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一百八十六章 縣尉入瓮(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縣尉入瓮(第一更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當夜幕降臨子烏縣,整個縣城都顯得一片寂靜。

城牆上雖然有火光閃爍,但也只能照亮城門前一小塊平地。

「我聽說,新來的縣令給那些剛招的新卒,每人每月都發三個銀幣。」

「可不是嗎?新任縣令比以前周縣令大方多了。」

「不止是大方,還厲害著呢,大晚上的你們都沒聽到更夫巡夜吧?我跟你說,那更夫已經被抓了。」

「抓更夫幹啥?他犯事了?」

「肯定犯事了,而且還是大事。」

兩三名守城兵卒有一搭沒一搭的靠在城頭說著,就在他們正聊到『更夫』的時候,城外突然傳出嘈雜的腳步聲。

「有人來了?」

聽到城外的腳步聲,三人立刻扭頭望向城下,很快就發現來人也是縣內兵卒。

而他們的領頭之人,正是縣尉何尹。

何尹剛趕到城下,立刻朝著城頭嚷道:「開門,快給我開門。」

「是縣尉大人?」

「廢話,給我把門打開。」

縣城外,身材微胖的何尹坐在馬背上,臉上一片不耐神色:「某聽得消息,新任縣令已將賊首擒獲,這才星夜回城,快給我把門打開。」

「這,縣尉稍等,我等這就開門。」

雖然朝廷有令,入夜後不再開門,但門外回來的是縣尉,幾個小兵哪敢攔著他,點頭答應一聲立刻下去開門。

當城門開啟,何尹立刻帶著手下兩百餘弟兄闖入城內。等幾人走出城門範圍進入兩側街道,何尹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

雖然入夜後城內應該很安靜,但再怎麼安靜也不會一點聲音都沒有。

同一時間,城門已經被守夜兵卒重新關上。

「不對,城內有變。」

「兄弟們,隨我先衝出去1

何尹往前走了兩步之後,馬上勒馬調頭,然後就在他轉身的瞬間,城頭與城牆石梯上立刻湧出了一道道人影。

隨後,兩側街道的房屋內也都跟著湧現亮光,一名名兵卒先後走出。

「何縣尉?你想走哪去?」

距離何尹不遠的一家民房,莫小白帶著李績、李廣、郭嘉等人走了出來,笑呵呵的望著何尹:「這麼急切的想走,是想徹底坐實匪寇的身份?」

「你是何人,休要在此血口噴人1

被突然冒出的上百號包圍在城內,何尹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回身望向莫小白,森冷開口:「現在本縣尉懷疑你就是殺害前任縣令的兇手,兒郎們給我殺過去,為縣令報仇1

「不自量力1

望著沖向自己的一眾縣卒,莫小白面色不變。

二十步

十五步

十步

不過是短短几十米,縣卒衝殺起來並不慢,然而就在他們沖至莫小白面前不到十米的位置時,腳底突然下陷,一個個的先後摔了進去。

與此同時,李廣也動了。

張弓搭箭一氣呵成,連瞄準都不用,利箭就已經飛射直奔縣尉左肩。

只一箭,就把縣尉射落下馬。

至於為何不射殺縣尉,完全是因為莫小白的吩咐,他留著何尹的人頭還有用處。

當何尹摔下馬背,這一場連動亂都算不上的戰鬥很快就進入尾聲。有李績、李廣加入戰圈,再擊殺了幾個何尹死忠后,其他人全都乖乖放下了武器。

對這些縣卒而言,李績和李廣無疑是兩位殺神。

既鬥不過,又逃不掉。

不想送命,就只能放下武器投降。

看著被五花大綁捆到自己面前的何尹,莫小白低笑開口:「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我就是新任縣令,來子烏縣處理你們這些貪官污吏的。」

「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為什麼清楚你會回來?答案也很簡單,你在城外得知的消息,都是我故意放出去的。不論是從縣衙傳至各鄉,又或者是周府派人直接找你,全都是我有意為之,就看你上不上勾。」

「現在看來,你果真沒讓我失望,略施小計你就乖乖回來了,也省的我出城,滿大山的去猜你究竟會躲在那。」

「懋功,把他給我帶走,讓他見見更夫和雲姑娘1

事情的進展,比莫小白想象中要順利,雖然這已經是第二夜,但莫小白估摸著自己差不多能提前完成所有副本了。

當李績壓著何尹和一眾縣卒離開,莫小白才笑著對李廣開口:「這次也多虧飛將了,白天蹲守許久,才換來今夜的成果。」

「全賴主公運籌帷幄,末將奉命行事而已。」

「別謙虛了,還好你盯得緊,我之前是真沒料到周家居然不去探查城內情形,反而先聯絡城外的縣尉。不過現在也好,他既然和縣尉合謀,顯然是脫不了干係的。」

莫小白笑著打趣,隨後搖頭嘆道:「子烏縣的事情,如今大體已有眉目,現在唯一還解釋不通的,就只有一件事了。」

「主公所說,可是那殺人的手法?」

一旁郭嘉適時補充了一句,對此同樣搖頭:「嘉也一直存有疑惑,即便是早有計劃要殺周倚,也不至於將其屍身捅出幾十個窟窿,就算再大的仇,人死如燈滅,實不該以如此手段毀屍滅跡。」

毀屍滅跡?

腦海中晃過四字,剛要轉身回縣衙的莫小白猛地一頓:「奉孝你說什麼?」

「主公,這是?」

「你剛才說,毀屍滅跡?」

「嘉所言有何不妥嗎?如此行徑,與毀屍有何差別?」

「是與毀屍無異,但你說的或許就是真相,毀屍不是目的,目的是滅跡。」

莫小白的腦洞一開,聯想能力也是十分豐富:「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去周府的時候,那管家怎麼說的?他說府內一應事物並非周仃安排,而是那位夫人做主。當時我只覺得奇怪,但周仃看似悲傷過度,我也就沒往下想。」

「現在回想的話,這句話本身就充滿了疑點。周倚和周仃兩兄弟究竟誰是誰?最後誰活著?誰死了?」

周家兄弟,兩人究竟誰死誰活?

自家主公的問題一出,即便計智多妖的郭嘉都難免愕然,同時也回想起了最初聽聞周倚死狀的事。

腦袋、肚子布滿了木簪般的小洞!

如果兇手不是有虐屍的病態癖好,哪怕就一定是在掩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