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一十九章 收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收官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三日後,袁紹大營。

漫天的流言在空氣中傳播飄散,沒人知道是誰帶的節奏,但經過三日時間醞釀,整個袁營上下都在議論許攸死期將至。

那些往日被許攸貶低過的人,巴不得袁紹動手殺人。

而玩家們卻很清楚,許攸估計得溜。

當天夜裡,隨著明月高懸空中。

許攸一人獨騎,躲著周圍袁紹的探馬,逐漸向官渡曹營方向前行。然而早就知道他會去哪的玩家,正在半道上等他。

「許子遠,你居然敢叛變投敵。」

「殺了許攸,他已經變節了。」

「你們都讓開,人頭功勛是我的。」

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全都有玩家衝來,許攸怎麼想都沒想到,他從沒與旁人說過的計劃,居然有這麼多人知道。

就在許攸甩著馬鞭想衝出包圍時,更遠一點的曹營方向,同樣傳出了一聲聲呼喝:

「許攸快跑,這群人我們來對付。」

「許攸你趕緊跑啊1

「快點,快點,不能讓許攸被對面的玩家殺了,郭嘉這個救人任務,可是給了10點功勛的。」

「殺袁狗,搶許攸1

………

因為一個許攸,曹袁雙方的玩家又廝殺在了一塊。但令人奇怪的是,曹營明明要救許攸,卻沒派出任何一位麾下戰將。

「主公,奔襲烏巢乃小事一樁,何必親去?」曹營中軍,看著曹操皮甲執銳,郭嘉低咳一聲搖頭勸道。

「此戰將定官渡勝負,何來小事之說?」

馬背上坐著一位身材不高但面色威儀的中年人,臉上閃過一抹異樣神采:「何況奉孝已將整盤棋下至最後一步,若我不去落子,豈不是憾事一件?」

「此非嘉一人之功,國讓兄帶來的驚喜,遠比我那些謀划重要。」郭嘉捂著嘴低咳開口,隨後看向旁邊的田豫:「國讓此去,可替我轉告那位,我等著他回來吃酒。」

「好,一定帶到。」田豫聞言也是一樂,他知道郭嘉說的是誰。

隨著前營徐晃、張遼等人將騎兵帶出營寨,曹操、田豫也不再耽誤,立刻勒馬跟上。趁著袁紹的注意力會被許攸一事牽扯,曹軍正好奔殺烏巢。

這一世,許攸不論死活,都算是為曹營做出貢獻了。

………

官渡!

這是個依山傍水的好地方。

袁紹將大批軍糧囤放在這裡,眼光其實不差。可他千不該、萬不該讓淳于瓊駐防,這傢伙雖有大將之才,卻很難獨當一面。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夠自律。

軍中禁酒,但淳于瓊卻喜歡小酌,偏偏此刻放在他面前的酒罈子,是莫小白從大夢村帶來的。

懷揣著難得一見的美酒,淳于瓊把眭元進、牽招兩名副將都打發出去巡哨,只準備獨自享用,如此吝嗇的性格,更是直接將他推入死亡深淵。

一壇美酒下肚小半,淳于瓊已經迷迷糊糊。片刻后給他添酒加菜的小卒走靠,淳于瓊也沒有任何防備,還在傻愣愣的直呼『好酒』、『好酒』。

直到一柄明晃晃的刀子逼到他眼前,淳于瓊才有了一絲警覺。但這一點警覺,在醉醺醺的大腦面前完全起不了作用。

直至頸脖突然生疼,淳于瓊才驚醒瞪眼。但此刻睜眼已經晚了,沒等他喊出聲,整個人頭都被小卒用刀割下。

靜悄悄的做完一切,小卒沒有絲毫留戀,將淳于瓊的腦袋一裹,往大帳後方退開。

所謂的袁家大將,就如此慘死在校事小卒手中。

與此同時,烏巢唯一的旱路山道上,莫小白和鮮於輔帶著幽州兵馬終於趕到。

一路上有過幾次盤查,但都被鮮於輔輕鬆喝退。

只是這一招路上管用,到了烏巢就不怎麼靈了,被打發出來巡邏的眭元進原本就一肚子鬱悶,見到鮮於輔也沒好話:「把主公調令給我,沒有調令我哪知道你們來做什麼1

這話原本是句氣話,但聽在莫小白耳邊,多少有些緊張。

還好鮮於輔並不緊張,看著眭元進身旁的牽招,遞出令牌呵呵笑道:「子經老弟,一別幽州多年,我們許久沒見了吧。」

牽招雖然奇怪鮮於輔突然來烏巢,但他在幽州時就和鮮於輔有些交情,當即點頭:「既是主公讓你們來的,那便一同上去吧。」

旁邊眭元進本來就不是真要檢查,拿著令牌瞄兩眼,便罵罵咧咧的開始數落淳于瓊。身為主將特么就知道享福,臟活累活全是他和牽招去干。

鮮於輔也不接話,自顧自帶著兵馬入營,莫小白跟在後頭,心底在琢磨自己那一壇佳釀,究竟有沒有被淳于瓊糟蹋。

一行人下馬前行,然而就在幽州兵馬盡數入營時,山頂上方的寨子里,卻傳出了驚恐的呼喝聲:「淳于將軍,淳于將軍的頭沒了1

「淳于將軍死了1

「有人殺了淳于將軍1

連番的驚喝,在這一刻響遍烏巢糧營。

莫小白和鮮於輔對視一眼,眼底都有興奮之色流露。

淳于瓊死的太是時候了!

只是莫小白能興奮的起來,牽招和眭元進就笑不出來了。

淳于瓊死了?

自己二人才下山沒一會,他怎麼就死了?

牽招在這一刻猛地轉身回頭,沒等他開口質問鮮於輔究竟為何而來,李廣已經抽刀上前。

連江東小霸王都干不過李廣,牽招這種幽州二流戰將又怎麼會是飛將敵手。倉皇之間牽招連兵器都沒抽出,就被李廣一刀劈下了腦袋。

鮮血飛灑,濺了眭元進一身。

「你,你等」

眭元進這會才後知後覺瞪眼看向莫小白,但鮮於輔已經撲了上去,三兩刀解決了這位沒甚本事,偏偏喜歡抱怨的袁軍偏將。

「殺1

主將、副將均已身隕,此刻的烏巢在莫小白眼裡,已經成了不設防的寶庫。

正是此時,山下又有騎兵踏馬而來。

來人看到山上的亂象,眼底的興奮不比莫小白少:「眾將聽令,隨我踏破烏巢,焚了袁紹軍糧。」

三千幽州兵卒,再加曹操親率的五千精兵,又有李廣、張遼、徐晃等大將率領,攻打一個人心惶惶的烏巢,簡直不要太輕鬆。

兩支兵馬一經匯合,便勢如破竹般殺上山頂。失去指揮的袁軍只能抱頭鼠竄,除了逃跑以外別無他法。

烏巢,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