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二十四章 白撿和圓滿結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 白撿和圓滿結束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錢?

莫小白眨了眨眼,自己離開那會,應該給了母親一筆錢吧?

「老媽,那是您請的家教?教小不點孝經?」

「應該是先學孝經吧,古文我又不懂,我就知道他是個好老師。」

聽老媽這麼說,莫小白傻眼了。

合著您不懂,也敢說他是好老師?

「萬一是騙子呢?」

壓低了聲音開口,莫小白搖頭道:「一般的位面私塾,就算交半年束脩,也就幾銀幣的事,您不會是被糊弄了吧?」

「你媽我多精明的人,怎麼會被別人糊弄。你還別不信,他真是很厲害的老師,你知道他的學生里有誰嗎?」莫母同樣壓低了說話,似乎怕聲音太大惹得那位『家教』不高興。

「誰啊?」

隨口這麼一問,論老師這個職業,莫小白真不信有誰能比的上自己拐來的鄭玄老爺子。

鄭玄的手下,那可是一票三公。

外面那個除非他教的是皇帝,否則不可能和鄭玄比。

莫小白是這麼想的,莫母卻瞪眼道:「你小子給我聽好了,這個家教的其他學生我不認識,但司馬懿我還是知道的,他是司馬懿的老師。」

啥?

司馬懿的老師?

莫小白還等著老媽報出名頭,然後想辦法勸她不要上當呢。可莫母一句話說出口,莫小白好懸一口氣沒接上,哽在了喉嚨管。

「咳咳,他是司馬仲達的老師?」

「可不是嗎?我還見到司馬懿了呢,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他是司馬懿的老師埃」莫母見莫小白一臉詫異,得意道:「本來他是不想教小悠的,後來他和小悠聊了一會又答應了。好歹也給小悠補習了一個月,說好一個月十五金,你這個當哥哥的,拿點錢給妹妹交補習費應該沒問題吧。」

一個月,15金!

這上的什麼補習班,陪太子讀書也不用花這麼多錢吧。

莫小白心底吐槽,但卻沒去怪老媽胡亂許諾。

自家老媽就是這樣的性格,當初給縣令那麼點小錢都會糾結半天,但真要花在他們兄妹頭上,母親卻從沒省過。

況且,若外面那人真是司馬懿的老師,那位漢末隱士胡昭的話,莫小白反而覺得老媽實在是太聰明了。

先把人留住,帶不帶走不管,等自己來了再說。

現在自己來了,豈能讓他離開?

帶不回大夢村算我莫小白輸!

莫小白之所以有這種自信,完全是因為他現在手中握著一件專門對付潛修隱士的大殺器。

鄭玄!

曹操和袁紹爭鄭玄為的什麼,不就看重鄭玄這一點嘛。

「錢的事情老媽您不用管了,這個家教交給我吧。」臉上閃過一抹笑容,莫小白邁步回到院內。此時鄭玄等人也都跟著進來,老爺子正興緻勃勃的望著文士手中竹簡。

莫小白出來后同樣湊了過去,稍微掃了一眼就發現,居然是道簡單的雞兔同籠數學題。

這什麼鬼玩意?

胡昭一個語文老師,還能兼職教數學?

無怪莫小白這麼想,因為雞兔同籠剛好是小學四五年級的數學題,而這道題如果要追根溯源,正是魏晉時期。

這麼想雖然很扯,但說不定胡昭是文理全才呢?

莫小白帶著這種心思往下看,當他看到一個個運算符號出現,心底瞭然這絕不是古人對雞兔同籠的理解方式。

小不點告訴他的吧?

雖然不知道這一個月的時間,老媽和妹妹究竟經歷了什麼,但眼前之人若真是胡昭,莫小白自然不會錯過。

當下低咳了聲,開口道:「敢問足下,可是潁川的孔明先生?」

一個十分出名的表字,和某位喜歡在家耕地吹牛的大佬一模一樣。

正琢磨雞兔同籠的文士,聞言放下手中竹簡看向莫小白:「在下便是潁川胡昭,你們是」

「我是小悠的大哥,添為大漢男爵。」

莫小白見胡昭毫不避諱點頭承認,眼底立刻閃亮:「這幾位都是我的長輩和朋友,潁川郭嘉,淮南劉曄,樂安國淵,和北海康成公。」

莫小白報出前面幾個名字時,胡昭還不太在意,哪怕郭嘉、國淵的名聲他都聽說過,也沒怎麼動容。

可當『康成公』三字一出,胡昭一眼望向笑眯眯的瘦老頭,哪裡還坐得祝

『啪嗒』一聲站起來,竹簡掉了也沒去管,只是躬身行禮:「在下胡昭,見過鄭大家。」

「無妨,如此年紀依舊能醉心研習,你很不錯。」

鄭玄笑著點頭,他早已習慣這些晚輩文士的禮節,隨後看向莫小白:「方才男爵想要我一屋藏卷而不可得,眼下老夫幫你一次就當扯平,如何?」

莫小白正想找機會讓老爺子出手,沒想鄭玄已經看破,立刻點頭回應。

他和胡昭素不相識,出言招攬成功率太低。

但鄭玄出馬,結果很可能大不相同。

鄭玄先是彎腰拾起地上的竹簡,掃了兩眼后開口道:「我觀你對算經知之不詳,但這一手字倒有幾分豪邁。老兒這些年有心重注儒經,然年事已高愈發力不從心,正缺人代為執筆,你若願意,可隨我左右研習經學。」

鄭玄開口了!

一開口,就拋出了一個大餡餅。

和鄭玄一起重注儒家經學!

這種餡餅,絕對是漢末文士想吃都吃不到的。

胡昭聞言也是一楞,但當他眼角掠過旁邊的莫小白,心底立刻明白,搖頭道:「昭不願入仕為官。」

「不願當官也沒關係,康成公可不是請你去當官的。你們大可研究你們的經學,偶爾就像教我妹妹這樣,上幾天課就行。」

莫小白立刻給出醒這樣的隱士本來就不需要他當官。他有適合他的位置,帶回去一樣能對大夢村產生非常大的促進作用。

不當官?

只是偶爾授課?

聽完莫小白的條件,胡昭眼底出現了明顯的遲疑。若真如此,自己跟隨鄭玄一段時間,一定能學到不少。

至於鄭玄要去哪,這個不在胡昭考慮範圍內。自從早年離開潁川,這些年四處遊歷去過的地方不再少數,再跑遠點也無妨。

胡昭並不清楚,大夢村的『遠』,和他想象中的『遠』完全是兩回事。

當他點頭答應,也就意味著這輩子算是綁死在大夢村。

對於這種結果,最得意的當然是莫小白。

自己白撿一個胡昭,老媽和小不點真是乾的不要太漂亮。

「官渡副本,現在才算圓滿結束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