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七十一章 入夜(第一更,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入夜(第一更,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之前不提,郭淮是擔心會讓這些從沒在現實世界經歷過戰鬥的居民受到影響,現在經歷了這麼長時間的戰鬥,大家也都知道了這些惡獸的特點,對戰鬥的要求自然需要提高。

來到門邊望著差不多被清掃乾淨的地面,中年警員深吸了口氣:「再休息五分鐘,大家一起出去再干一票。」

「警官,我帶他們來了。」郭淮剛說完,遠處卻傳來的一聲高喝:「你們還在嗎?這邊霧氣越來越濃,快看不清了。」

「我們在,你們過來吧。」郭淮開口回應,說完沒過一會,就看到五六十人帶著各種各樣的神色走靠。

等這群人過來,郭淮的目光立刻看向自己搭檔:「小孔你把該注意的告訴他們,剛才和我一組的出來,咱們要回到戰鬥位置上去了。」

「走吧,干它娘的1

「歇了會,現在也算有點力氣,走吧。」

「開工開工,趁著人多,可以多擊暈一些,希望能順利撐過48小時。」

幾位或坐或靠的居民先後起身,莫小白也拎起塑膠長棍跟在郭淮身側。

現在大家終於明白,為什麼他選擇的武器是塑膠棍。

塑膠棍又長又粗還有彈性,從物理學角度分析就是在接觸到擊打目標時,動力勢能會形成多次震蕩,更容易傷到野獸的皮下神經組織。

當莫小白等人回到之前戰鬥過的位置,周圍倒地昏迷的惡獸已經被它們的同伴給帶走,其他人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會治療好了回來報仇,但莫小白卻清楚,只要這些受傷的惡獸回到深淵祭壇,至少得經歷五天以上的洗禮才會出來。

到那時雖然出來的會是二次洗禮的惡獸,但自己等人早就重新進入位面。

就算有危機,也將會保留在下一次『更新』。

至於下一次『更新』要怎麼應對,莫小白自己都沒去想那麼遠的事情,只能先把眼前的難關過了再說。

當一聲聲獸吼喘息逐漸傳入耳內,雖然周圍霧氣越來越濃,但莫小白卻一點都不慌。

前世能夠生存十五年,哪怕他只是個很普通的位面玩家,其實也掌握著一些關於生存的技巧。

眼睛慢慢眯成一條細縫,將自己的視力降低到最弱,卻又不至於眼前一片漆黑。同時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耳側,擯住呼吸仔細聆聽周圍每一秒的動靜。

「唰~」

一道輕微的風聲刮來,莫小白看也沒看直接向右側旋轉步伐,同時將長棍遞向左手,猛地向上挑起。

「吼~」

痛苦的嘶吼聲在這一刻傳開,眯著眼睛的莫小白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他知道自己打中了惡獸的左前肢軟關節。

「我的戰鬥方式,或許不像李廣那樣進退有度、攻守兼備,但我追求的本身就是快、准、狠。」

「這是前世賴以生存的法寶,怎麼可能說丟就丟1

一擊得手,莫小白沒去追擊,反而向前方大跨一步,同時雙手用力將長棍舞起。只聽見『砰砰』兩聲,又有兩隻惡獸被莫小白掃飛。

混戰!

人與獸之間的死亡搏殺!

前世莫小白也是在經歷了幾次逃難和戰鬥,才逐漸掌握這種耳聽技巧。

現在不同了,論起對付這些惡獸的經驗,莫小白自信整個星球都沒有比他更了解的。

這就是莫小白敢下綠,從前世帶回來的,最寶貴的戰鬥記憶。

………

滴答~~滴答~~

時間,依舊在不停的轉動。

當夜幕降臨古寧城,再次回到鐵門內的眾人已經累的連喘氣都不想喘了。

「莫小子,頂得住嗎?」

之前還面不改色的郭淮,這會全身上下都已濕透,不是求生的慾望在支撐,這會他也該倒下了。

「還行,哈~」

廢了吃奶的勁才擰開礦泉水瓶,莫小白直接就往頭上澆。這麼惡劣的戰鬥,他真的很久沒體會過,同樣累的不行。

手裡原本嶄新塑膠棍,這會也是傷痕纍纍,看上去就跟服役十年了似得。不過莫小白卻抱得很緊,因為這是他的武器,戰鬥的依靠。

「柳子豪,你背上傷太重了,必須回家休息,紗布包紮是沒用的,還是會出血。」

「姐,你就幫我包吧,就剩一天半了。」

「你站在這裡我怎麼給你包紮,你必須安靜躺著。現在不是你逞英雄的時候,你給我回家好不好?」

就在莫小白澆完一整瓶水的空當,不遠處的後方突然傳來口角。發生爭執的是那位外科主任柳敏,和她的弟弟。

柳敏看著倔強的弟弟,既心疼又生氣:「我在這裡給大家治療,我能幫你們當中很多人保住性命,我弟弟現在受傷這麼重,難道要我看著他死在我面前嗎?子豪你聽話行嗎?上樓好好休息,剩下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的。」

聽著柳敏所說,再看他弟弟後背被惡獸撕開的口子,在場眾人都沒了聲音。

只是其他人沒有出聲,柳子豪卻苦笑:「姐,從小到大都是你照顧我,現在受傷了還是你給我包紮。我可以聽你的,回去好好躺著,讓他們保護我們。可姐你想過沒有,如果有一天他們不在了,沒人能保護我們姐弟的時候,我這麼一個戰五渣,怎麼才能讓咱倆從這些怪物手裡活下去?」

「我如果現在回去,以後肯定得等死。既然是要死,我情願選擇留下來拼一次。這個道理大家都很清楚,眼下齊心協力一起戰鬥,總好過未來獨自逃亡。」

「給我包紮吧,你不是每年都叫我獻400cc嗎?今年我還沒獻,就讓它流出來吧,我肯定死不了。」

流子豪說完,就靜靜的坐著等待姐姐給自己包紮。

瞧著柳敏一邊落淚一邊纏紗布,周圍很多人都轉過視線,根本不想去看。

在場唯一內心毫無波瀾的只有莫小白,倒不是他冷血,而是類似的畫面已經看過太多次,神經都看麻木了。

「吼~」

歇了不到四五分鐘,獸吼咆哮再次傳來。這次靠近的野獸,已經不再抱著鐵門撕扯,而是發動一次次兇猛的撞擊。

「砰~」

「砰~」

「砰~」

看似堅固的鐵門,在這一道道兇猛撞擊聲下,顯得搖搖欲墜。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