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七十六章 世家亂(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世家亂(第一更,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女生小說

「子尼,現在咱們大夢村內有多少高資質未轉職領民?」回到男爵府把國淵找來,莫小白立刻問出了他想了解的問題。

「主公所說高資質是?」

「至少也要有B級資質。」

「恐怕不是很多,大約只有不到50人。」

國淵自從掌管大夢村政務,第一件事就是人口戶籍調查,現在他雖然說不上把領地所有人名都倒背如流,但大體信息卻都印在了腦子裡。

不到50?

也就是說哪怕加上像陳浩、儀容他們這些職業領民,大夢村擁有B等資質以上的領民,依舊算不上太多,可能不滿一百人。

這還是經歷了幾次加成才有的成果,真換做普通青銅級領地,或許連這個數字的一半都達不到。

「暫時有幾十個人也夠了,我新發現了一件事要和你說。」

莫小白稍稍點頭,很快就把大夢村領民可以進入『官渡副本』的事情說了出來,同時也把星盤副本的作用簡單講述了一遍。

「事情就是這樣,你這次先挑出十人,盡量挑智力、福緣比較高的出來,我要把他們送去『官渡之戰』副本。」

「主公竟然還有此等神通?」

作為從官渡戰場出來的NPC,在國淵的記憶里,官渡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莫小白居然能把人重新送回官渡,在那個時期去各地拜師學藝。

這種逆天的行為,國淵怎麼想都覺得莫小白驚為天人。

逆轉時空,非人力可為啊!

這也多虧國淵的老師是鄭玄,而鄭玄對星象還是有些研究的,國淵雖然沒得到那方面的真傳,但好歹略知一二。

所以他才能勉強接受莫小白的說法,不至於一個勁的問東問西。

知道事情緣由,國淵的動作並不慢。莫小白上午才和他說,中午之前就領著十人來到自家主公面前。

將十人帶去傳送,莫小白免不了一番耳提面命,眼看十人隨著傳送光環消失,莫小白嘴角不禁上揚,只要十人當中有一半轉職成功,對大夢村來說都是不小的良性刺激。

………

四五日的時間,一晃而過。

遠在大野澤以北的濟州東城,一名充當信使的兵卒從大夢村快馬趕來,沒來得及歇腳,便問清崔府方位找上門去。

『~』一通敲門,沒一會就有僕從將門打開:「你是何人?可知此處是哪家府邸?」

「某從大夢村而來,主公命我將你們家公子的親筆書信送至。」

兵卒冷聲開口,從懷裡掏出一份疊好的絹帛,遞給面前僕從:「此信乃是你們府上崔儀公子所寫,你最好將它儘快拿給你們家主。」

「告辭1

信使兵卒說完,便轉身牽馬離開,根本沒給僕從再問的機會。

而那崔府仆雖然覺得奇怪,但卻不敢耽擱,轉身走回府內,趕忙將書信交給家主崔雍。

崔雍聽到是小兒子崔儀的書信,原本也不太在意。畢竟他兒子有不少,而且小兒子天生喜歡到處遊歷,估摸著又是在什麼地方做客才想著回封信。

然而當崔雍把絹帛打開,逐字逐句的看完家書內容后,臉上的隨意色彩早已消失,取而代之是陰沉、狠戾和一絲絲憤怒。

「砰1

右手捏著絹帛,崔雍一拳頭錘在案桌上,惹出一聲巨響。

邊上的僕從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家主的神色,怕是小公子又惹到家主生氣了。

「送來我兒家書的信使呢?」

「這,這他,好像走了。」僕從一個激靈,連忙低聲回答。

「去給我追,不,你去給我把他請回來,態度要好一些,就說我感謝他送來我兒家書,請他留宿一夜再走不遲。」

「可,那人,他他騎著馬,怕是」

「怕是什麼?就算此刻出城了你也要給我把人請回來,請不回來你自己也別回來了1崔雍怒哼一聲,當即拂袖走出廳堂,又招呼另兩位門外僕從:「去給我把老二,老三叫來,我在書房等他們。」

隨著崔雍帶著一臉怒氣離開,之前送信進府的僕從無奈搖頭,趕忙小跑出府。他進府也沒耽擱太多時間,現在趕緊出去追,或許還能找得著人。

然而崔雍和僕從並不知道,信使兵卒此刻根本就沒想離開,牽著馬不緊不慢的在街邊走著,時不時還回頭瞧兩眼。

在他離開大夢村的時候,軍師是有過吩咐的。

先佯裝離開,崔家肯定會追出來,屆時再假意推諉一二,便可回去崔府。

信使兵卒完全是按照郭嘉的說法去做,所以當僕從追出后,他假意拒絕了兩句,就在僕從的數次相邀下,勉為其難的點頭返回。

「信使一路車馬勞頓,可暫且歇息一會,我家主公馬上就來。」

「好。」

當僕從將大夢村信使安頓在府內客房時,崔家家主崔雍以及他的兩位弟弟,已經坐在書房,看完了整封家書內容。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1

最先開口的是崔雍的二弟崔烈,原本就是一副豪放模樣,此刻更是青筋緊繃:「他衛家當我們好欺負不成,竟然敢在我們濟州蓄養匪寇。」

「家書沒有問題,的確是儀兒字跡,可他如何會落入大夢村領主手中?他又是從何得知那劫掠商道的匪寇出身青州衛家?」

崔勉身旁,更加年輕一些的崔允皺眉思索:「數日前州牧派人來報劫道匪寇已除,其中就有提到那位男爵領主。此時濟兒居然身陷大夢村,那邊怕是不會輕易放人。」

「他敢1

「他有何不敢?他是正兒八經的男爵身份,又是在封地抓的人,我們能拿他怎樣?說不得還得感謝他,為我們清除了大野澤水匪。」

崔允瞥了眼自己二哥,隨後看向家主位置上的崔雍:「大哥,衛家壞了規矩,我們自然不能忍氣吞聲,但此事非比尋常,是否動手還須斟酌。」

「嗯,我已命人將大夢村信使追回,他既從兗州出發,想來應該是先來濟州再去青州,具體細節待會一問便知。」

崔雍稍稍頷首,隨後狠聲咬牙:「至於衛家,他既然不講情面,休怪我翻臉無情。早就想把衛家在城內的商鋪拔出,我看此次就是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