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一十六章 醒了(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醒了(第二更)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可救老師的良藥?

國淵聽到這話猛的駐足,轉過身雙眸死死緊盯著莫小白:「男爵真有此良藥?」

莫小白擺了擺手裡的九香丸,隨即點頭:「空口無憑,不如先帶我去見康成公。」

「男爵這邊請。」

國淵這次開口,完全不似剛才帶路時那麼隨意了,右手虛引慎重一禮。

自從在青州見到袁譚派來的使者,他就極力反對老師遠行。但他一人之力,根本勸阻不了從官渡趕來的使者。

一路西行,國淵深知自己如果去了鄴城,很可能會遭到袁紹軟禁,但他依舊選擇與老師同行。沿途悉心照顧,就怕出一點意外。

然而世事無常,你越擔心什麼,它就越可能發生。沒等鄭玄踏入魏郡,老頭就已經扛不住了,等進入魏郡后,病情更是迅速惡化,已經到了彌留之際。

當國淵帶著莫小白來到鄭玄暫居的房間,看著床上面色蠟黃、昏睡不醒的老頭,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一代漢家名儒,居然會有如此境遇。

早年遭受黨錮之禍,晚年還要被袁曹折騰。

漢末康成公的一生,真的可以用命運多舛來概括。

「恩師已經兩日未進米粥,不怕男爵笑話,眼見老師時日無多,我才深知自己無能。才德在此時又有何用,到頭來還不是連恩師都救不了。」

國淵是真的難受,他從師鄭玄的時候年紀很小,鄭玄在他的心中是亦師亦父的地位,而鄭玄也最喜歡這個關門弟子。否則曹操手下那麼多鄭玄弟子,像郗慮、崔琰、王經、任嘏這一大群人,能挑的不要太多,但曹操只選了一個國淵去青州。

因為曹操聽說過國淵和鄭玄的感情,國淵去幽州出遊順便躲避中原兵禍,都是鄭玄親自送出門的,可見二人感情之深。

「不急,我既然來了,只要康成公還有一口氣在,就能給他增添一月陽壽。」莫小白緩緩點頭,來到床邊取出了一粒九香丸。

因為不知道這玩意能不能碾碎了吃,為了確保萬一,莫小白只能強行摁著鄭玄的腮幫,將小藥丸塞入鄭玄口中。

若是換了平時,有人敢這麼對鄭玄,國淵肯定要上去干架了,但他現在卻顧不了那麼多,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的恩師,就盼著莫小白的妙藥能馬上起效。

可盯著看了好幾眼,卻沒發現任何變化,國淵不禁失望:「男爵此葯,怕是也」

「怕是什麼,葯才剛含到嘴裡,給我拿碗水來,要溫水。」莫小白瞥了眼這個失了方寸的傢伙,擺手吩咐道。

「是,是,我這就取水。」國淵聞言也沒脾氣,立刻就倒水端了過來。

「我來摁住康成公,你慢慢的把水倒進他嘴裡。」莫小白其實想說有根吸管就好辦多了,但這種想法顯然不可能,只能讓國淵自己注意。

別葯沒吞下去,人先給嗆死了。

國淵自然不可能蠢到那地步,小心翼翼的端著茶碗,一點點將茶水送入鄭玄嘴裡。彌留之際的鄭玄似乎還有那麼一點反應,喉嚨處咽了兩下,小藥丸順著茶水直接吞下去了。

「好了,好了,現在咱們等一會吧。」

莫小白不是醫生,也不會看病,能做的就是這麼多,當下擺手示意國淵先坐著等會:「我的靈藥雖能暫緩康成公病情,但卻無法根治,若沒有名醫為康成公調養,怕是醒了也很難再撐過一個月。」

聽莫小白這麼說,國淵也很愁悶:「如今兵荒馬亂,我要上哪去尋訪名醫?便是曹公帳下,醫者大多也無甚出奇。」

「名醫嘛,其實不是沒有。」

「男爵知道何處能尋訪到名醫?」

「實不相瞞,在下其實有一塊自己的領地,養著千八百人。領地雖然不大,但卻有一位醫術高超的醫者在我領地居住,我手裡的靈藥就是她給的。」

靈藥?

國淵聽莫小白這麼說,頓時醒悟。

如果男爵手裡的靈藥真能救醒恩師,那配置靈藥的醫者肯定醫術絕倫。

這樣的名醫為恩師親自診斷調理,說不得恩師的病情會有轉機。

「若真如此,請男爵務必允我帶恩師前往貴領地拜訪那位名醫。」別說國淵現在沒得選擇,就是他有信心能找到名醫,又怎麼比得上近在眼前的莫小白?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就是鄭玄的病情能稍微好轉一些。

「子尼兄放心,我也希望康成公長命百歲。」莫小白心底滿是按捺不住的興奮,臉上卻故意擺出一副淡然。

這個任務對他而言,實在是太簡單!

而且,一旦完成那獎勵簡直賺翻。

這可是活著的鄭玄吶!

別的不說,這位康成公至少是S級的歷史名士,而且很可能是S級別中的頂級。

在前世,鄭玄並沒在位面玩家領地中現身,很可能就是這次任務沒人完成,導致這位漢末隱士,徹徹底底的隱沒於位面。

哪怕文廟降臨,也沒見那位大領主成功召喚出鄭玄。

就在莫小白習慣性想入非非之時,床榻上病怏怏的老頭,突然動了一下手指,隨後眼皮也跟著跳了一下。

僅僅是一丁點細微變化,國淵就興奮站了起來。

隨著國淵起身,床上的鄭玄艱難的睜開了眼瞼。

好幾天沒睜眼的老頭,終於醒了!

「恩師,恩師您醒了?」

剛剛站起來的國淵看到自己老師睜眼,馬上又撲了下去,跪倒在塌邊:「恩師您可把子尼給嚇著了,我以為,以為」

「以為老夫已駕鶴西去?」

剛剛轉醒的鄭玄眯著眼睛望著身側弟子,勉強輕笑了一聲:「或許是老夫時辰未到,閻王他不願收我。我昏睡了許久吧,此地是何處啊?」

「恩師,我等如今是在元城。」

「元城,唔,那離鄴城怕是不遠了,扶我起來吧,拿些稀粥來,吃了便繼續上路。」剛剛轉醒的鄭玄低聲說著,臉上也閃過一抹無奈。

既然已經來了,總得把這段路走完才行。

「去鄴城的事不急,我去給老師端些吃食。」

國淵聽到『鄴城』二字時,臉上很明顯的露出了一抹厭惡,但他卻沒直接對鄭玄說,而是點頭起身退開。

莫小白見此也不著急去和鄭玄說話,先讓老頭自己歇著,與國淵一同走出房間,來到屋外時才笑道:「子尼兄方才似乎有些失態了?」

「淵不該失態嗎?恩師遭此劫難,全賴袁本初出的好主意,此番我決計不允恩師再去鄴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