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八十一章 少個斷案高手(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 少個斷案高手(第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目送老縣丞領命離開,莫小白才緩和了下自己的表情,苦笑道:「諸位,這次咱們碰上的事情,真有些棘手了。」

郭嘉望了眼灰須老頭離去的方向,隨後也笑道:「主公故意調走縣丞,可是有其他事要和我們說?」

「是有事要說,而且這事必須靠你們來處理。」

將副本信息在腦海中再次過濾一遍,莫小白開口道:「我們現在對這個子烏縣幾乎一無所知,但如今前任縣令已死,子烏縣的事物都要我們來辦。其中重中之重就是戶籍和各項稅收,這裡頭肯定有大漏洞,待會等其他縣衙屬吏到齊,國淵你就去給我查這事。」

「另外剛才你們也聽到,子烏縣尉帶兵出城巡查匪寇。聽上去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我還是無法信任他們,所以待會我要再立一名縣尉,由懋功你來擔任。我帶了糧食和金幣過來,由你重新招新兵編隊,不求他們多能打,至少得有點行伍的樣子。」

「我們只有五天時間,不但要查出被城外匪寇劫走的稅收,還要把縣令的死因查明找出兇手,對了,奉孝你們幾位當中,可有人擅長斷案?」

斷案!

既然副本涉及到了前任縣令之死,莫小白覺得要做完任務,肯定繞不開斷案。

然而尷尬的一幕出現了,文武並立、人才濟濟的大夢村,還真就沒誰是以緝兇、斷案聞名的。

郭嘉、李績等人各自對視了一眼,都默默低頭沒有開口。

他們有治理一地的能力,也知道斷案是個什麼流程,可要真讓他們具體負責查明死因真相,就算是郭嘉也只能依靠仵作或者證人提供信息,更深入一點的探查方式或者斷案技能,他郭嘉是不具備的。

郭嘉不行,國淵不行,李績、李廣更不行。

至於董甄,自從坐下后就老神在在的眯著眼睛,一副『你們聊你們的,本姑娘只負責拉高一點團隊顏值』的模樣。

幾人坐下又等了一會,縣丞才帶著不少人走了進來。分別有負責佐吏們績效考核的功曹,管理檔案文書的兩名令吏,還有縣內監獄的典獄長獄掾,負責車馬政的廄騶,以及管著縣庫的倉吏三人。

等這群縣衙佐吏到齊,莫小白低咳一聲掃過幾人:「如今除了縣尉出城未歸,其餘該認識的,現在都算見過了。前任縣令意外遇害,你們各自都有什麼看法,不妨說說。」

莫小白是兩眼一抹黑進入的副本,哪怕一點都不信任這些副本NPC,可第一手資料還得從他們身上來拿。

只是莫小白問完后,眼前近十名縣內大小官吏居然沒一個吭聲的。

等了五六呼吸都沒人回應,莫小白雙眸一沉:「老縣丞,還是你先說說吧。」

「回稟大人,周縣令之死,端的是奇怪異常。」

「怎麼說?」

「周縣令大約是在深夜丑時,死於城西的一處酒樓內,直至天亮后才被人發現。我等也曾仔細搜查過,但未見人證,行兇器物也沒尋著,甚至死時連慘叫聲都沒傳出,如今兩日已過,兇徒何在怕是無從查訪了。」

老頭里啪啦說了一大堆,莫小白聽完總結后就幾個字。

人證沒有,物證沒有,有用的口供更是妄想。

好吧!

自己也是夠倒霉,碰到了個這麼麻煩的副本任務。

「這麼說,老縣丞覺得此案無法細查?」

「不是老朽推諉,實則查無所查了。」

「那好,既然縣丞年老力衰,已不堪查案重任,從今日起便回家等候郡守大人的另作聽用,子尼你來接任縣丞一職,先給我查清楚,這座子烏縣內究竟有多少兇徒。」

莫小白從來就沒指望這些副本NPC能幫自己幹啥事,當下順水推舟罷免了縣丞。雖說按照律法縣丞罷免需要朝廷宣令,但此刻副本空間內莫小白就是最大的官,至少在五天時間內他可以隨意動用手中權利。

不把自己的人放上重要崗位,這破任務估計做一年都做不完。

專斷獨行下達了第一道人事認命,莫小白立刻望向獄掾:「你管著一縣緝兇事宜,縣內有哪些兇徒你最了解,你可願意輔助子尼辦好此事?」

「卑職領命1

見莫小白說罷免縣丞就罷免縣丞,獄掾這會哪能反對,立刻出列抱拳答應。他想的很明白,反正自己只是幫忙,查不查的出來和他沒半毛錢關係。

見獄掾學『乖』了,莫小白點頭繼續道:「尋常縣城,有一名縣尉足矣,但我看子烏縣亂象頗深,一名縣尉怕是不夠,今日我再設一員縣尉,由懋功擔任,負責招募新兵、整頓城內治安,別的我不管,至少要做到讓百姓敢在街面走動,而不是呆在家中人心惶惶。」

「喏1

「你們各自開始幹活吧,另外給我備馬,帶我去那家酒樓看看。」莫小白說完便起身走下主位,將自己的須彌袋交給李績后,直接拂袖走出大堂。

帶著郭嘉、李廣與廄騶一同乘馬來到一棟名為『春麗』的酒樓,莫小白邁步走進就發現,這地方哪是什麼酒樓,分明是座青樓。

一縣長官也逛這個?

太明目張了吧!

此時青樓已經暫時停業,當莫小白到來后,所有的小姐姐們一字排開,全都神色緊張的望著這位新來的縣令大人。

「你們不用緊張,我今日來只是問些事情,如果能順利查明緣由,你們這酒樓,呵呵,也能重新開張。」

莫小白一屁股坐在一張胡凳上,努嘴道:「是哪位最先發現周倚屍體的?站出來讓我見見。」

「是,是奴。」

一位看上去不過二八年華的淡妝女子上前挪了一步,低聲道:「那夜,縣令大人並未讓奴服侍,奴在子時便出來了,第二日一早回房,卻,卻」

「卻什麼?看到周倚死在屋裡?」

「是的,大人。」

「你還記不記得,當時看到的情形?比如他倒在哪個位置,身上又有哪些傷口?」

「記得,奴記得,當時周縣令是倒在屋內桌案邊的,血流了一地,腦袋上被刺了許多小孔,就連身上也有。」

聽著這位小姐姐的供述,莫小白摸了摸下巴:「什麼小孔?多小的孔?」

「像,像是木箸那麼細。」

「哦?」

莫小白聞言挑眉,從座位上起身:「你膽子也是夠大的,帶我去看看那房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