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五十三章 拍賣盛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拍賣盛況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同人競技

「伯儀兄,別來無恙?」

「子頡有一年未見了吧,怎麼今日也趕來了?」

「能不來嗎?我可聽說鄄城出現不世名酒,豈能不來開開眼界?」

「靈芝酒連你也知道了?哈哈,那滋味可是回味無窮,回味無窮啊~」

「伯儀嘗過?」

「有幸品茗,淺嘗小杯而已。」

「能入你蔡伯儀法眼,看來這酒端的不凡吶。」

富麗堂皇的燕舍,大廳中依舊是歌舞昇平。一支非重大節日決不輕易登場的『洛神賦』款款舞動,周圍儘是名士勛貴的笑談。

「程兄此回,怕是要露大臉咯。」

「了不得,了不得,大漢望族十之八九皆已到場,我可是看到了,有昔日蔡大家之後,還有那王氏、衛氏子弟,就連早已避世的荀家人,喏,那邊那位瞧見了吧。」

「往日拍賣也就隨意找個地而已,來的只是三五好友。可不像今朝,居然定在燕舍,瞧瞧那台上的洛神賦,一年也見不著兩回的。」

和一些顯貴勛爵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不同,這次拍賣的『主角們』,此刻只能呆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畢竟和那些士族名門比起來,他們這些藥商之流,原本就上不了檯面。

在這群人當中,程胖子是最開心的,聽著周圍眾人誇讚,雖然更為得意,但卻連忙抬手:「諸位勿要捧殺老夫,此次我受人所託無非賺個噱頭,往後的生意還要大家多多照顧,多多照顧才是。」

「程兄客氣了,日後去了南邊,有什麼難處儘管說,咱們行商艱辛,本就該互相扶持。」

「沒錯,就是這麼個理。」

當一曲『洛神賦』舞畢,一眾鄄城名妓緩步退下,一位頭戴白綸的秀士走了出來:

「諸位有禮了,在下陳叔業,今夜『名葯拍賣』將由我代為主持。」

「名葯拍賣的規矩,各位身旁都有一本小冊子,上面寫的十分清楚,我不再一一表述,下面請上此次拍賣的頭件拍賣品,來自御寶藥行的『萬金散』。」

秀士右手一招,很快就有侍女托著托盤款款而行來到台前,掀開紅布后,眾人都能看到一支敞開的紫檀木盒。

「萬金散流傳已久,乃是御寶藥行的珍品藥劑,因製藥過程繁雜而用藥高昂,每年拿出拍賣的也只有這一小份。此寶葯有服用后立即止血生肌的奇效,平日服用亦能強健體魄,想必在座諸位比我更了解。」

「現在開始拍賣,起拍價20金,每次加價不得少於10銀,各位請出價吧。」

秀士說完,立刻有人報價:「20金30銀。」

「20金50銀。」

「21金80銀。」

………

隨著拍賣正式開始,雖然坐在前頭的一眾大漢士族子弟依舊巋然不動,但一些經常參加名葯拍賣的人卻忍不住先後出手。

他們都明白,最後的壓軸品輪不上他們,自然是先撿前面的好東西拿下,至少不會白來一趟。

而依舊呆在角落的群商們,一個個的也都顧不上說話了。

全都盯著拍賣大廳,看著一件件拍品或低或高的價格被人買下,拍出高價自然高興,低價的只能遺憾搖頭。

程胖子坐在這夥人中間,倒是有那麼幾分淡然。

他這次沒再拿出第二份藥劑出來拍賣,因為一壇『靈芝酒』就能賺足眼球。

隨著時間的推移,十件、二十件拍賣品一一拍出,兩個時辰后,這次拍賣的壓軸大戲總算登常

也是這會,那些懶懶散散的大漢士族子弟,也終於把目光集中在了白綸秀士身側。

「今夜的最後一件拍品,也是本次『名葯拍賣』壓軸品,由程記藥鋪委託拍賣的『靈芝酒』。」

「相傳釀製此酒的大師,乃昔日夏朝酒祖儀狄後人,此番靈芝酒現世,亦是儀家避世千年後首次顯露蹤跡。」

「名酒珍貴,我並未品嘗此等絕世珍饈,所以靈芝酒的功效,恕在下無可奉告。但此釀已得多位名士尊崇,想必足以位列大漢珍釀。」

「起拍價600金,每次加價不得少於10金,諸位貴客,請吧。」

幾乎是在秀士話音落地的瞬間,廳堂內就響起了第一個叫價聲:

「650金」

緊隨其後,又有不少人叫價:

「680金」

「710金」

「730金」

「800金」

眨眼的功夫,靈芝酒的價格就飆升到了800金!

這個價格,已經是當初莫小白和程胖子約定好的價格。

「儀家祖傳,我蔡衡可不會錯過,850金。」

「伯儀兄這話有些過了,好酒怎能獨享?讓與小弟如何?我出880金。」

「王氏子弟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謙遜?我張堯出910金。」

「嘶~留侯後人也來了嗎?這可不好辦呢,只是靈芝酒真讓不得,祖父要我務必帶回,940金,我崔家出了。」

「荀奕,1000金。」

隨著一道道加價的聲音傳開,坐在後頭的程胖子,整張臉都笑開了花。

能這麼熱鬧,才不枉費他先拿出一小瓶靈芝酒給這些大族子弟品嘗啊!

而且拍賣價格漲到如此地步,他再去大夢村見莫小白,也算有了底氣。否則首次拍賣價格不足800金,他自己都沒臉提下次拍賣的事。

然而當眾多士族忙著先後報價時,賓客席位的左側卻有人在竊竊私語:

「子宜兄沒必要現在叫價。」

「嗯?」

被旁人稱呼為『子宜』的青年聞言皺眉,目光看向身旁,多少有些不解:「大家都在爭,我衛家怎能不出聲?」

「你想想啊,那什麼程記藥鋪,他何德何能居然拿得出這等儀家名酒?咱們要爭的話,不該去爭這一小壇,而是那位儀家後人。」

「唔,不妥,你我對鄄城不熟,怕是很難尋人。」

「拍賣結束后,程記老闆肯定會去儀家,我們只要盯緊程記,不難找出真正釀造靈芝酒的大師。」

「你說的有些道理,那這壇靈芝酒就讓那幾個好飲之徒去爭吧,我若找到儀家,何愁沒靈芝酒。」

青年連連點頭,緊接著又說道:「這次你我幸苦些,一同盯緊程記,只要這事辦妥,等我回去后,就可以勸父親把一部分衛氏商鋪交由你來經營,你應該早就盼著這天了吧。」

旁邊說話的人一聽,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激動:「多謝子宜兄,我一定全力幫你,把儀家帶回青州。」

就在兩人交談的空當,靈芝酒的叫價也達到了頂峰。

同一時間,坐在最前排左端,至始至終從未開過口的男子突然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