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百零九章 不費一兵一卒(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不費一兵一卒(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龜茲王城!

自從得知龜茲大半貴族都與漢商交好,甚至想要恢復與大漢友好通商,尤里多整個人一天比一天暴躁、不安。

但是他現在也沒法對自己人下手,因為即便是直屬於他的王宮衛隊,裡面依舊有許多貴族成員。

原本這樣的做法,是為了保證衛隊的忠誠和自己的安全。可現在尤里多隻覺得呆在王宮裡都毫無安全感,每天都在擔心會發生什麼變故。

事實上,尤里多的擔心,也並非多餘。白霸早在酒宴后的第二天,就已經和偽裝成『盧氏子弟』的鱸魚進行了更深入的交流。

之所以到目前為止依舊沒有行動,白霸只是在等。

等支持他的貴族們,把鱸魚胖子的『金幣論』擴散到那些追隨尤里多的貴族群體當中。同時也在等,鱸魚口中漢軍鐵騎的到來。

如果大漢真能在與匈奴決戰之際,依舊派出數千鐵騎掃蕩西域,他白霸才會真正相信,大漢朝有決心和實力,對西域進行最後的整頓。

一旦整頓完畢,就是西域開始『金幣時代』的日子。

三日後,莫小白所率領的兩千漢騎,正式踏入龜茲國境。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騎行,就算是一開始騎馬並不熟練的大夢村鄉卒,這會從表面看已經是一名合格的大漢騎兵,更別提李廣麾下的騎兵,以及雞鹿塞的騎兵,說是大漢最精銳的輕騎部隊也不為過。

而足足兩千騎兵,這也是任何一個西域國度都無法培養的強大軍事力量。

即便是絲綢北道上的強國,龜茲王城也就只有區區六千兵卒而已,能算的上精兵的或許不到兩千,其中精騎甚至不滿500。

莫小白到達龜茲王城后,並沒急於找辦法入城,僅僅是在城外安營紮寨,同時派劉曄為使,入城向龜茲王下詔。

說是下詔,其實就是帶白霸等貴族逼宮。

原本這事莫小白是打算自己去做的,但郭嘉、李績等人極力反對,莫小白只能讓李廣護送劉曄入城。

至於為什麼選定劉曄而不是郭嘉,只能說劉姓在此時,依舊是極為光耀的漢室皇族姓氏,以劉曄為使看上去分量更重一些。

「你們可算是來了1

當劉曄、李廣與城內的胖子等人匯合,鱸魚開口第一句話,就帶著幾分解脫。

這些日子,別看胖子依舊得瑟,但心底的擔心同樣不少,萬一尤里多鋌而走險,要率先出手的話,龜茲城還真得亂上一陣,他鱸魚的小命可就沒保障了。

現在好了,莫小白總算趕到城外。

有數千漢軍騎兵在外威懾,城內又有一眾心繫大漢,或者說心繫金幣的龜茲貴族想要改變現狀。

宮變的結局,在這一刻已是不言而喻。

………

當宮變禪位的一幕,在龜茲王宮上演。

連番趕路折騰夠嗆的莫小白,正抱著自己的狼大衣在營內睡覺。

這一覺直接睡了不下十個鐘頭,直到第二日正午才醒來。

醒來后聽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白霸已經把尤里多給送了過來。

「看來白霸想坐那個位置,也是想了很久啊,這麼迫不及待的就把尤里多送出來了。」

嘲諷一笑,莫小白便讓人把尤里多帶來一見。不管怎麼說都是曾經的龜茲王,見一見並沒壞處。

當尤里多出現在莫小白面前時,整個人已經沒有了昔日一國之主的氣概。

披頭散髮、彎腰駝背,整一個行將朽木的老頭。

這讓原本還想和他聊兩句的莫小白頓時失了興趣,擺手道:「懋功,讓儉禮帶他去鄯善國見班超,我們現在該入城會會那位龜茲新王了。」

率領麾下眾騎入城,莫小白很快就和胖子一起,被新任龜茲王白霸邀入王宮赴宴。

首次見到龜茲新王,莫小白稍稍行禮:「大漢男爵白日做夢,見過龜茲國主。」

「男爵有禮了。」

對於大漢爵位,白霸不敢說非常了解,但也知道個大概。

像眼前青年,以弱冠之齡就能擁有爵品身份,而且還有獨領兩千騎的權利,即便自己不居高位,背後也肯定有大靠山。

所以面對莫小白,白霸覺得他可能比西域都護還不好惹,哪敢擺什麼國主的架子,親自將莫小白引入坐席,才下令開宴。

宴會上的一應餐具,依舊是莫小白自己帶來副本的玲瓏白瓷。

酒過三巡,白霸才終於提起了正事:「如今我龜茲國在男爵相助下撥亂反正,我欲與漢朝重修舊好,也願向大漢天子稱臣,敢問男爵能否代我上表天朝?」

「呵呵~你有這份心是好的,但這事並不歸我管,你可遣人去鄯善,我想那邊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莫小白淺笑一聲,隨後端起酒碗:「至於我嘛,此行只奉征西大將軍調令,為防匈奴西逃時再與西域勾連,特來安撫平定諸國。只是聽聞龜茲素來是北道強國,所以才先到了這裡。如今國主與漢修好,若姑墨、溫宿等小國識趣,一紙檄文可定是最好,若不行,我只能再勞累一番了。」

以防匈奴西逃,所以直接派兵來西域?

聽著莫小白這話,白霸心底最後一點小心思也跟著平息下來。

看樣子,匈奴是真的完蛋了。

除了之前那些早已歸附大漢,其他的匈奴人或許要被漢人斬盡殺絕。

眼前笑呵呵的年輕騎將,可不就是來斷匈奴後路的嗎?

換而言之,匈奴敗亡已成定局。

匈奴都要敗了,西域諸國又怎麼可能和大漢做對?

如此強漢,西域又有哪國能勝?

腦海中轉過這些思緒,白霸當即笑道:「男爵不必為此勞神費力,姑墨、溫宿二國,素來與我龜茲交好,我既已降漢,想來他們也都知道如何抉擇。」

「那就有勞貴國主,請他們也各自遣使往鄯善。」莫小白稍稍點頭,隨後才補充開口:「能不費一兵一卒使三國安定,我其實也不願動刀兵。一旦姑墨、溫宿二國道路通暢,西域這條廢棄許久的絲綢北道也該重新啟用,到時西域怕會是另一番景象了。」

「國主,諸位,為西域將來,還請滿飲此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