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二十章 最後的河北名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最後的河北名將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科幻小說

「大漢王朝公告~因曹仁力克劉備,迫使劉備南逃,汝南戰場宣告結束。特此獎勵汝南戰場全體曹營玩家60功勛,汝南戰場袁紹陣營玩家受到懲罰,強制結束副本任務,回歸位面維持休眠狀態,直至副本結束。」

「大漢王朝公告~因馬超陣前斬殺高幹,并州軍潰散,三輔戰場宣告結束。特此獎勵三輔戰場全體曹營玩家60功勛,三輔戰場袁紹陣營玩家受到懲罰,強制結束副本任務,回歸位面維持休眠狀態,直至副本結束。」

烏巢烽火四起之時,兩道王朝公告幾乎同時出現。

曹仁、劉繇也贏了!

算上早已結束的彭城、廣陵戰場,此刻袁紹已經全線崩盤。

「終於要結束了。」牽馬走下烏巢,回過頭還能看到半山腰邊,拉著鮮於輔大笑的曹操,莫小白多少有點暗喜。

你曹阿瞞就在這樂吧,我忙前忙后這麼久,也該向你收點利息。

「飛將,咱們走1

帶著李廣拍馬前行,莫小白估摸著曹營外還個大漏等著他去撿。

………

「大哥,這仗打的是真憋屈1

曹軍前營外八里遠的一片小樹林里,橫七倒八的躺了一地的潰軍敗卒。為首兩員戰將也好不到哪去,灰頭土臉的模樣,其中一人眼眶都是紫的。

「郭圖那廝只知爭權奪利,說好了他領兵救烏巢,咱們來打曹營。可那廝竟然還分走你我一半兵馬,分明是看著顏良、文丑、韓猛戰死後,要把咱們河北眾將全部剪除。」

兩個難兄難弟一般的戰將,一臉頹唐坐在雜草地里,其中一人滿臉不甘。既不甘心自己兵權被奪,更不甘心打一場如此窩囊的敗仗。

就在一個時辰前,烏巢起火時他們就知道戰事要糟。二人原本力勸主公趁著曹操襲擊烏巢,派出全軍猛攻曹營,這樣還有一絲迴轉可能。

然而作為此戰三軍統帥的郭圖卻橫插一杠,以糧草寶貴為由,強烈要求領兵救烏巢。

素來有選擇困難症的袁紹壓根本不知道怎麼辦,只好讓大兒子袁譚代他下令。袁譚和郭圖是一夥,自然支持郭圖,但他也不想把這兩倒霉蛋逼到自己對立面,就和了個稀泥,拍板決定分兵。

分兵命令下達,直接把兩倒霉的袁營驍將給害苦了。

帶著本就不多的兵馬,卻要攻打由夏侯惇、曹純、曹洪、李典、樂進、于禁等等一票戰將死守的營地,邊上還有劉曄指揮霹靂車進行遠程打擊,攻擊範圍比弓弩都誇張。

這仗怎麼打?

沒超出一炷香時間,兩人就折損了近兩千人。

總共也就帶了五千兵馬出來,折損過半已是一場大敗,而戰場大敗一般都是兵卒潰逃的開始。

才後撤七八里,剩下的兩千敗卒中又跑掉了八九百。

和坐在左邊那位比較沉默的將領不同,右邊臉色不岔的傢伙依舊在喋喋不休,只是說了一大堆也沒見回應,只能鬱悶道:「大哥,咱們現在怎麼辦,你得拿個主意埃」

「讓兵卒們歇會,待會再衝擊最後一次,若實在攻不下,只能回去向主公領罪。」

「啊?還打?」

「不打又能怎樣,此番鏖戰許久,你我手上沾滿曹營將士鮮血,沒別的路可走了。」一直沉默的戰將無奈搖頭,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想再戰。可現在兩人的命運,已經不是他們自己能決定的。

「是啊,咱們殺了曹操那麼多人,聽聞曹孟德喜怒無常,豈能容下你我?」一臉不岔的戰將聞言同樣苦澀,為袁紹打生打死這麼多年,居然落得如此下場,真是可笑悲哀。

「蒼天無眼啊,我高覽真要被逼死在官渡?」

帶著幾分悲壯仰天嘶吼,右側戰將面色愈發冷冽,目光掃過剩下千把人:「最後一戰有死無生,爾等想要逃命盡可離去,餘下願隨我與乂赴死者,來生依舊是我高覽的兄弟。」

見高覽這麼說,一部分還想活命的小卒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抱拳一禮后互相攙扶離開。

他們當兵只為生存,怕死其實並不丟人。

這一走,又走了近八百。

而剩下近三百餘眾,大部分都是坐在兩人周圍的悍卒,雖然同樣抱拳,但卻沒有離開,而是朗聲道:

「願隨將軍死戰1

「願隨將軍死戰1

「願隨將軍死戰1

……

「為將者,當以此為榮1

距離小樹林不遠的山道邊,剛剛騎馬而來的莫小白和李廣,恰好目睹了這一幕。

李廣本就是沙場宿將,見此情形自然動容:「能得二三十餘人赴死,即可稱為良將。有百餘將士願一同赴難,世間名將亦不過如此。」

「是啊,這可是官渡一戰,河北僅剩的名將吶。我若不來,豈不白白便宜曹操?」

莫小白很慶幸自己來的正是時候,若真讓這兩位出發,以此刻曹營中郭嘉、荀攸等人的眼光,豈能不勸降張頜?

等那幾位開口給予張頜承諾,呵呵,這兩人就沒莫小白啥事了。

下馬緩步走進樹林,剛一進去,莫小白就看到好幾百桿明晃晃的長戟對著自己。

望著那些還沾著血的長戟,莫小白並沒什麼慌亂,依舊不緊不慢的走上前,同時笑道:「河北名將張頜、高覽,不想也會落的此般境地?」

「你是何人?來找死不成?」正在氣頭上的高覽聽到這麼一句嘲諷,瞬間就炸毛了。

「我能計降昌豨、伏殺孫策、焚燒烏巢,還會怕你們兩個敗軍之將?」

莫小白雖然很想收服面前二人,但他知道見面跪舔的方式絕對行不通。面前二人不是一般的驕傲,普通人壓根都不帶正眼瞧的。

面對他們,必須得有拿得出手的戰績。

讓他們感覺到汗顏的戰績。

「是你殺了孫策,焚我軍糧?」

一聽莫小白正是袁紹戰敗的罪魁禍首,高覽二話沒說提刀沖了過去,只是在距離莫小白還有一步的位置,被李廣死死摁住了手腕。

「敗軍之將,也就剩下逞能的本事了?」

側眼瞥過幾乎被李廣摁在地上的高覽,莫小白腳步不停走向張頜:「此戰已敗,何苦帶著兄弟們死戰?我翻掌間擊潰袁紹幾路大軍,可見此人何等愚蠢無能,如你等名將為他慷慨赴死,捫心自問究竟值不值得?」

「昔日司馬公有言,人固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袁紹這會說不定都棄軍而逃了,你們戰死在官渡,誰會記得你們的抱負和忠義?」

「重拾你們的戰意和信心,隨我去征戰另一方天地,不是更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