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百零一章 出兵(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章 出兵(求訂閱)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寶馬!

堪稱絕世的寶馬!

策馬在營外賓士數個來回,耿秉幾乎有種捨不得下馬的心緒在腦海蔓延。

毫無疑問,兩匹白馬俱是一等一的寶馬良駒!

「所謂無功不受祿,男爵也不會無故將此等見所未見的寶馬贈送與我。說說吧,究竟有何事?」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大漢朝就生出了一股送禮必有求的風氣。

耿秉並非貪婪無度的人,但他的確不想錯失胯下寶馬,只能開口詢問。

「末將有個不情之請。」莫小白當然知道白麟馬對武將的殺傷力有多強,當即在耿秉身側抱拳道。

「但說無妨。」

「末將請戰。」

「哦?戰何處?」

「出要塞,過酒泉、敦煌,北擊伊吾城。」莫小白很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首個目的。

耿秉沒說可以,也沒說不可,只是甩了甩馬鞭:「伊吾乃偏僻小城,為何攻它?」

「此時看來,伊吾地靠西域,對戰局並無影響。但若能先將此城拿下,彼時將軍大破匈奴,匈奴定會北逃,匈奴一旦北逃,再想捲土重來就只能求助西域。那時,駐紮於伊吾城的守軍,可輕鬆截斷敗逃匈奴與西域的聯絡。」

莫小白的接話幾乎沒有一絲遲疑,因為這些原本就是竇憲和耿秉會下達的命令,但他們下達命令是在攻破北匈奴之後,現在莫小白只是把它先說出來,做提前準備。

「伊吾,伊吾~」

耿秉皺著眉頭輕念出聲,作為常年在西北作戰的大將,他當然知道匈奴和西域好些小國的勾當,如果匈奴北逃,看似無關緊要的伊吾小城,還真就成了第二個雞鹿塞。

沉吟半晌后,耿秉側身看向莫小白:「你要多少兵馬?」

「我本部有近千人,若將軍允戰,還請再調撥一千將士,並為我配齊戰馬。」莫小白也不扣扣索索,直接把自己的要求說出來。

「好,我給你補足兩千兵騎,以兩人三騎為配。」

耿秉是個用兵很大膽的人,有了決定就不會拖拉,但在點頭答應后又提出他的要求:「但男爵須在一個月內,給我踏破伊吾城,之後我會往伊吾調派駐軍,畢竟男爵只是校尉之職,尚不可獨領一軍。」

「末將謹遵將令1

莫小白當即接下了這道軍令,隨後又嘿嘿笑道:「將軍調派駐軍再好不過,我其實並不想守著那座小城,我還想要一定的自由出擊權利。」

「呵~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什麼伊吾小城,你分明是想去西域。」耿秉可是此時大漢的征西大將軍,莫小白一說完,就被他道破了心思。

但耿秉也不反對,只是深深瞧了莫小白兩眼:「二十日內拿下伊吾,我便准你從擊西域。」

「喏1

雖然眨眼間30天變成20天,但莫小白卻依舊堅定抱拳。

耿秉不喜歡討價還價的手下,莫小白也不覺得自己非得多爭取那十天。現在有徵西大將軍的首肯,他去西域也就名正言順。

………

兩日。

甚至滿打滿算,只用了一天半。

莫小白就看到了耿秉送來校場的千餘兵卒,以及整整三千匹戰馬。

「嘖嘖,我一直以為大漢帝國,西漢時的國力要遠超東漢,現在看來以前真是太年輕,就這些北地戰馬,換了漢武時期,衛青也未必調撥得出來。」

在鱸魚胖子的眼中,戰馬就和小姐姐一樣令他欣喜。而眼前的這些戰馬,全是7歲到12歲之間的黃金馬齡,不是強盛到一定地步,哪能拿得出?

阿獃這會就在鱸魚旁邊,對身前的戰馬同樣愛不釋手。剛才胖子已經送了他一匹黃鬃馬,但那黃鬃馬的賣相,如何能與眼前的匈奴馬相提並論。

然而相比鱸魚、阿獃,莫小白此刻更關心的是那些被調撥過來的兵卒。

帶著李績、李廣幾番詢問,莫小白這會才是真得感謝耿秉。耿秉並沒直接從麾下某部直接調兵,而是從不同的將校手裡各抽了幾十上百不等。

看上去從屬雜亂,但對莫小白而言卻是件好事。因為此刻校場內人數最多的一個兵卒團體,還是他的大夢鎮系人馬。

將兩千兵馬集中在一塊,莫小白很快就做好了將領安排。

李績、李廣、張郃、高覽暫領都尉一職,各率500兵卒。

何純、李信、楊志以及調來的一位名為『呼尤』的南匈奴百夫長,擔任四人副將。其中高覽、呼尤自然是帶路先鋒,張郃、楊志壓后,莫小白則與李績、李廣共領千騎同行。

一切準備就緒后,當夜莫小白就悄悄離開了營地。

與此同時,眾多大漢王朝的玩家們,還在等待著主線任務的到來,偶爾在營地接到任務,也都是一些邊邊角角的傳信任務。

黑壓壓的天空下,三千餘戰馬縱橫賓士。

然而在沒人注意到的高空中,五十隻不起眼的鴻雁,同樣順著這一批大軍的足跡,向西方撲騰著翅膀。

………

大明王朝副本,台州之戰。

一進副本就開始謀划『撿漏』的上善若水,花費了幾天的時間,終於找到了門路。

因為此刻正逢戰時,又有上司胡宗憲作保。俞大猷並沒被押送進京,事實上俞大猷若真的進了皇城詔獄,就算他命再硬也未必出的來,更別提出來好幾次。

俞大猷被抓,大多也只是類似於『就地圈禁』的意思,皇帝指望著他繼續打,胡宗憲也要靠他爭功,隔三差五的關上一關,無非是想更好的控制這些一時手握兵權的大將。

「老姐,好像情況有些不對勁,來的玩家不少埃」

台州城西,望著面前近在咫尺的大獄牢門,上善若水眼神古怪:「你看那邊,羊羊羊帶著秦良玉來了,還有咱們後面,那伙人估計也是玩家。」

「我們能猜到,別人當然也行,只有眼前這點人,已經算是夠走運的。」一縷晨曦並不著急,反而淡笑開口:

「其實,我們應該慶幸她也來了。」

「什麼意思?」

「羊羊羊在大明玩家中,同樣屬於高端玩家的代表,她出現在這,就說明她知道的副本『大漏』也是俞大猷,而非其他事情。」

一縷晨曦說著,目光看向了遠處的羊羊羊:「若是她沒來,我還真要考慮一下,台州之戰是否有其他重要事情,被大神和我忽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