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百章 耿秉(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章 耿秉(求訂閱)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雞鹿塞南,屠申澤岸。

把小柏、老媽她們送走,莫小白沒再進玩家營地,而是繞過要塞外圍,將整個雞鹿塞從外圍仔細逛了一圈。

要塞牆隘並不算高,充其量也就是五六米。但外圍進出口倒是有不少,四通八達看上去極為方便兵馬調動。

「現在這裡不是咱們漢人的地盤嗎?怎麼也有這麼多胡人?」從要塞西側通道走入,里裡外外都能瞧見不少游牧民族的兵馬,胖子有些理解不能。

「不是北邊游牧民族相互傾軋,咱們哪來那麼多北匈奴的情報?」莫小白低笑一聲,隨後開口:「當年冠軍侯封狼居胥,手底下靠譜的匈奴嚮導騎兵不過百餘,可你再看看這裡的匈奴兵數量,就是給每一隊漢軍配幾名嚮導都綽綽有餘。」

「從古至今,戰場上打的都是信息戰,昔日武帝時期的浴血廝殺,所換來的寶貴經驗,遠比封狼居胥更加重要。沒有當初冠軍侯大膽使用匈奴兵,提高對戰場信息的把握,哪會有之後的封狼居胥?又哪來如今的北地局面。」

「就像眼前的這場戰爭,勢必也會成為東漢以後的戰場教科書。」

莫小白說完,打量四周的目光已經落向旁邊的耿姓大旗。

他現在才算知道,自己是被分在誰手下了。

耿姓大將,應該是征西將軍耿秉無疑。

「是他的話,那就好辦了埃」

莫小白摸著下巴,臉上閃過一抹笑意。

此刻雞鹿塞真正有話語權的大將,就只有竇憲和耿秉,另外中護軍班固地位也算不錯,莫小白之前就估計自己的上司會是這三人當中的一位。

現在看到自己那校場所在西側大營全都豎著耿姓大旗,莫小白心底比較擔心的一件事總算可以放下了。

因為如果是被智腦分在竇憲手下,莫小白想要去干自己的事情,真得小心和他打交道,因為這貨貪婪而蠻橫的性子是滲透到骨子裡的。

對付竇憲,絕不能貿然用白麟馬和靈芝酒進行行賄。搞不好這貨就會見財起意,直接把自己斬于軍中,還能冠冕堂皇的說『明正典刑』。

相比之下,如果上司是班固,莫小白至少能打『班超』這張感情牌,怎麼說都是一家親兄弟,只要把西域的局面說給班固聽,班固是有可能可以被說動,然後放自己走人的。

「只不過上司是班固的話,自己想再撈別的好處幾乎不可能,畢竟班固的地位還是差了那麼一些。相比之下,最好的開局就是在耿秉手下,只要搞定耿秉,或許除了領地九百將士以外,還能從他那多撈些人。」

心底盤算著自己究竟要怎麼脫離『雞鹿塞』,莫小白兜兜轉轉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校場營地,這是校尉的基本待遇,因為在這個時期將位還是很值錢的,校尉一級就是漢軍中上層指揮官。

只是沒等莫小白開口,讓胖子帶他自己的人找地方先歇著,身後就傳來了『噗通』的下馬落地聲。

「敢問將軍,可是我,我李家先,先祖?」

一直跟在鱸魚身後的年輕將領剛一落腳,就匆匆跑向了李廣:「我是李信,昔日僥倖逃過一難的李氏後人。」

李信?

先祖?後人?

年輕將領一開口,直接讓周圍的人全都望向他和李廣。

李廣先是一楞,隨後眼底逐漸浮出驚喜,但驚喜中又浮現幾分局促:「你是說,你是我李廣的後人?」

「不肖子孫,見過先祖1

李信再次行了一份大禮,他剛才看到李廣后突然覺得十分親切,而當他真正來到李廣面前,他馬上就確認了,眼前的中年大將正是他李家先祖。

飛將,李廣!

「看來是智腦設定起作用了,胖子你居然把青州李家的人給勾搭出來了?」莫小白對李家人認親的一幕並不算驚訝,他驚訝的是胖子居然可以撬大漢州城的牆腳。

「哥們你也沒告訴我,李廣將軍在你這啊1胖子眼底的驚訝,簡直比突然認親的李廣、李信還要濃郁。

作為大漢玩家,他和其他人一樣,只知道莫小白手裡有一幫歷史文臣、武將,但確認姓名的也就是郭嘉、張郃他們。

現在冷不丁冒出一個李廣,頓時把他『嚇』了一大跳。

旁邊的阿獃也好不到哪去,雖然他已經去過幾次大夢村,也見過李廣好幾回,可他真不知道莫小白身旁的中年將領會是李廣。

因為李廣從沒告訴過他,自己的全名。

鱸魚和阿獃更不會知道,就在莫小白翻身下馬的時候,從另一側走來的大夢村頭號將領是大唐名將李績。

不是莫小白刻意隱瞞,只是覺得沒必要介紹罷了。

當兩位李氏獎勵認親完畢,莫小白打手一揮,就讓李廣帶著自己的『後輩』去休息,他知道此刻李廣一定有很多話想和自己的後人說,索性就給他們一個私下交流的空間。

同時讓李績帶其他人安頓下來,隨後則對胖子和阿獃說道:「我打算去見我的頂頭上司,想要讓他批准我們的計劃,估計一時半會回不來,你們倆幫忙看著營地,我帶了點府上大廚做的美食,你們嘗嘗。」

「行,你去吧。」

「沒問題。」

阿獃兩人先後點頭,莫小白當即拿出一部分程利亞準備的食物,隨後便再次轉身,挑上兩匹白麟馬牽著離開校常

帶著『重禮』來到耿秉軍帳,莫小白想以小校身份,隨時拜見征西將軍顯然還不夠格。但他還有二等男爵傍身,此刻耿秉尚未封侯,還是個只有官身沒有爵品的將軍,自然不會把莫小白拒之賬外。

「卑職,參見耿將軍。」

耿秉不像竇憲,雖然也很自傲,但他至少還遵守禮節,不會幹出蔑視皇族勛貴的事。等莫小白行禮后,便稍稍點頭:「男爵請起,你等新來要塞,怎麼不去校場營寨整頓,反而到我這來?」

「來時偶遇從五原南歸的馬商,從他那買下了兩匹好馬,卑職身份低微,倒也用不上,所以特來獻於將軍。」

「五原的馬商?馬在何處?」

「就在帳外。」

「唔~男爵倒是痛快,也罷,我便替你瞧瞧。」

耿秉再次點頭,表情依舊隨意。他不太信莫小白能有什麼好馬,因為此刻哪怕是北匈奴,都未必有大漢的戰馬好。

然而等耿秉走出大帳,一眼看到兩匹全身潔白如玉、四蹄矯健有力的白麟馬後,閑散的步伐瞬間提速,三兩步便跨至白麟馬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