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一十八章 投名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投名狀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審配已經對許家下手了?

聽到這消息,莫小白哪能不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官渡之戰最經典的陣前投敵戲碼,許攸奔曹埃

或許是嘗過許攸奔曹的甜頭,之後赤壁大戰時黃蓋來投,曹操才會更加興奮。

可惜曹操忘了一點,許攸和黃蓋原本就是兩種人。而許攸會去投曹操,與其說他主動去的,不如說是被逼到走投無路之境才做的選擇。

這盤局究竟是誰給許攸下套,莫小白已經能聞出點味來,但此刻莫小白並不想花費時間解釋,而是立刻開口:「許攸一家落入審正南手裡,能留個全屍就不錯,一旦他知道此事,恐怕不會久留於袁紹麾下。」

許攸要投曹?

見莫小白這麼分析,國淵、田豫對視一眼后,都有幾分震驚。

許攸在袁紹麾下眾謀士中,地位雖然比不上田豐、沮授、郭圖,但也能和逢紀、審配等人相提並論,絕對是冀州高層。

他若投曹,袁紹在曹操眼裡,可就什麼秘密都沒有了。

「再猜測的大膽一些,許攸只身前去曹營,身無寸功的話,如何在曹營立足?以他自大傲慢的個性,若真去了,必然有潑天大功能相助司空。」

莫小白第二句話說出口,田豫深思片刻后,馬上就反應過來:「兩軍對壘,糧餉為重,許攸熟知袁營各地卡哨,若他真願助司空,定能輕易抵達烏巢。」

賓果!

你猜對了,但也猜錯了。

歷史上許攸是這麼做的,而且他最終成功了。但這裡是副本場景,這裡有數不清的玩家,自從官渡戰事開啟,許攸就被玩家給盯死了。

在前世副本,許攸投曹還沒走出兩三里遠呢,就被好幾百玩家圍攻擊殺。

莫小白把許攸的計劃說出來,不是為了讓田豫他們去猜測許攸會怎麼做,而是想在這場鏖戰的收官之戰中,扮演許攸的角色。

「許攸能獻烏巢與司空,鮮於將軍為何不可?」

低笑了一聲,莫小白把自己剛剛想到的計劃完整的說了出來:「若鮮於將軍有心,可一面派人暗中聯絡司空,一面偽造袁紹令牌,假借袁本初調動幽州兵馬增補烏巢駐防的借口,從元城趕去烏巢。」

「再與司空約定時日,內外夾擊一舉擊破烏巢大營,屆時官渡之戰即定,鮮於將軍怕是不好再領個什麼建中將軍了,戰後封侯也未嘗不可啊?」

由幽州兵馬去獻烏巢?

莫小白這麼一說,國淵兩人都動心了。

國淵就是要給袁紹一記狠的,而田豫也想過若投曹操,必須得有拿得出手的見面禮。

烏巢!

夠分量了!

「若需聯曹,豫願親去官渡,只是想偽造袁紹手書」

田豫對計劃十分動心,但他還有些不太放心,可話沒說完,莫小白就笑了:「此事簡單,子尼兄可是康成公座下高足,書法即便不如其師兄崔季珪,又能差到哪去?我等專走夜路,黑燈瞎火的那些哨卡兵將根本看不出破綻。再者說,此刻袁紹麾下受重用的將領,除了淳于瓊識字,別的幾位識不識字還兩說呢。」

國淵見莫小白把這事按在自己頭上,沒有猶豫當即點頭。偽造袁紹的手書令牌而已,只要有個參照,他就能寫出九成相似。

一場三人密謀結束,走出小屋後幾人很快就各自忙碌起來。

田豫要去勸說鮮於輔,而國淵則開始碾墨仿文。莫小白閑的無事,原本想去找鄭玄老爺子聊天,可老頭吃完粥之後,居然又睡下了。

只不過這次呼吸平穩,是真的睡著了,而非再次昏迷。

百無聊賴的莫小白,只能和李績、李廣一起站在室門口當門神,不讓人打攪鄭玄休息。

準確的說,是攔著那些尋葯無果回到縣衙的玩家,不讓他們再見鄭玄。

因為莫小白一言一行都和李績兩人相仿,袁紹陣營的玩家並沒瞧出他們面前的男子會是白日做夢,只當他是新來的NPC。

NPC不讓進,他們又沒拿到救命藥方,只能悻悻作罷,回自己的偏院休息。

「這些玩家也是麻煩事,殺肯定是殺不得,必須讓田豫嚴加看管,自殺的機會都不能給他們。」

望著玩家們離開,莫小白心底又為整個計劃補充了一環。

想要襲取烏巢,最重要的就是消息保密。

玩家一死就會回到袁紹大營,到時可沒什麼秘密可言了。

又過去了半天時間,當田豫再來時,身旁跟來了兩位穿著鎧甲的魁梧將領。

領頭的是鮮於輔,另一位是鮮於銀。

一見面,鮮於輔就直勾勾的望著莫小白:「想不到替曹孟德平定徐州的戰將,竟是這般白面書生。」

「從古至今也沒人規定,長的好看就不能當將軍吧?」莫小白呵呵一笑,反問了一句。

「說的好,只要能讓某出了心中這口鳥氣,管他臉白還是臉黑。」鮮於銀說話不像他的族兄,直爽的爆了句粗口,也不怕被旁人聽見。

五人簡單打了招呼,隨後又坐下商討一番。

最後決定由鮮於銀陪同田豫趕往官渡曹營,莫小白則跟著鮮於輔直奔烏巢。只留幾百心腹和李績駐紮元城,主要是為了照顧鄭玄和國淵。

計策一定,當夜田豫和鮮於銀便悄悄離開了這座小縣城。同一時間,縣衙內也響起零星慘叫,該殺的都得殺,要關押的也全都關押起來。

做完這些,莫小白才放心騎上馬背,帶著李廣與鮮於輔一道絕塵而去。

………

就在莫小白等人趁夜離開元城時,遠在官渡的曹營中軍。

依舊是帥帳旁那個不起眼的小帳篷里,郭嘉神色幽幽的望著面前抱拳而立的兩名黑衣校事小卒。

「你們那邊的事情,可曾辦妥?」

「回稟軍師,袁紹日前連番斥貶許攸,如今已不讓他入帳聽用。」

「只是這樣?」

郭嘉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須,眼中冷色閃爍:「光是這些,可遠遠不夠。我要袁紹營內傳出他欲殺許攸泄憤的流言,我要許攸在那多呆一天,都要擔心自己腦袋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