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零九章 八戒和飛雪(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八戒和飛雪(求訂閱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女生小說

大夢鎮,小型馬常

雖然建築介紹上標註著面積有50畝,但除去一些房屋、馬廄,真正能放養戰馬的面積其實也就是八成左右,一眼就能望到盡頭。

不大的馬場中,上百匹大宛馬慵懶的掃著尾巴,然而大夢鎮沒有職業弼馬溫,所以此刻照料馬場的都是一些李廣訓練出的騎兵。

「這些就是大夢鎮的戰馬?」

「嗯。」

午飯過後,帶著荊軻刺秦步入馬場,莫小白努嘴道:「這些戰馬平時都會放養在這,白天餵食兩餐,晚上也有兩餐,養的體健膘肥,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就這樣放養?這麼隨意不會出事?」

「能出什麼事,都是訓練過的戰馬,很通人性。」莫小白笑了笑,上前兩步朝著一匹半躺草地的大宛馬吹了聲口哨。

原本正躺著曬太陽的大宛馬聽到口哨聲,先是抬了抬腦門,看清楚是莫小白,立刻翻身小跑過來。

來到莫小白身邊后,立刻拿頭往莫小白懷裡拱。

「好了好了,我不是來給你加餐的,看你懶成什麼樣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莫小白好笑的把馬頭從胸口挪開,拍了拍馬背便直接跨上去:「快點,今天1000米跑了沒,我不來就不訓練埃」

雙腳夾了夾馬腹,莫小白給它下達了『健身』的指令。

「昂~」

沒有看到吃的,鮮紅色的大宛馬慵懶的嘶鳴了一聲,才不情不願的邁開步子。然而它依舊沒跑,只是邁著蹄子往前挪。

看著莫小白就這樣翻身上馬,荊軻刺秦不由差異:「居然這麼好騎?而且連馬鞍、馬鐙都不用?」

「不需要,八戒它很聽話的。」

莫小白聳了聳肩,然而他這句『八戒』說出口,胯下戰馬猛地踏動前蹄,跟著又嘶鳴了好幾聲。

「哎喲我去,造反吶,又懶又能吃,叫你八戒還有錯?」莫小白雙腳再次用力,雖然戰馬故意顛簸,但他卻穩穩的坐著沒有掉下來。

開玩笑,不說前世十幾年的位面記憶,光是副本中馳馬狂奔遠赴西域的歷程,就足夠讓莫小白成為一名合格的……老司機。

見自己顛不下馬背上的傢伙,大宛馬很快就做出了另一種抗議。

不走了!

後腿微曲,又要滾地上睡覺。

「我怎麼就看上你這麼個傲嬌貨。」坐在馬背上的莫小白撇嘴罵了一句,隨後從空間袋中抓出了一把混雜著干紅棗的草料。

別人的戰馬喜歡吃什麼,莫小白不太清楚,但他這一匹對紅棗情有獨鍾。

莫小白自己準備的食料,已經把棗核給剝出來了,直接塞進馬嘴,剛剛還要往下躺的懶貨馬上甩著小尾巴又重新站直。

美美的吃了一口,伴隨著『唏律律』的嘶鳴,這匹被莫小白取名為『八戒』的戰馬立刻邁開步伐跑了起來。

「你別跟著我了,自己去挑吧。」坐在馬背上的莫小白,當即朝後方擺了擺手。

望著莫小白騎馬向遠處跑開,荊軻刺秦也來了興趣。雖說他是帶著『特殊』目的來的,但此刻一眼掃過這些戰馬,當然也想試試。

兩眼掃過面前的馬群,荊軻刺秦很快就選定了一個目標。

一匹又高又壯、獨自享受上百平米空間的戰馬。

像這種擁有獨自領域的戰馬,肯定是良駒,至少看上去比莫小白的那匹懶貨靠譜。

學著莫小白的樣子先吹聲口哨,然而並沒引起那匹戰馬的注意,荊軻刺秦只能自己走過去。

靠近的前一段路還很順利,然而當荊軻刺秦來到這匹戰馬的五丈以內時,原本正在邁著小碎步的戰馬,突然停了下來,耳側出現了不可查的震動。

對此毫無所知的荊軻刺秦依舊在往前走,當距離從五丈縮短至三丈,再到一丈,原本側身對著荊軻刺秦的戰馬猛地轉身,后蹄猛地抬起向後飛踹。

「我」

荊軻刺秦面對這一幕有些措不及防,一句粗口爆出,立刻向後翻身。倒地滾了好幾圈,才算脫離戰馬的攻擊範圍。

而高大戰馬似乎也察覺到了荊軻刺秦退開,輕聲嘶鳴后揚了揚前腿,又開始邁著小碎步,繞著馬群緩慢前行。

看上去,如同巡視部下的將軍一般。

「居然敢去撩撥李廣的飛雪,也是不怕死埃」

莫小白端坐在八戒背上,目光其實一直在關注荊軻刺秦的動作,見這傢伙一眼挑中飛雪,頓時樂笑。

飛雪可是貴霜副王從小養到大的寶馬,雖然在副本里餓瘦了那麼一丁點,但回到大夢鎮后,不僅恢復了純正大宛汗血的容貌,更在李廣的調教下變得更具攻擊性。

何純曾經就想試騎,結果折騰半天也沒能坐穩。

大夢鎮唯一能折服它的,目前就只有李廣。

「唏律~~」

似乎是感受到了背上『主人』的念頭,奔跑中的八戒又打了一個響鼻,突然調轉方向,朝著飛雪跑了過去。

不過百米距離,人跑也就幾秒,八戒四蹄連踏,四五呼吸后就來到飛雪身邊。

完全不讓其他『生物』靠近的飛雪,看到八戒過來卻沒做出同樣的攻擊動作,只是張口叫了一句,便低頭後退了一步。

「於於~~」

成功讓飛雪退開,八戒很高興的叫一聲。稍稍回頭拿眼珠瞧了瞧莫小白,雖然不會說人話,但表情也很明顯。

看到沒?

飛雪還怕我呢!

「這傢伙。」

莫小白搖頭一笑,又餵了一把紅棗,隨後翻身下馬走向荊軻刺秦:「怎麼樣?沒傷著吧?」

「沒。」

荊軻刺秦搖了搖頭,深吸了口氣:「這匹馬性子真是烈的很,完全不像你的那匹。」

「哈哈~我的八戒是母馬,怎麼能和飛雪這種公馬比。」莫小白眼底閃爍著明顯的笑意,開口道:「我勸你另外挑一匹,這匹太凶了些。」

「它是公馬?不是騸馬?」荊軻刺秦聞言一愣,雖然他對馬匹不太懂,但騸馬才是優質戰馬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誰說戰馬一定都沒蛋蛋?」

莫小白稍稍挑眉,開口道:「在唐宋以前,騸馬雖然已經存在,但並非主流戰馬。漢朝多用母馬,而那個時期的外族,沒多少人捨得給自己的戰馬開刀,大多都選擇公母混用,甚至全用公馬也不新鮮,否則不會有美馬計這種奇葩戰術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