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二百八十四章 還老夫兒砸(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 還老夫兒砸(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一早,程記後院。

當整隻車隊準備妥當,近百護衛分列兩旁,程乾掃了眼所有的馬車,右手一揮:

「出發1

和車隊一同出行,騎在馬背上的胖木木,看著長長的車隊不禁開口:「原來在位面開藥鋪也這麼賺錢,真是氣派。」

一旁青年沒有說話,只是鬱悶的跟在旁邊。他現在已經很清楚,身邊的女該肯定是要去大夢鎮了。

一行人沿著街道前行,最後從南門離開。

不緊不慢的在荒野中趕路兩日,才趕到大野澤北岸。

原本按照以往行程,至少還得再走十天才可能來到大夢鎮地界。但今時不同往日,菏澤村水寨如今基本將大野澤全都納入勢力範圍,所缺的就是在各個沿岸建立長久碼頭。

「程老闆,這些船都是大夢鎮的嗎?」

跟著程乾一起坐上戰船,胖木木發現自己雖然號稱大神的粉絲,但對大夢鎮卻一點都不了解。

「對,他們是大夢鎮的水軍。」

「這就是大夢鎮水軍啊,好厲害的樣子。」

帶著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胖木木不難發現戰船上的各種軍事設施,還有那些站的筆直的大夢鎮水軍兵卒。

「我們乘坐到對岸,應該很快就能到大夢鎮了吧?」

「丫頭你可小瞧了這浩瀚的大野澤,日夜不停的行駛,也得明天才能到大夢鎮地界。」

「啊?還得坐一天一夜的船?」

「比起再走十天,這點時間可不長咯。」

………

正當程胖子、胖木木一行乘船向南行駛之時。

起了個大早的莫小白沒來得及去檢閱這些日子大夢鎮擴建的成果,就聽到麾下兵卒彙報,瓮城外有一大批來勢洶洶的士子要硬闖入鎮。

硬闖?

這年頭,竟然還有不拍死的找自己麻煩?

莫小白覺得有些古怪,沒等國淵他們過來,便與麾下兵卒一同趕往谷口。走上城頭就能看到,谷口外居然來了七八十號人,大多都是弱冠年紀。

嗯,除了為首的是個留著黑須的中年人。

這麼多士子NP?

要鬧哪樣?

望著一副水藍星討薪工人神態的大漢士子,莫小白站在城牆上拱了拱手:「各位請了,我就是大夢鎮領主,不知你們來我的領地有何貴幹?」

莫小白剛說話,下方為首的中年文士便怒視道:「貴領主無故扣押我兒,至今已有月余,莫不是欺老夫年邁,救不得我兒?」

「扣押你兒子?不可能啊,我這沒有扣押任何人。」

莫小白想都沒想直接搖頭,給了對方一個『你搞錯了』的眼神:「我想你們可能與我有些誤會,既然來了,不如先入鎮歇息,再說明原委如何?」

「休要誆我們進去,我們是來討人的。」

「就是,快把伯儀兄放了。」

「無緣無故扣押伯儀兄,快把人請出來。」

「今日你不把伯儀兄放出來,休怪我們不客氣1

底下幾十名文士嘈雜開口,全都擺出了一副拿莫小白當死敵的架勢。莫小白多少有點納悶,望向旁邊小卒:「咱們大夢鎮,有誰叫伯儀嗎?」

「主公,卑職哪裡知曉這些。這些人蓄意滋事,是否將他們全都拿下?」

小卒抱拳回答了一句,然而他話音剛落,後方就傳來國淵的聲音:「不可,主公不可對城外士子動武。」

「子尼來了?你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

「主公,您忘了領地內,的確有一人還被您關著呢。」國淵小跑上前,來到莫小白身側耳語了幾句。

聽完國淵所說,莫小白不禁訝然。

有些無辜的望著國淵,開口道:「我不是說讓那小子教一個月的書,就放他走嗎?現在咱們大夢鎮應該有不少儒士吧,還缺他一個老師不成?」

「主公,一月期限雖已過去,但那人他自己不肯走,非要留在書院。加之他對書院幼童比較熟悉,淵便私自做主把他留了下來,由他統籌學院內的幼兒課程。」

國淵同樣是哭笑不得,搖頭道:「這些小事一時忙忘了,都未曾與主公稟告。」

「行了,我現在知道了。」

擺了擺手示意國淵不必自責,莫小白轉頭望向下方中年文士:「敢問先生,可是鄄城蔡氏一族族長?」

「老夫正是蔡煥,快把我衡兒交出來1

「額,老先生怕是誤會了,我肯定沒有扣押您兒子,是您兒子他自己不肯走,賴在我的領地,我沒找他要伙食費就不錯了。」

自己兒子不肯走?

還沒要伙食費?

聽著莫小白這幾句話,蔡煥氣的臉頰漲紅,指著上方莫小白開口:「領主以為有爵位傍身,便可如此欺我?真不怕士林口誅筆伐?」

「口誅筆伐什麼的,不是你們一家說的算,我也懶得和你掰扯。開門放他們進來,子尼你帶他去書院找他的寶貝兒子。」

莫小白撇了撇嘴,說完便拂袖轉身。

這蔡家老頭,還真以為自己怕他不成。

本爵爺只是懶得搭理!

莫小白轉身離開瓮城走下隘口,守在瓮城內的兵卒也依照命令打兩道大門全打了開。

望著緩緩開啟的大夢鎮瓮城正門,蔡煥思索了片刻便邁步走了進去。

身後幾十名士子也都齊步跟上,他們全是蔡煥的學生,按輩分來說,就是蔡衡的學弟。

莫小白沒興趣陪一個老頭找兒子,他還得去視察城建。國淵則留了下來,見蔡煥走靠,當即上前一步:「蔡族長這次是真誤會我們主公了,貴公子此刻正好著呢,的確是他自己不肯離開。」

「休要廢話,帶我去見我兒。」

「那好,這邊請。」多虧國淵脾氣和善,否則換個脾氣暴躁的武將,這會肯定是先揍一頓再說其他。

一行幾十號人浩浩蕩蕩踏入大夢鎮,沿路走嚮應天書院。

當這群人來到書院前,即便是滿臉憤慨的蔡煥,都自覺收斂了許多。畢竟他身為鄄城蔡氏書院山長,面對教化之所並不會太過造次。

跟著國淵一路繞過崇聖殿、大成殿,很快一行眾人就來到了講堂院落。

此刻應天書院早已不是當初大毛小貓三兩隻的場面,十幾處講堂院落內,都有不同的朗誦聲傳出。

而在這些獨具特色的早讀課中,有一些奶聲奶氣的腔調,顯得非常突兀、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