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八十四章 撥開迷霧(補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撥開迷霧(補更,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科幻小說

「嘔,咳咳咳~」

看著把筷子重新取出后,低頭不停乾嘔的董甄,莫小白的確是被她的想法給驚住了。

死人還能這麼喂飯?

看上去,是很有可能實現的。

就是這個過程,讓人不由自主的容易想歪埃

「君心你剛才直說就好了,何必自己試給我看,木箸插入深喉很不好受吧?我去給你倒碗水喝。」

莫小白說完,就走進屋內倒了碗水遞給董甄。董甄吞下一口馬上又全都吐了出來,吐完后似乎才好轉一些,開口道:「好不好受,大人自己試試不就知道了?」

我試?

這個,還是免了吧。

莫小白嘴角扯動,擺手轉移話題:「你要告訴我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雖然飯粒是在丑時下肚的,但那時周倚是死是活,完全是個未知數,對吧?」

「是的。」

「既然死亡時間已經無法確認,那某些人的不在場證明,可就做不得數了。」

莫小白現在是真要感謝董甄,不是董甄突然來這麼一次神助攻,他就是想破腦袋,都不可能想到人死後還能吃飯。

「君心你先休息,我去找郭嘉他們商量這事接下來要怎麼辦。」

知道了整個案件的一大破綻,莫小白也顧不上什麼吃早餐了,奔向郭嘉暫住的客房,把人從屋裡直接拎出來。

「主公,這才什麼時候。」

郭嘉一向是不到八九點不起床的懶貨,眯著眼睛被莫小白拖出房門,看了眼天色,又開始打哈欠。

「別睡了,這麼多人就你還在睡覺,剛才君心有了新的發現,已經可以證明,周倚不是那晚丑時后才死的。」

莫小白拽著郭嘉開口解釋,聽到主公這麼說,原本還犯困的郭嘉先是一愣,隨後愕然:「那周倚並非丑時死的?又會是什麼時辰?」

見郭嘉露出意外表情,莫小白立刻把董甄剛才說的那些重複了一遍,只是省略了親身示範的過程。

不過即便沒有示範,郭嘉也聽明白了。

能吃飯的不止活人,死人也可以!

「兇手處心積慮製造虛假證據,奉孝你覺得我們要從哪下手將其找出來?」

「主公,先不急於尋找兇手。」

郭嘉聞言搖頭,皺眉凝思了片刻才露出一抹狐疑:「飯或許是死後喂得,但喂飯的兇手當時一定在場,可按照酒樓眾人的說法,丑時是沒有人進出過那個房間的,兩邊的時間依舊對不上,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當時的確是丑時,但酒樓內所有人都誤以為那時並非丑時。」

郭嘉說出這句拗口的話后,眼底亮彩不斷閃爍:「嘉明白了,從時間上動手腳,不單需要用喂飯的手法,還需要更夫的配合。只有讓更夫將丑時誤報為子時,甚至是子時之前的時刻,這個給死者喂飯的舉措才能真正起效。」

當死亡時間的確認被推翻,其餘和時間相關的證據,都引起了郭嘉的懷疑。

毫無疑問,更夫的問題很大!

因為如果更夫按照正常時間來報時,那麼酒樓人至少有人會看到,縣令所呆的房間,在丑時還是有人的。

只有更夫弄假,在沒有掛鐘、手錶、手機的古代,人們才會誤把丑時當子時,從而在不知不覺中,給兇手做了偽證。

「好,我這就讓人把那更夫先抓來審訊1

從郭嘉這得到新的線索,莫小白想都沒想就打算直接開始抓人,只是沒等他扭頭,郭嘉便立刻阻止道:「主公不必在此刻打草驚蛇,只須派人盯緊更夫,暗中探查他平日會與誰往來。另外可再去酒樓,詢問那特製的木箸究竟從何而來。」

「暗中查?」

「不錯,畢竟我等手中並無確鑿證據,與其將董醫師的發現公佈於眾,不如等拿到真正有用的證據,再公開拿人。」

郭嘉的意思很簡單,雖然董甄破解了『死人吃飯』的秘密,但說到底這只是一種猜測,猜測是不能當證據用的。

不如暗中順藤摸瓜,等摸到了『瓜』再出手,到時沒人還能抵賴狡辯。

「那我該派何人去暗中查訪?」

「嘉不才,願再跑一趟酒樓。」郭嘉嘿嘿一笑,毛遂自薦了一句。

「你?」

見郭嘉笑著開口,莫小白馬上也跟著笑了:「查案是假,想去喝酒是真吧?」

「嘉怎敢貪杯誤了主公大事,就是去問問,問問而已。」郭嘉是肯定不會點頭承認的,但他那一對閃爍不定的眼珠,卻已出賣了一切。

「喝酒肯定是不行的,不過你要去,我還是會答應。」

莫小白笑著開口,隨後朝董甄所住方位努嘴:「董小姐的鼻子,比咱們領地的那隻熊獅犬還靈,你就是沾了半點酒腥,也能聞的出來。她可是很討討厭你這種不聽話的病人,小心君心不再給你配藥,你剛剛好些的身子,又得垮成從前那樣。」

一向洒脫風/流的郭嘉,聽到『董甄』二字的時候,臉上表情的確有些不自然,訕笑了兩聲:「那嘉這就去了,滴酒不沾、只查此案。」

「去吧去吧。」

擺手示意郭嘉離開,莫小白又把正在練拳的李廣叫了來,囑咐兩句后同樣讓李廣去查更夫,萬一發生意外,以李廣的身手真指不定危險的會是誰。

安排好了這兩件事,莫小白才晃晃悠悠走向縣衙。

雖說他現在主要是查案件、做任務,但縣衙的日常工作也是要他來完成的,所以回家睡覺肯定不行,只能穿上任務配套的官府回到正堂辦公。

說是辦公,其實也就是處理一縣之地的各種雜事,掃視著近段時間各鄉三老、有秩送來的鄉村工作彙報,莫小白刷刷兩下就給做好了批註。

當莫小白把一些積壓公務處理的七七八八,出去有一個鐘頭的郭嘉總算回來。

「主公,我悄悄問過那『春麗樓』的后廚伙夫,那人已經承認,是他幫雲姑娘,就是那湍女子,削了兩根細長木條。」

郭嘉小跑走進正堂,見到莫小白后立刻稟告:「而且他還看到了雲姑娘去后廚,親手把木條給燒了,時間恰好是周仃醉酒離開,更夫路過酒樓後街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