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百零七章 謀算龜茲(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 謀算龜茲(求訂閱!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Щщш..l

多年前曾入洛陽為侍,說直白點就是龜茲當時送去大漢的質子,現今是龜茲國內親漢貴族一系的代表人物。

鱸魚傳回的消息中,**成貨物就是賣給了他。

和此時就任龜茲王的尤里多,那個喜歡用武力彰顯強盛的傢伙不同,白霸因為曾在洛陽生活過,更熱衷漢文化,更喜歡享受和金光閃閃的金幣。

這樣的人,無疑更適合成為大漢需要的龜茲國主。

在前世的副本中,白霸就如歷史所記載那樣,在大戰結束后成為了龜茲的新王。但那會並沒有玩家前往西域,所以大漢玩家幾乎都只是在副本結束前聽到重立西域都護府的公告,卻沒人在西域一地賺到功勛。

現在,莫小白準備親手推動這一段副本進程。

………

「啥?要我們鼓動白霸造反?」當一隻鴻雁飛越數百公里回到龜茲王城,鱸魚看到莫小白回信的瞬間,整個人都傻眼了。

「主公所說並非造反,只是讓侍子白霸行廢立之事。」

「那和造反,有啥區別?」鱸魚獃獃的望著高覽,他忽然覺得有酒有肉的好日子快過到頭了。

既然是莫小白鴻雁傳書,那麼高覽肯定會去執行,胖子根本無權阻攔,也沒法阻攔。

但這可是在別人家的地盤上,鼓動貴族廢立造反的勾當啊!

萬一失敗,可就要老命了。

如果不是副本空間不會真正死亡,胖子這會絕對要逃。他可是把命看的很重的,不會隨便跟著莫小白髮瘋。

可即便在副本里死了並不打緊,胖子依舊有些猶豫。

他會來西域的原因,一部分是出於好奇,一部分是想跟著莫小白做副本賺好處。再有別的私心,頂多是瞧瞧西域各國的小姐姐罷了。

現在莫小白突然說要他去聯繫白霸,商量如何廢除一國君主。

這事,可比西域小姐姐刺激多了。

胖子打心底一萬個不願意,當下低聲對高覽、楊志說道:「咱們,能不能把那隻鴻雁烤了吃了?」

「鴻雁寶貴,你想滿足口腹之慾大可去外面的酒樓。」

「不是,咱們把那倒霉大雁吃了,不就可以當做沒看到這封信?廢立龜茲王的事,還是等你們二位的主公來了再商量,怎麼樣?」

「不可,你若害怕可自行離去,我今夜就去找那白霸,諒他區區貴族侍子,不敢不答應主公所說。」

高覽對莫小白的忠心,雖然沒李績那麼高,但也接近90點,這麼高的忠誠度要他忤逆主公,是根本不存在的。

見高覽說完就要走,鱸魚趕忙把他拉住:「等等,高將軍你這是要去哪?」

「自然要讓麾下兵卒做好準備,白霸若不答應,我就逼他答應。」

「你還想逼他?這不是瞎扯嘛,等等,等等,你先坐下,我也沒說一定不摻和,關鍵是現在咱們沒多少把握埃」

胖子苦著臉把高覽拉住,隨後搖頭道:「你知道這座王城裡有多少兵馬?那些貴族又有多少私兵?另外哪些貴族與白霸交好,又有哪些貴族是站龜茲王那邊?還有啊,這裡離龜茲王宮雖然不遠,但你知不知道發動一場宮變要經過幾道門?就算真的說動了白霸,萬一發動宮變讓龜茲王逃走,惹出後患怎麼辦?」

「要琢磨的問題太多,廢立不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

要考慮的問題很多!

這就是胖子不想摻和進去的,最主要原因!

太燒惱的事,胖子都沒多大興趣,他即便進入位面,也只想當個閑來騎馬遛狗,或者釣魚捕獵的農牧場主。

至於別的位面攻伐、廝殺搶奪,他一直興趣缺缺。

而聽到鱸魚說完,高覽也有些皺眉,一屁股坐回胡凳:「你說的這些,我待會就讓兵卒去查,總能查出來。」

「讓他們查?長著一張漢人臉,他們能查什麼?」鱸魚給了高覽這個沙場猛將一個白眼,他覺得自己現在就算不想理會,也必須摻和進來。

否則光讓高覽他們瞎搞,能不能活過明天都還兩說。

「這事還是我來吧,別看我長的比你們胖,可我腦袋也比你們大。所以胖爺我比你們都聰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鱸魚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咧嘴笑道:「想知道這些龜茲貴族能不能成事,辦法不是沒有,主要還是看他們對某樣東西感不感興趣。」

「什麼東西?」

「錢1

………

當夜,龜茲王城中最大的酒樓。

身揣真金白銀的胖子,通過白霸的關係,向城內近八成的貴族發出了請帖。

有人到了,也有人沒來。

但沒來的終究是少數,近百名大小龜茲貴族齊聚,至少佔了龜茲一國上層貴族的七成。

他們當中很多人,可都知道最近城裡來了一位大漢富商。

不但商隊龐大,帶來的漢朝貨物更是一等一的精美。

就如眼前的白瓷餐具,看著餐盤邊緣那如琥珀一般晶瑩透亮的玲瓏眼,這群西域小國的貴族們,簡直一個兩個都挪不開視線。

太美了!

一向外表粗獷的龜茲貴族,在這種精美的餐具面前,都不自覺的放輕了動作,學著漢人吃飯的派頭,一點一點的享用盤中美味,以及……旁邊瓷杯中的美酒。

西域盛產水果,這一點毋庸置疑。

但西域真正能產糧的地方,其實只有疏勒、莎車幾國。

米酒對於西域而言,同樣屬於奇貨中的一種,而大夢村用儀容改進過的酒方所釀出的佳釀,對西域人而言更是從未品嘗過的絕品。

一頓在大夢村隨時都可以享用的餐點,到了西域就這麼堂而皇之的,成為貴族酒宴的最高規格待遇。

「諸位,諸位,鄙人姓盧,乃我大漢范陽盧氏一脈,今日途經貴國相邀諸位暢飲,多謝諸位賞光,與我共謀一醉。」

胖子笑呵呵的坐在主位上,眼看眾人吃喝盡興,當即笑著開口道:「不知今日招待,諸位還滿意?」

「哈哈~滿意,滿意。」

「漢人,你以後就是我烏拉姆的朋友。」

「酒很好,盤子也好,漢人你更好,來,我們喝1

「喝1

有那個幾個人帶頭,在場的龜茲貴族全都先後舉起了酒杯,鱸魚笑著陪他們飲下一杯后,才接著說道:

「那你們知不知道,這些東西代表了什麼?」

「它們代表的,是我大漢的財富和享受1

「可要說白了,這就是金子1

「金子這玩意,我們漢人喜歡,你們喜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