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七十四章 猜硬幣(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猜硬幣(第四更,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女生小說

「郭哥,你受傷了?」

「小傷,沒什麼大礙。X23US.COM」見自己的搭檔詢問額頭傷勢,郭淮擺了擺手回應一句。

隨後掃視周圍一圈,開口道:「扛了十幾個小時,估計大家體力都差不多到極限,我們現在輪流休息,後來的那一批先守夜,其他人都去歇會,大家最好祈禱沒事,現在我們誰都經不起折騰。」

郭淮說的很合理,在場眾人沒誰反對。

見第一批幾十人離開,郭淮也望向莫小白:「小莫你也隨便在附近找個房間休息會,你是我們這裡最累的。」

「我沒事,靠在這就能休息。」

莫小白抱著長棍靠在一棵綠化樹下,點頭道:「倒是老郭你,去處理傷口再歇會吧,這邊我盯著,有事就喊你。」

「行,我先去洗下傷口。」

郭淮說去洗傷口,就是只洗傷口。簡單沖洗處理后,就從柳醫生那邊走回莫小白身側,一屁股坐下從口袋裡翻出個錢包。

借著手電筒的光,打開就能看到一張照片。

不過郭淮拿出錢包並不是為了看照片,而是掏出一枚硬幣。

「來玩個遊戲怎麼樣?」

「哦?」

莫小白稍稍挑眉,他知道郭淮說的遊戲是什麼。

一個很幼稚的遊戲……猜硬幣。

在前世,莫小白就知道這位大叔會用這種方式釋放壓力,據說這個習慣還是他的寶貝女兒給他養成的。

「來猜猜看,今晚上還會不會有別的麻煩,字代表有,國徽代表沒有,你選哪個?」

「你讓我選,我當然選沒有。」莫小白聳肩,反正閑來無事,也就陪著這位幼稚大叔玩玩了。

「好,看清楚了。」

郭淮右手夾起硬幣往上一彈,再用左手將硬幣蓋在右手手腕上:「你再猜猜,會是哪面?」

「肯定還是國徽。」

「真的?」

「嗯。」

「不改了?」

「老郭你平時就這麼逗你女兒的吧?有夠無聊的埃」莫小白無奈搖頭,努嘴道:「開吧,要真是字,我覺得不用我動手,他們就會想殺了你的。」

「聽你這麼說,我都不敢開了。」郭淮哈哈一笑,隨後揭開左手掌心,露出了裡面『國徽』背面圖案。

「看來還是你猜得准,來來來,再來猜猜別的。」

「你還是找別人玩吧,我打算睡會了。」

莫小白搖了搖頭,直接拆穿道:「別以為我不知道,大叔你玩這個,應該能做到想要哪面就能彈出哪面了吧。」

「哈哈~我就這麼點家底,也被你發現了啊,你小子果然對我胃口。」

你那點家底,我當然都知道!

要是這點都不知道,那真對不起上輩子一起經歷過幾回廝殺戰鬥。

眯著眼睛靠在樹下休息,不知是因為獠牙惡獸已死,還是猜硬幣真的有效,莫小白只覺這一覺睡的特沉特久,直到鼻子有些發癢,才抬頭打了哈欠。

一睜眼,就看到自己妹妹站在自己面前,手裡還拿著根狗尾巴草。

「小悠?你怎麼下來了?」

「老媽帶我下來的,這個給你。家裡沒有別的了,只有炒飯可以吃,還有一瓶牛肉醬,我也帶下來了。」

莫小悠說著把藏在背後的左手伸出,遞給了自家大哥一個裝著餐盒的手提袋。

「小不點謝謝了哈,還知道給我送飯。」

打開餐盒,裡面就是一份白的不能再白的炒飯,沒雞蛋就不說了,連點醬油都沒有。

不過即便如此,莫小白也不挑。

打開牛肉醬,就這麼端著餐盒狼吞虎咽。

和莫小白一樣,周圍居民手裡或多或少也都有各自的食物,掃了眼大家的狀態,再抬頭看看天色,莫小白差不多也就清楚,後半夜應該沒發生什麼。

就在莫小白正吃著的時候,剛醒眼並沒見著的郭淮從門外走了回來,拍了拍手開口道:「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南面的軍區部隊有一個團駐紮進入咱們這邊,昨晚後半夜是他們在大橋那邊布置了防線,我們才能睡個安穩覺。」

「真的?」

「就是昨天廝殺剛開始前那會,在南面弄出地震巨響的部隊?」

「他們真過來了?」

「這下我們應該沒事了,有一個團在前面布防,怎麼著也不會再漏幾百上千隻惡獸到我們小區。」

「所以接下來的一天,咱們這裡是安全的?」

聽到郭淮帶來的消息,眾多小區居民紛紛驚喜抬頭。昨天是迫不得已拿起武器,要能得到真正安全的保護,他們可不會選擇自己去和惡獸廝殺。

看著周圍大家的興奮神色,郭淮自己也很高興,只是在走靠綠化樹,見莫小白依舊在專心對付炒飯,不由問道:「你小子,就一點都不驚喜?」

「驚喜,當然驚喜,至少這次我們不用再去拚命了。」莫小白咽下一口炒飯,搭腔回應了一句。

「這就對了嘛,回去休息吧,等倒計時結束就可以去位面了。」郭淮再次拍了拍莫小白肩膀,隨後走向警車:「這邊不需要我們幫忙,我得先回去,有機會再見。」

「好,來日再見1

莫小白朗聲答應,同時起身把餐盒放回手提袋,朝另一邊正幫忙遞水的莫母說道:「媽,咱們也上樓吧。」

「好。」

莫母聞言點頭,把手上的礦泉水發完后立刻轉身,牽著莫小悠和自己兒子一同回家。

剛一進門,莫母就一把揪住兒子的耳朵:「你這小子,你昨天都幹什麼了?我可聽那些人說了,一個人引走最厲害的怪物,你小子是怎麼想的,這麼逞能做什麼?不知道媽和你爸擔心你啊?」

老媽突然偷襲,莫小白想躲也沒地躲,只能咧嘴道:「誒,疼,疼,疼,老媽你別揪我耳朵啊,我是有把握才去的,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一點事都沒有,您還不放心兒子我埃」

「還知道疼?你不是天下第一厲害嗎?你不是位面第一玩家嗎?是不是覺得自己有九條命埃」

莫母之前一直忍著沒在下面『動手』,就是顧忌兒子的顏面,現在關起門來在自己家裡,她可不管那麼多,一把揪住怎麼可能鬆手:

「就知道逞能,就是要幹些危險的事,水藍星少了你就不會轉了?你一個人厲害,能比的過一個部隊?老老實實呆著等部隊過來保護我們不就行了,非要下去充英雄,你知不知道英雄都是短命的?」

莫母也是氣極,又狠狠揪了兩把才鬆手放開。

重獲自由的莫小白十分無奈,但有些事他還是得告訴二老以及小不點:「老媽呀,你真當部隊是萬能保護傘?是,他們現在從南面城區邊緣撤回來,的確可以保護我們接下來24小時安然渡過。可你們想過沒有,這次他們放棄了大橋以南的所有城區,下次會怎麼做?」

「水藍星只會越來越危險,和以後的危機比起來,昨晚的事不過是道開胃菜罷了,正餐都算不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