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二十一章 摯友荀攸的囑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摯友荀攸的囑託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官渡,曹軍大營。

當莫小白帶著張頜、高覽去而復返,在前營幫忙守營的玩家一個兩個,全都兩眼盯著他,眼中神情不言而喻。

張頜、高覽這兩個大漏,不是只有莫小白知道。但決戰之際曹軍根本不讓其他玩家離開營地,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頜離開,卻沒法追上去說降對方。

結果,他倆也落在白日大神手裡了!

「我記得,當初大神交糧的時候,身邊還有兩個手下吧?」

「張頜旁邊那個壯漢就是。」

「能和張頜、高覽並排走,身份估計低不了。」

「那另外一個呢?」

「嘶~~這麼說,大神身邊有四位歷史名將?」

「要不要這麼逆天1

莫小白帶著自己的人馬前往後營,沿路都能聽到玩家的議論。大部分玩家莫小白都不認識,少數幾人莫小白才有點印象,因為一起做過護送劉曄的任務。

暫時先將三百兵卒安頓在後營,莫小白又帶著李廣、高覽、張頜三人走向中軍。

此刻雖然主帥出征在外,但中軍依舊保持著高度的戒備,不過這些戒備不會攔著莫小白,最多就是擋下那些跟在後頭也想進去的玩家。

「大神現在去中軍,肯定是想搶人1

「好氣哦,大神每次都領先我們。」

「曹操都出征了?中軍大營現在還有誰?」

「廢話,郭嘉、荀攸不是人啊1

「不能吧,那兩位可是曹操心腹,牆角哪有那麼好挖?」

進不了中軍大營的玩家,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然而事實上他們的確猜對了,莫小白就是來挖曹操牆角的。

從須彌袋中取出剩下的一壇靈芝酒,一行四人很快就來到了郭嘉帳外。

還沒掀開帳子,就先聞到了一股肉香,等莫小白領頭走進去,第一眼就看到帳內中央放著一張案桌,案桌上擺著一隻剛剛烤熟的全羊。

「嗯?人呢?」

光看到烤全羊沒見郭嘉人影,莫小白有些古怪,就在他準備出去瞧瞧動靜的時候,帳外又有聲音傳來。

「公達你可得記我的好,我有好吃好喝可從未忘記你,快跟我來,估摸著那位也該到了。」

說話的,自然是郭嘉無疑。

拉拽著荀攸往自己的帳篷走,一看帳簾是掀開的,郭嘉更是大喜:「可是男爵到了?看到我那隻全羊沒?特意命人從長安牽來的,可是廢了些功夫呢。」

莫小白聽到郭嘉的聲音,跟著走出帳子:「如今兩軍交戰,你郭奉孝卻以權謀私,司空回來豈能饒你。」

「仗要打,飯也得吃嘛。」

郭嘉毫不在意的擺手,和荀攸走進帳內。等他看清莫小白身後張、高二將,頓時樂了:「嘉還琢磨著是不是要為主公招降兩位將軍,沒想男爵已先我一步下手。」

「來吧來吧,今天這隻全羊特別肥美,我們吃管夠1

郭嘉是性情洒脫之人,見莫小白已經先下手為強,他也不再開口勸說張頜改投曹操,招了招手立刻招呼幾人坐下。

帳篷簡陋,幾人自然不會各自分案食用,只把菜碗酒碗擱在案桌邊上,郭嘉就眼巴巴的望著莫小白:

「男爵,此刻總不該阻止我暢飲了吧?」

「知你好酒,先給你滿上1

莫小白好笑搖頭,順手便揭開酒罈封泥。

剎那間,酒香四溢。

「居然真有此等佳釀?」

一旁的荀攸,其實是被郭嘉生拉硬拽來的,和莫小白更是頭一回見。起初並沒在意莫小白這麼個男爵小校,可聞到就香后,神情也不一樣了。

荀攸尚且如此,張頜、高覽兩位河北宿將哪能免疫,一個個肚子里的蛔蟲都要跑出來了。

給在場眾人一人倒上一碗,莫小白最後也給自己添了小半碗。他是醉過一次的人,知道這酒的厲害,副本中不算安全,自然不敢多喝。

莫小白顧忌靈芝酒的『威力』,郭嘉卻根本不在乎,端起酒碗一飲而荊

「好,大丈夫就該飲此佳釀1

滿嘴的香郁酒氣,隨著話語聲噴出,郭嘉一把撕下小半羊腿肉,直接就往嘴裡塞。

放蕩不羈的性子,更是一覽無遺。

相比郭嘉,荀攸就含蓄多了,小口抿了幾下,立刻閉目回味靈芝酒的酒香。

至於張頜、高覽、李廣三人,大體也和郭嘉相仿,不豪飲豈能證明自己沙場宿將的身份?

喝!

兩三碗靈芝酒下肚,郭嘉醉了,李廣醉了,張頜、高覽也醉了。

荀攸雖然喝的不多,但也腦袋犯暈。

望著已經快要趴在桌上的郭嘉幾人,荀攸甩了甩腦袋:「男爵此酒端的厲害,難怪奉孝曾有言,憑此可百裡外取淳于瓊首級。」

「有好酒,也得有像奉孝這般的智謀才行埃」

莫小白是真沒喝多少,所以大腦仍舊清醒,望著已經趴桌上的郭嘉,眼底也有點羨慕:「奉孝的洒脫,也的確令人羨慕。」

「羨慕?呵~你又怎知他的苦楚?」

荀攸喝了佳釀,嘴邊也沒個把門,掛起几絲嘲諷:「你可知奉孝身世?潁川一地遍布豪族,區區一介郭氏旁宗,在別地或許不錯,但在潁川卻與寒門無異,至少舉孝廉絕不會有他郭嘉的份。」

「同是郭氏一族,他們只會為郭圖那等主家之子鋪路,奉孝想一展胸中抱負,何其艱難?若無文若舉薦,他又豈能來兗州?」

「即便來了曹營,奉孝也不似我等世家子弟,輕鬆便可獲得高位厚祿,他想一展拳腳只能抓住一切機會。男爵以為奉孝為何會是軍師祭酒?為何能統領校事?呵呵~說白了,我等大族子弟,豈能為司空干那些勾當1

「你當奉孝真願領此職位?想整日與陰暗齷齪為伍?此乃世事所迫,非奉孝之本願啊!猶記當年奉孝初來曹營,那是何等意氣風發,可近來幾年,他酒喝的越來越多,勾欄去的越來越勤,還服起了五石散,離死不遠矣。」

荀攸甩著腦袋說著,說完后突然起身深深對莫小白行了一禮:「原本作為司空帳下謀士,攸不該有此言。然我與奉孝自幼便相識交好,實不忍心他一身才華尚未施展便英年早逝。我不好勸他什麼,既然男爵能與奉孝交好,此戰已畢,奉孝便拜託給你了。」

「請男爵務必好好待他,以成全他滿腔抱負。」

說完最後一句,荀攸踉踉蹌蹌起身,搖頭笑道:「醉了,醉了,攸不勝酒力,已是醉了,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