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幣的秘密(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幣的秘密(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誰能告訴我,該死的漢人騎兵是什麼時候出城的1

「他們為什麼能準確找到我們的騎兵部隊1

「為什麼我們貴霜勇士,會屢屢敗在他們手中1

莎車城外,貴霜大營。

迪利亞的咆哮聲,幾乎能從中帳傳出營外。

憤怒的表情,無需再用語言贅述,但迪利亞現在不僅僅是憤怒,更多是恐懼和驚亂。

連番失利,麻煩接踵而至。

從出兵的那一天起,貴霜大軍就不是一帆風順。

原以為渡過了蔥嶺的折磨,接下來的戰事會非常順利,但眼下的事實,是自己被漢人狠狠教訓了一通。

副將巴魯同樣臉色陰鬱,想了半天才躊躇道:「將軍,或者我們可以把分散的兵力集中起來,這樣就不怕漢軍的襲擾了。」

「集中起來?集中一千騎還是兩千騎?把他們全都集中起來,我們怎麼才能找到分散的沙漠戈壁的西域人?」

巴魯說的辦法,迪利亞不是沒想到,但這種想法也就只是想想而已。

現在把部隊拆分成數百人的小隊,都不是那麼容易找到西域人的蹤跡,合兵一處后,能搶掠的財貨只會更少。

漢人真是很厲害啊,不多不少只偷偷派遣出千餘騎兵。

這個數字,恰好是最讓迪利亞頭疼的敵軍規模。

千餘騎兵,人數並不多,這個規模的騎兵往往會擁有非常快速的反應能力和機動性,他就是想設伏都很難布下圈套。

無法設伏,不能合兵。

外出劫掠的騎兵隊,也就毫無安全可言。

想了種種方法最後都無疾而終,迪利亞頹廢搖頭:「不用再派兵出去搶奪了,漢人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

「可副王的命令怎麼辦,我們自己的糧食也不夠了。」

「怎麼辦?」

露出幾分嘲諷苦笑,迪利亞掃了眼帕卡、巴魯兩人,嘴角吐出二字:

「殺馬1

殺馬?

將軍居然說要殺馬?

帕卡和巴魯兩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將軍怎麼會下達這樣的命令。

難道將軍不知道,戰馬是貴霜人最寶貴的財富,是他們的第二條命嗎?

「你們不用這樣看我,如果能有別的辦法,我也不願意這麼做。」迪利亞悶哼開口,隨後走出帳外:「這些天我們也折損了許多勇士,他們的戰馬都空出來了,先把那一批處理了吧。」

「告訴戰士們,這是我的命令,他們想要活下去,就必須這麼做1

活下去!

什麼時候貴霜大軍出征在外,還需要考慮這麼一個問題。

十年前?

還是二十年前?

巴魯和帕卡不知道答案,但他們此刻也找不出理由反駁迪利亞,因為他們都想活下去。

「我去和戰士們說。」帕卡苦澀搖頭,隨後走出大帳。

很快,貴霜大營就傳出一陣陣激烈的爭吵。但爭吵聲並未持續太長的時間,似乎是有一方做出了妥協。

緊接著,上百匹戰馬的悲鳴傳遍貴霜軍營。

………

一直呆在莎車王城裡的莫小白,並不清楚此刻貴霜大軍為了果腹,已經開始宰馬。

隨著李廣的捷報一封封傳回,莫小白對這場西域大戰已經徹底放心。

所以此刻莫小白又有精力,去做些其他的事。

例如……偷/窺。

「我說哥們,你怎麼知道這個希臘鍊金術師,居然和莎車貴婦有一腿?」

一家距離莎車王宮不到百米的西域酒樓後院,莫小白、鱸魚、阿獃三人的腦袋並排露出圍牆,視線全都集中在了後院唯一的一間小屋內,眼底滿是八卦之色。

聽到胖子壓低了聲音的問話,莫小白挑眉一笑:「山人自有妙計1

「切,還在這裝神弄鬼,肯定是去那個鍊金術師家裡的時候,你發現了什麼。」

「你既然知道,還來問我?」

「知道什麼啊,快點告訴我唄,胖爺我最喜歡聽這種頭條八卦了。」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我之所以會發現這一點,完全是因為那枚金幣。」

莫小白嘴角一勾,一邊瞧著屋內動靜,一邊解釋道:「你們或許不知道,對於任何一名鍊金術師而言,金屬提純冶鍊都是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情。他們往往把這種過程想象為締造永恆的方式,而他們得到的冶鍊成果,更是各自心中的神物。」

「試想一下,假如你們就是那個鍊金術師,而那枚金幣就是你們現在最偉大的成果,你會怎麼紀念它?你會在金幣上雕刻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金幣?

紀念?

莫小白三兩句話說出口,鱸魚還沒反應過來,阿獃已經恍然點頭:「我記起來了,他的金幣上有人頭畫像,他自己和另外一個女人的。」

「沒錯1

見阿獃已經想到金幣雕像,莫小白當即點頭:「他的金幣上有自己和另外一位女性的頭像,當時我就在猜測兩人會是什麼關係。」

「母子?姐弟?兄妹?」

「不,這些答案都不對,或許血緣關係會讓他和親人的感情異常深厚,但這種感情還無法與永恆相提並論。想到高純度金幣所代表的永恆,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愛情。」

愛情永恆!

這一點,對於推崇浪漫的古希臘人而言,是沒毛病的。

「可你怎麼知道,他心愛的女人就在城裡?」

「這個問題更簡單了,當時他正在說的故事,是和他的神聖職業有關的,能讓他在講那些故事的時候,還不停向窗外張望,你覺得他會因為什麼而分心?」

莫小白右手摸了摸下巴,帶著幾分『老狐狸』的狡黠開口道:「我至少有八成把握,那個時間就是他要約會的時間。甚至因為不敢過分聲張,都不好意思和我們直說,他要去見女友,不是地下戀還能是什麼?」

「之後大戰爆發,我也沒顧得上這邊,只是讓人先盯著,結果昨天傳回來消息,說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這私會,對象是位莎車貴婦,貴婦的兄長更是莎車國握有兵權的大將。」

隨著莫小白把自己當時發現的信息一股腦說完,鱸魚不禁嘖嘖兩聲:「還真是人不可貌相,看上去神神叨叨、滿腦子都是鍊金術的傢伙,居然還能勾/搭上貴婦。我說,那貴婦不會是有男人的吧?」

「不,是個寡婦。」

「那他幹嘛不直接去提親?非得偷偷摸摸的?」

「提親?拿什麼提?」

莫小白聞言失笑,隨後努嘴:「就他那點身家?還是一枚不起眼的金幣?他去提親,保不準會被貴婦的大哥掃地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