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實人的怒火(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實人的怒火(第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國淵會恨袁紹,莫小白一點都不意外。

換了誰這麼折騰自己的親人,莫小白同樣會翻臉。

只是國淵說的信誓旦旦,好像他現在能阻止使者帶走鄭玄似得,不禁挑眉:「子尼兄孤身一人,怕是奈何不了這裡的袁紹將士吧?」

「呵~男爵可知,此刻元城守將是誰?」

如今恩師已醒,國淵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變得不太一樣,眼神中的迷茫盡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縷縷凶煞氣息。

這對一位從小接受鄭玄教導的儒家子弟而言,是非常反常的事情。

莫小白聽到他的問話,摸著下巴想了好一會,最終搖頭表示不知。他又不是百事通,哪能知道那麼多枝枝葉葉的副本細節。

「這些幽州來的將士,是建中將軍鮮於輔的兵馬。」

鮮於輔?

乍然聽到這個名字,莫小白並沒太多印象。但隨著這名字突然蹦出的另一個人,莫小白卻印象深刻。

幽州有二田,田豫與田疇。

幽州田豫在投靠曹操之前,就是在鮮於輔帳下效力。

這個傢伙,是曹操的腦殘粉!

早在曹操迎獻帝時,就非常看好曹操能成大事。

「莫非,子尼兄與幽州田國讓相熟?」莫小白咂舌開口,他忽然發現一個古往今來都不曾改變的真理。

千萬別欺負老實人,老實人一旦發火,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猛烈報復。

國淵的話已經很明顯,袁紹既然敢這麼折騰他的老師,就得承受他這個老實人的滔天怒火。

國淵在幽州呆過,在幽州名流中的地位並不低,認識田豫簡直理所應當。

更別提田豫是曹操的粉絲,雖然名義上歸屬袁紹麾下,但他壓根就不喜歡袁家陣營。甚至包括他現在的主公鮮於輔,也都對袁紹非常討厭。因為袁紹明面上讓鮮於輔督幽州六郡,實際卻派了二兒子袁熙對他暗中節制。

在幽州過的非常憋屈,鮮於輔說不定早想反袁了。國淵如果有心給袁紹來一計狠的,肯定會說服鮮於輔反叛。

「這又是前世沒有的劇情1

莫小白深吸了口氣,他發現官渡副本在他的改動下,已經變的面目全非。

前世曹操陣營不是沒機會贏,而且贏的概率並不低,可就是幾次任務或失敗或未能開啟,直接把大好的機會拱手送給袁紹陣營玩家。

前世鄭玄死在了元城,估摸著國淵已是心煩意亂,處理老師的後事都來不及,也就沒去鼓動幽州兵馬在官渡之戰變節。

現在不同,現在鄭玄醒了。

他國子尼壓抑了一肚子的怒火,終於有機會發泄出來。

「袁紹啊袁紹,一盤好棋被你下成這樣。」

「今生你是不可能再贏官渡了1

國淵要報復袁紹,莫小白表示喜聞樂見,跟著他去后廚給鄭玄端吃的,等兩人回到屋內時,就看到鄭玄榻邊,又有人跪著了。

跪著的顯然不是鄭玄弟子,但以他康成公的名望,60歲以下的漢末文士,跪拜在他身側並沒什麼不對。

有外人在,莫小白低調的躲在了後頭。

聽著國淵小聲與那文士交談,莫小白才知道原來他就是田豫。

很好!

想要說服鮮於輔叛袁,最重要的就是說服田豫。

這種事莫小白並不打算摻和,畢竟田豫不是國淵,幾乎沒可能帶去位面。

然而他沒興趣摻和,國淵卻對他這位恩師的救命恩人非常重視,給鄭玄喂完稀粥后,拉著田豫出去『詳談』時也沒忘記叫上他。

三個人先後走出房間,來到隔壁的小屋。

剛入座,國淵就忍不住開口:「國讓兄,近日你們家將軍的日子並不好過吧。」

「子尼何出此言?」田豫莞爾一笑,作為一名文武雙全的人才,他上馬是統兵大將,下馬也能如文士般如沐春風。

「袁本初表面調遣你們來官渡聽用,結果卻讓你們駐紮在鄴城周邊。他根本就信不過鮮於將軍,才會做出這種監視之舉。」

國淵看的很明白,這也是他敢於報復袁紹的原因:「你我相識多年,此間議事也就省去那些虛偽試探。如今袁紹戰事不順,徐州危機既除,豫州、三輔的局勢均已明朗,此刻袁紹猶如困獸,我只問你一句,可敢反了那四世三公的袁本初?」

國淵這次開口,話說的很直,就差問田豫敢不敢砍袁紹腦袋了。

但他這麼說,偏偏就對的上幽州人的豪爽。

田豫聞言哈哈一笑,指著國淵開口:「你啊,這次被袁紹氣的不輕吧?」

田豫能笑,國淵卻恨得咬牙:「我連殺了他的心都有1

「就憑你?得了吧,我都沒那把握。」田豫搖頭開口,隨即望向莫小白:「不知這位小哥又是何人?莫非也是康成公座下高足?」

「在下司空麾下一小校,不足掛齒。」

莫小白沒有直接報出身份,但國淵卻揭了他的老底:「國讓你說我殺不得袁紹,可知此番官渡一戰,有誰死在他手裡?」

「何人?」

「江東孫策1

隨著『孫策』二字脫口而出,田豫眼底馬上閃過一抹驚訝:「數日前曾有耳聞,江東孫策戰死廣陵,不想竟是如此少年校尉所為?」

見國淵漏了底,莫小白只能謙虛道:「設伏擊殺,僥倖而已。」

「能伏殺孫策,怕也沒那麼容易,有此本事,足以令人欽佩。」田豫點頭感嘆,眼底隱隱有些好奇。

在他看來,莫小白實在太年輕了。

隨著三人把這鈔會議』繼續下去,很快就對叛變一事達成初步共識。只是在叛變的時機,和如何相助司空這兩件事上,田豫和國淵都沒有太好的主意。

畢竟事出突然,二人恐怕也沒想到今天會坐下說這事。

望著國淵二人繼續討論各種可能,莫小白的眼珠子也跟著打轉,很快又有了主意。

只是拿出這主意之前,他還得確認另一件事:「在下初來魏郡,有件事想向國讓兄求證,近日魏郡是否發生過某些變故?比如貪贓被抓之類?」

貪贓被抓?

聽到莫小白這麼問,國淵還沒聽明白,田豫的表情卻變得十分古怪:「審配星夜羈押許攸堂兄之事,豫也是昨日才有耳聞。此事可謂古怪蹊蹺,聽聞審正南當場抓住許家私賣軍糧,證據確鑿、人贓並獲,就像有人提前給他通風報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