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百二十二章 就在今朝!(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就在今朝!(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也是啊!

雖然鍊金術師在玩家眼裡,是一種稀缺而又神秘的職業。但在這群西域NPC眼中,那是真沒多少地位,原因非常簡單,都是一個字惹得:

窮!

和這些富有的西域貴族比起來,鍊金術師柯瑞思就是個在希臘混不下去的窮光蛋。

「大丈夫,果然不能一日無錢。」

也是這會,鱸魚突然嘆了口氣,下一刻又低咳轉移話題:「哥們我真是不知道要怎麼佩服你,你懂的東西可真是不要太多。就靠一枚金幣,也能發現這麼多線索。如果把收服柯瑞思當做一個任務,你現在就剩最後一步了吧?」

「差不多,成人之美這種事,我還是比較願意去做的。」莫小白含笑點頭,並沒遮掩自己要把柯瑞思帶回大夢鎮的想法。

至於胖子的佩服,莫小白只能說都是前世經歷給逼得。

失去領地,毫無一技之長,莫小白都不知道自己經歷了多少次失敗,才總結出了一些,與NPC交流時發掘細節的辦法。

再加上獨行冒險的那些年,去過不少地方,與鍊金術師打交道不止一次兩次,眼下能夠發現柯瑞思的秘密,自然不算稀奇。

只是這些莫小白自己不覺得稀奇的本事,落在胖子、阿獃眼中,可就非常逆天了。

心細如髮,也不過如此吶!

就在胖子心底感嘆之時,後院小屋的房門『啪嗒』一聲從內開啟。

一個捲髮腦門露出來,不是柯瑞思還能是誰。

似乎是因為私/會的次數太多,柯瑞思熟門熟路的探望兩下,很快就站直了身子,逐漸走向後院小門。

下一秒,一位面帶潮/紅的莎車貴婦出現在房門邊,兩人四目相對數息,柯瑞思才推門離開。

正主已經走了,好戲自然要散常

莫小白三人拍拍屁股跳下側面圍牆,胖子忍不樁開車』道:「嘿嘿~這個希臘人不行啊,才進去半個來鐘頭。」

「你行你上啊?」

「我去,那年紀都能當我姨了,胖爺我再飢不擇食也不會去好吧。」

「那你廢什麼話,趕緊回去睡覺。」

………

莫小白這邊剛看完一出大戲,遠在龜茲王城的一間下榻酒樓內,卻有另一場大戲正在上演。

酒樓里裡外外,至少圍著好幾百漢軍。

每個都是臉色兇悍,面對異族刀鋒,根本不會有『怕』這個概念。

這是一群連班超都很難嚴格管教的手下,平常往往都會帶在身邊,充當親衛的部下。

大漢馳刑士!

這群人都是戴罪之身,都很清楚自己或許一輩子都回不了大漢。

現在多活一天不多,少活一天也不少。

誰和他們動武,他們是真敢拿命去拼的。

班超起初靠著區區千餘人打開西域局面,這八百馳刑士可謂功不可沒。更神奇的是,直到現在馳刑士竟然都沒出現陣亡,對付西域人,他們一直無往不利。

然而在今夜,馳刑士們終於遇上了難啃的骨頭。

貴霜大將蘇薩,以及他的二十勇士親衛。

第一次,有馳刑士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同樣也是第一次,馳刑士們的兇狠,被貴霜將士完全激發。

「殺1

「全部殺死1

「一個不留1

當這群兇惡之徒內心的兇狠被刺激出來,哪怕他們身上沒有太多甲胄防護,哪怕對手一個個都穿著的烏龜殼似得。

蘇薩以及他身邊親衛,也沒擋住馳刑士的兩輪死亡衝擊。

由西域鐵匠鍛造出的尖刀,狠狠刺入貴霜騎兵的咽喉,用力一攪再拔出,鮮血幾乎是順著刀尖向外噴涌。

親衛一個個倒地,很快就輪到了蘇薩自己。

這群馳刑士完全沒給蘇薩任何開口的機會,就已經有六七把重刀同時落下。

鐵甲防護?

在這一刻簡直成了阻礙蘇薩奔逃的累贅,被馳刑士壓著,他連翻身都做不到,更別說爬起來逃走。

當心口的疼痛直襲大腦神經,蘇薩的最後一個念頭,就是後悔遠征西域,後悔與大漢展開大戰。

這個古老的國度,有太多太多的東西,是貴霜無法比擬的。

只是此刻後悔已經太晚,馳刑士也不會讓蘇薩活著。

亂刀,斬殺!

當整個酒樓廳堂,再無一位站著的貴霜人,全身染血的馳刑士們,才一個個起身。

其中領頭之人,手裡拎著剛剛割下的蘇薩腦袋,轉身走向木門方向:「留下一半弟兄為我們自己人收屍,其餘人隨我出城去見將軍,他要的人頭,我們給他拿下了。」

當馳刑士們邁動步伐走出酒樓,原本負責在外圍警戒巡視的龜茲將士,望著這些半身染血的囚兵,心底都不由自主的發怵。

漢人,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好說話的。

一旦他們兇狠起來,即便是再能打的對手,也會感到畏懼。

一名龜茲將領帶著幾分拘謹走上前,強壓下心底的不適開口道:「你們要用的馬,已經備好了。」

「嗯,多謝1

為首的馳刑士利落點頭,往前走兩步翻身上馬,直接就把蘇薩的腦袋給系在了馬背上。

「出發1

四百馳刑士,就這麼默不住聲的策馬離城。

馳刑士們一路西歸,此刻西面戰況在這短暫幾天的時間,也跟著發生了新的變化。

殺馬,或許能充饑一時。

但把那些能殺的馬都宰了之後,還想再殺的話,即便是迪利亞親自出面,都沒有哪個貴霜騎兵交出自己的戰馬。

所有人都知道,這一仗要敗了。

打了敗仗如果想要回去,沒有馬是絕對不可能的。

陣亡戰士的馬匹可以宰殺,但現存將士的戰馬,迪利亞就算想殺都沒法殺。

不論宰了誰的,都可能直接引起嘩變。

迪利亞的先鋒大營沒了吃的,副王謝的主營情況更糟。

別說手底下的戰士,就是副王自己也有一天未曾進食,只是喝了點水勉強充饑。

沒有食物,戰士無力再戰,戰馬也日益頹唐。

攻城戰,早在一天前就被叫停。

此刻副王謝只能期盼援軍快點到來,雖然這種希望已是愈發渺茫。

同一時間,幾乎是同一地點。

副王謝已經餓的連罵人的力氣都沒了,年近六旬的班超卻依舊神采奕奕的在城頭叮囑駐防。

「將軍,溫宿方向有信使來報。」

一名傳信兵急匆匆踏上城頭,來到班超面前抱拳道:「留在龜茲的八百將士已有四百人西歸,帶來了許多大月氏人的頭顱,正午即可抵達王城。」

「好,好,好,馳刑士此番立下大功,實乃天佑大漢1班超聞言猛地轉身,之後大笑下令:

「給老夫點起狼煙,往莎車方向傳訊1

「破敵之日,就在今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