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四十四章 陳姓與水不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陳姓與水不合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唔~~唔唔唔~」

食肆后廚,此刻早已恢復意識的店家三人組望著走進來的莫小白等人,不停搖動身軀,嘴中也不斷嗚咽。

「吵什麼吵,再吵就把你們扔蒸籠里。」

剛從縣尉手裡拿下楊家寶刀的柏樺林故作凶態,舉刀對著三人:「不許動,誰再動就先蒸誰。」

「唔~」

看著明晃晃的寶刀,三人聲音逐漸減弱,他們可不想死,還想多活兩年呢。

「對嘛,乖乖聽話就好。」

柏樺林滿意點頭,收回寶刀轉頭看向另一邊正在玩捆綁遊戲的莫小白。

見莫小白廢半天勁,里三層外三層的把官兵捆好,柏樺林才開口道:「好啦,現在咱們該走了吧?」

「嗯,走吧。」

莫小白點頭轉身,和阿獃一起把楊志托起帶出食肆,解開拴好的馬繩便向北面離開。

等三人走出七八里遠,智腦提示隨之響起:「恭喜玩家順利完成位面副本『楊志之劫』,獲得獎勵『副本寶箱』。」

「副本結束倒計時:10、9、8……

十秒倒數一晃而過,三人腳下地面再次震動,『轟』的一聲又一次發生變幻。周圍場景沒變,但三人已經從副本空間中出來,回到了領主位面。

同一時間,被莫小白放在馬背上的楊志終於清醒過來。

一睜眼,便看到莫小白三人。

「我這是,在哪?」

楊志的記憶,依舊停留在被迷翻前的那一刻,暈暈乎乎的甩了甩腦門,隨後開口:「可是三位救下某家?」

見楊志轉醒,柏樺林立刻點頭:「沒錯,楊大叔,就是我們救了你。」

「那幾位與我同行的衙役何在?」

「放心,我們沒殺他們,只是迷暈捆起來了而已。」

聽到幾位官差並沒喪命,楊志也鬆了口氣。

楊志雖然是戴罪之身,但內心還是向著大宋,這次他是甘願領罰,否則幾名官差哪裡能看的住他。

瞧了眼楊志的表情,莫小白低咳一聲:「這裡還不算安全,有什麼話,等回到我領地再說。」

「好。」

柏樺林和阿獃都知道莫小白的意思,幾人雖然已經遠離副本開啟點,但難保周圍沒有別的玩家,真和那些玩家糾纏上,多少都是個麻煩事。

四人或騎馬或步行,又走了小半個時辰才回到大夢村。此時大夢村除了夜巡鄉卒外,已經看不到其他村民在戶外活動。

領著幾人走進男爵府邸,特意讓楊志和阿獃同住一間大客房,莫小白便帶著三個白銀寶箱回後院歇息。

機會他已經給阿獃了,但若阿獃說服不了楊志,那隻能說兩人無緣。

………

翌日一早,莫小白照例早起,走出後院剛準確去瞧瞧早晨刷新的流民,就見阿獃帶著楊志走了過來。

兩人對視一眼,眼底都有幾分笑意。

莫小白是恭喜他成功收服楊志,而阿獃也得感激莫小白沒和他爭。要是莫小白橫插一杠,他根本沒半點優勢。

兩人一同走出府邸,阿獃當即開口:「我是來告辭的,另外我聽說嶺石礦那邊你在副本前也撤回來了,需不需要我幫你組織人手開採?」

「暫時不急,前期開採了不少嶺石,我這還有剩餘。你先安心把雇傭兵發展起來,多和周圍其他領主接觸,畢竟傭兵需要人脈,你也不希望只能依靠我給你提供穩定的訂單吧?」

「嗯,這個我知道,但現在大多玩家還是起步期,想找合作領主比較困難。」

「一步一步來嘛,其實你已經領先很多了,等大家領地都陸續升到三級村落以上,到時慢慢的都會有雇傭需求。」

聽到莫小白提起三級村落,阿獃馬上問道:「你的村子早就升到了三級,接下來就是建鎮吧?需要我們幫忙嗎?」

「從村級升到鎮級並沒那麼簡單,就是我也得為名望和聲望頭疼,如果你知道哪裡有增加聲望的任務,可以把信息賣給我,我出價你知道的,不會讓你吃虧。」

「都已經是盟友了,還談什麼賣不賣的,我會幫你留意這方面的信息,有消息就通知你。」阿獃點頭答應,與其和莫小白交易,他更希望能鞏固雙方的盟友關係。

這個忙,他肯定得幫。

把阿獃和楊志送出大夢村,回來時剛好碰上流民刷新。

「咦?今天居然刷了船工?」莫小白原本並不想過問一旁李績對這群流民的安排,但一眼掃過後,卻不得不頓足。

之前大夢村一直沒有出現的職業領民,居然刷新了!

A級資質的船工!

「有了A級船工,那三翼船塢就可以開工使用,這可是件大喜事。」

腦海中的高興念頭一閃而過,莫小白立刻走向正扭頭打量周圍的A級資質船工『陳浩』:「敢問先生,可是精通制船的陳匠師?」

「某是陳浩,閣下是?」

「我就是大夢村的領主,這片領地的主人,歡迎你們來我大夢村定居。」莫小白呵呵一笑,隨後開口:「匠師既來,可算解了我心頭的燃眉之急。」

「大人,此言何意?」

「我大夢村如今人口數千,卻無一人可助我督建船隻。加之我手中亦有昔日春秋時的三翼船塢,只缺像先生這般的巧匠,讓春秋戰船重現於世。」

莫小白開口解釋了一句,陳浩聽完后馬上露出詫異神色:「可是昔日吳國的三翼戰船?」

「沒錯,就是吳國的戰船。」

「不想大人竟能尋得此等珍寶,真是,真是」陳浩聽罷立刻驚嘆,但話說一半卻又停了下來,臉上的興奮很快就被落寞給取代。

「匠師這是怎麼了?」

「不瞞大人,您也知道某乃陳姓。此姓通『沉』,乃船工之大忌,我昔日易姓學藝十數載,原以為船藝學成,改回本姓后可有一番作為,但渾噩四五年光景,卻無一家船商願請我制船。」

陳浩苦澀搖頭,抖了抖自己的兩袖清風:「陳姓與水不合,某這輩子怕是造不了船了。」

姓陳,所以犯忌諱?

莫小白一聽這話,馬上醒悟過來。

剛才自己也是高興過頭,居然沒注意這點。

在位面沿海地區,很多地方都有這種不成文的習俗,像『陳』、『程』、『辰』等姓,又或者名字帶『沉』字諧音的,都不允許乾和船有關的活。

造船不行,出海更不行。

但作為從水藍星來的玩家,莫小白卻很清楚。這種習俗本身就沒有任何道理,更不存在什麼『不祥』的事實。

姓陳又怎麼了?

現在大夢村就這麼一位船工,還能挑三揀四?

莫小白唯一糾結的,是眼前的陳浩雖然資質夠了,但他卻從沒主持過哪怕一艘小漁船的建造。

貿然讓他督造戰船,經驗不足肯定會有紕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