那些沒能進入副本的玩家一樣。

直到副本全面結束,位面時間軸繼續轉動,才會重新醒來。

………

昌豨已降,上萬賊兵稀拉拉的排隊,在兩千兵卒的嚴格看管下,徐徐來到彭城。

舊友再見,不論臧霸還是昌豨臉上都有幾分唏噓。

臧霸是想不通昌豨何苦做一個反覆小人,而昌豨卻在為自己中計而鬱悶。

本來他有機會風風光光來見臧霸,然後替袁紹說降臧霸等人,說不得他這個泰山賊的老,還能混上臧霸的老大地位。

可惜,那些幻想現在已經無法實現。

昌豨都不知道自己被押至曹操面前後,司空會怎麼處置他呢。

再想委任一方太守,幾乎是不可能了。

然而昌豨顯然想的有些多,當一萬多賊兵在兩日的時間內,逐漸被臧霸或懷柔或凌厲的手段收拾的服服帖帖,莫小白帶著李廣、李績走進了暫押昌豨的校場營門。

「敢為男爵,可是送我去見司空?」

昌豨雖然反覆叛降,但最近兩天倒沒吃什麼苦頭,一來臧霸與他有舊,二來曹軍也沒有虐待降將的傳統。

只是聽到昌豨這麼問話,莫小白臉上浮出一分怪異。

想了一會,最終還是開口道:「你也算是昔日曹軍重將,難道沒聽過司空當年下達的一道軍令?」

「何令?」

昌豨有些發愣,曹操這些年擅自增添的軍令可有不少,鬼知道是哪條。

「圍攻后降者,准降不赦1莫小白幽幽吐出一句軍令,隨即抽出腰間的男爵佩劍:「卑職奉法行令,太守一路走好吧1

「你」

昌豨臉色瞬變,他沒想到莫小白會突然說出這句。

對待圍攻絕境下俯地乞降的人,該怎麼治罪就是怎麼治罪。

哪怕投降也沒用!

話是曹操說的,可實際上用的時候並不多,因為最終解釋權在曹操那,他想殺誰就殺誰,不想殺誰哪怕是圍后再降也不打緊。

而莫小白要殺昌豨,更是和這句軍令打不著八竿子的關係。

他就是奔著昌豨的人頭功勛來的。

『唰』的一劍下去,昌豨人頭落地。

智腦提示緊隨其後,昌豨賊首的人頭,價值150功勛。

簡直爽歪歪!

殺了昌豨,對於莫小白來說,整個彭城戰事才算徹底結束。

借著營帳賬幔擦乾淨佩劍,莫小白才晃晃悠悠迴轉太守府。

剛進正廳,臧霸的目光就望了過來,深深的看了莫小白好一會,才吐氣道:「男爵可是去給昌豨送行了?」

「還請宣高兄勿怪,此乃主公與奉孝祭酒之命。」出門在外,莫小白可以隨便拉人背鍋,反正臧霸又不能去質問曹操和郭嘉。

臧霸自己也清楚這點,當下不再多談,轉而開口:「方才季弼兄直言廣陵急盼援軍,我身肩重責不便前往,中郎將一路勞累怕也去不了廣陵。男爵年輕有為,不如由你領兵前往。」

「我一個人去?」莫小白眨了眨眼,他還以為接下來不是和王忠繼續搭檔,就是和臧霸一起發兵。

「廣陵危在旦夕,男爵不可拖延時日了呀。」

陳矯也起身開口,臧霸已經表態不去,王忠是壓根不想去,而陳矯也看不上王忠。現在陳矯就指望莫小白,因為莫小白敢打敢拼,還有兩個很厲害的手下。

「我去自然是要去的,可我手中無兵無將?」

「此事無礙,司空曾命我督琅邪、彭城戰事,今日可先允你一個副將職位,代領彭城三千兵馬馳援廣陵。」臧霸已經想好要怎麼辦,擺手直接下令。

先給我一個副將噹噹?

意思是拿我當臨時工?

拿來就用,用完就踹?

你臧宣高真是好樣的!

莫小白這會明白了,臧霸不爽他殺了昌豨,故意做出這樣的安排。

偏偏王忠、陳矯都覺得合適,沒一個反對的!

得!

自己原本就是來副本賺功勛,臨時工就臨時工吧。

官職都是虛的,只有功勛才是真的。

為了功勛值,小爺我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