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四十章 我會栽在你手裡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我會栽在你手裡嗎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聽完柏樺林的第一個副本,莫小白和阿獃都沒急於開口。

柏樺林嘴角稍頓,很快就說出了第二個副本:

陽城之劫!

「這個副本大概背景是墨子多次使楚后,雖然沒接受楚王封賞,但楚國和墨家大體處於蜜月期,只是墨家依舊沒辦法直接改變楚王的思想,所以他們更換了目標,試圖給楚國貴族灌輸『兼愛』理念。」

「之後兵家大BOSS吳起跳槽歸楚,他的大名就是我這種不懂歷史的人都知道。但我進副本的時候,吳起已經死了,死在那些貴族陰謀圍剿之下,而我們這些玩家接到的任務,是保護貴族之一的陽城君逃離新王的追殺報復,因為剛從太子上位的楚肅王,要殺光『射吳起並中王屍者』。」

柏樺林說到這,眼神飄忽的望向莫小白:「大神你知道我接到任務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嗎?我要是有蛋蛋的話,估計早就碎一地了。」

「我大概能猜到,你說的應該是『兼愛』理念上又出現了漏洞。」莫小白點了點頭,他可以明白柏樺林的怨念。

「是啊,墨家提出的核心思想是『兼愛』啊,可他們卻因為『非攻』理念和吳起兵家理念有駁,再加吳起殺妻不葬母的惡劣人品,就跟著那些貴族一起計劃陰謀,偏偏殺吳起的時候計劃還不周密,波及到了已故老楚王的屍身。」

「我當時真是一萬隻羊駝在內心狂奔,都想拒絕這個護送任務。可任務是智腦安排的,我又不像大神你這麼腦洞大開,最後居然傻傻的把任務給做完了。我要是知道副本任務可以不顧忌NPC,我當時絕對要一刀砍死陽城君,就是那慫貨利用墨家同情弱者的心態,和不夠完美的理念,把墨家當猴耍。」

柏樺林一邊說著,兩顆小虎牙不禁意的露了出來,一副恨不得回副本再來一次的樣子。

然而很可惜,這種機會她柏樺林不可能擁有。

「後來的事情,稍微懂點歷史的人應該也都知道。當時的巨子孟勝在安排我們逃走後,他自己留了下來,他那時也發現支持楚國貴族謀算吳起,就是在和『兼愛』唱反調。他也終於醒悟,明白這個裂縫對墨家而言是一種致命打擊。」

「所以孟勝自殺了,同時向世人宣告墨家的『兼愛』並沒任何問題,吳起事件是他的私人行為,他不配再做巨子,將以死贖罪。當我們做完任務后僅剩的八名玩家趕回陽城封地,恰好目睹孟勝和他的死忠追隨者一起自殺。」

「那個畫面我現在都不敢回想,因為太真實了你知道嗎,接近兩百人血染成片,大多數人或許覺得這是義之所往,是墨家象徵,但我們玩家和活著的墨家門徒們,只看到了無限的悲涼和無奈。孟勝強行用死亡把裂縫暫時堵上,可表面的油漆刷的再漂亮,也改變不了裡面布滿裂縫的事實。」

「這時的墨家看似顯學榮耀無邊,實則已經到了危機邊緣。然後,哈,然後那個會給墨家狠狠踹上一腳的人誕生了,那個劇情也就是我經歷的第三個副本。」

第二個副本說完,柏樺林吐了口氣,眉頭微皺似乎在考慮要怎麼說。莫小白也不催她,因為不讓柏樺林說完的話,他也不好接話。

莫小白必須得知道,小柏究竟在最後經歷了什麼,才會讓她對墨家毫無興趣,就像現在的程利亞一樣,情願天天燒飯洗碗,也不再走出自己內心畫的那個圈。

不過莫小白沒說話,一旁阿獃突然開口:「第三個劇情我大概知道了,是贏駟逐墨吧?」

剛想接著說的小柏眼睛一亮:「你居然知道?」

「知道的不多,只是略微了解過一些,據說墨家在那時有向秦國匯聚的跡象,而且老秦人民風淳樸,也適合墨家宣揚他們的思想。」

阿獃點頭開口,但說完后又問道:「但我一直有個疑問,那時巨子腹的兒子,為什麼會在秦國殺人?身為巨子的兒子,應該最清楚兼愛理念才對。」

「你這個問題,我其實也想知道啊1

柏樺林撇嘴吐槽,開始講述她最後一個副本任務的過程:「可能是因為感受到第二次副本時玩家的怨念,我們最後八人進入第三個副本時,智腦居然給我們二選一的機會。行刑法場上,玩家隊伍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救下腹的兒子,另一個是護衛巨子腹安全離秦。」

「當時我們是投票決定做哪個的,雖然有三人堅持劫法場,但我們另外五個人都沒想去救那個殺人犯,所以最後我們選擇了護衛任務。」

「我那會的想法很簡單,只覺得腹的兒子既然殺了人,就沒必要救他,何況救他的話,要直接面對秦軍的威脅,成功把握幾乎沒有。可在做護衛任務的途中,我們問了很多同行墨家子弟,居然沒有一個親眼看到巨子腹的兒子殺人,全是事後才知道的,甚至秦惠王都比他們知道的更早。」

「咸陽是秦都,秦王會更快知道其實說得通,但惠王突然跑來找巨子,說自己可以網開一面,就當沒發生過,這種做法的動機不得不讓人懷疑。因為大家都知道秦惠王是贏駟,是那個上位就拿商鞅開刀的贏駟,是那個和張儀沆瀣一氣的贏駟,他更是秦國的第一位王,我真不覺得他有尊老愛幼的屬性,會因為腹的老邁,而把殺人案置之不顧。」

柏樺林說到這,突然沒了聲音。

見柏樺林不繼續講下去,莫小白笑了笑:「所以,你覺得腹的兒子在秦國犯法,是贏駟布的局?按照你剛才說的那些,這種推測不是不能成立。在整個劇情里,給巨子腹的兒子定罪的,就是贏駟本人。不管真殺人也好,布局栽贓也罷,殺人一事既成事實,是贏駟親口對腹說出來的。」

「他既然說出來了,腹就只有兩個選擇,救或者不救兒子。假如他選擇救兒子,那就說明他縱容一個殺人犯,『兼愛』理念可以不要再用了,直接就能扔臭水溝;如果他不救,那麼他就是殺害兒子的真兇,因為贏駟已經放話,可以當做不知道。」

「看上去殺與不殺的選擇權在腹手裡,但一個連兒子都能殺,都不再愛的巨子,怎麼讓人相信墨家的兼愛理論?如果這個局真是贏駟布的,我只能說秦惠王比楚惠王還難對付。」

「給出一個選擇題,結果兩邊都是死胡同,嘖嘖,手段的確高明。難怪歷史上的秦人,經歷了墨家熏陶后,在他手裡居然能迸發出更強的凝聚力,簡直稱得上秒天、秒地、秒空氣。」

莫小白嘖嘖兩聲,柏樺林也嘟嘴道:「是啊,贏駟真的是個很厲害的君王,原本就已經滿布裂痕的墨家,被他這麼一腳踹下去,好懸沒直接散架。」

「所以這三個副本做完,我已經不想去做什麼墨家傳承任務了,做完了又怎麼樣?哪怕我重新整合墨家又怎麼樣?重新走一遍墨子、孟勝、腹的老路?墨子沒能贏過楚王,腹也輸給了贏駟,大神你告訴我,真有那樣的一天,我會栽在你手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