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三十一章 信義之師(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 信義之師(求訂閱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看宣高的氣色,最近恢復的不錯。」

男爵府,議事廳。

莫小白和臧霸對坐兩側,望著這位在官渡副本時就有所交集的中年男子,舉了舉手中的茶杯:「試試大明朝的綠茶,味道應該和我們大漢的茶湯區別很大。」

茶葉,是胖子程乾許久前第一次來大夢鎮,順便給莫小白留下的。莫小白雖然平常不太喝,但偶爾想起來了也會泡一壺。

臧霸坐在莫小白對面,學著莫小白的動作端起蓋碗,輕輕盪了盪碗蓋后抿了一口,突然發現這茶的味道,就和他現在的心情一樣。

面前男爵,臧霸並不陌生。

昔日官渡一戰,作為督戰徐州的人物,他太清楚那時戰局究竟糜爛到了什麼程度。

莫小白的戰功,臧霸更是看在眼底。

之後以白身入駐麒麟村,臧霸談不上對舊主有多死忠,但他也曾在那全力以赴。

結果呢?

莫小白兵鋒之盛,簡直讓他防不勝防。

在軍事上,他對莫小白以及大夢鎮已經服氣,同時這些日子在大夢鎮養傷,臧霸也感受到了大夢鎮和麒麟村截然不同的一面。

在大夢鎮的生活,他就像是回到了徐州,物質上的條件,麒麟村恐怕拍馬都趕不上。

這段日子在大夢鎮,除了人身自由被限制了以外,臧霸幾乎沒有什麼不滿,原本就算莫小白不找他,他也會主動找莫小白細談一次。

對他而言,麒麟村舊主已亡。

改換門庭投靠大夢鎮,並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

「怎麼,茶不好喝?」

臧霸臉上一閃而過的皺眉動作,讓一直盯著他的莫小白捕捉個正著。

笑著放下蓋碗,才繼續道:「宣高可知道,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我才單獨把你找來?」

「男爵請講。」

「其實,我大夢鎮如今依舊人才稀缺,這段日子已經有不少昔日降將,在我麾下得到提拔和重用。」

莫小白眯著眼睛開口,語氣不急不緩:「但那幾位在我看來,始終只是一方將領,不太可能為我分擔更多的重任。宣高你和他們不同,在我眼中你絕對不是沙場戰將那麼簡單。」

「宣高對義理執著,在我看來要高出許多當世名將,單憑此一點,你就擁有守牧一方的資格。而聞名一時的『泰山兵』,何嘗不是以『義』字為核心,所組建出的一支驍勇善戰的獨特軍隊。」

泰山兵在建安時期,能和丹陽兵齊名,靠的是什麼?

險峻好武的丹陽,用『窮山惡水出刁民』來形容並不為過,所以哪怕沒遭受什麼戰亂,依舊民風彪悍,被世人所熟知。

泰山呢?

泰山兵看上去是指在泰山一地,由曹操、鮑信這些諸侯所徵募的兵卒,但事實上這群『泰山兵』大多都不是本地人,而是周邊州郡的『流民』。

一起躲避兵禍,相互扶持逃難,來到泰山這一人傑地靈的好地方過活,這群『流民』論身體素質未必比其他地方的流民強,但這群人當中,有一部分人的特點十分鮮明。

義!

沒有互助之義,這群流民在不大肆劫掠鄉里的情況下,能不能撐到諸侯徵募的那天都兩說。

當然,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泰山兵的首領中的代表人物有臧霸、于禁,自然也有昌豨這種二貨。然而即便昌豨幾次反覆,臧霸也沒對他下狠手。

臧霸以『義』字統帥兵馬,同時也用『義』字治理州郡。

原本滿寵沒有出現的話,臧霸就是莫小白心中原定的金源村領主。

當然,這話莫小白肯定不會和臧霸說,畢竟現在滿寵已經上任,和臧霸比,滿寵顯然又要優秀一些。

莫小白沒把自己腦海中的話語全說出來,臧霸也只聽到了他所提到的『泰山兵』一詞,想到麾下那些泰山兵,臧霸不由蹙眉:

「敢問男爵,當日戰敗后,大夢鎮是如何處置那些兒郎的?」

「你是說你的部曲?當然全都關著,不瞞你,我其實派人去接觸過他們,但他們知道你還沒死,沒有一人願意轉投我大夢鎮。」

莫小白之所以敢確認臧霸是以『義』統兵,就是因為李績、國淵的確勸降了當初一起俘虜回來的原麒麟村領民。

那些普通領民和各種職業NPC很容易勸降,現在幾乎都已經融入了大夢鎮的生活,可偏偏有那麼上百號人油鹽不進,根本不理會李績的苦口。

泰山義兵,在臧霸麾下的表現一度高光、搶眼,不是沒有道理的。

反之自從臧霸死後,泰山一地的『流民』因為中原安定,紛紛回歸安穩的日子,一時璀璨的泰山兵就這麼莫名其妙消失,同樣有它的原因。

真要深究,只能說泰山一地自身並不盛產優質兵源,同時也失去了那面『兵鋒所指、義之所向』的旗幟。

而那面旗幟,正是臧霸臧宣高。

「說起來,宣高麾下的兵卒,對你可是擁有著高度的認同,似乎在他們眼中,你不僅僅是領兵將領那麼簡單。」

隨著莫小白開口,臧霸眼中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一絲緬懷。

自己的部下,他當然知道是什麼樣子。而臧霸這大半輩子,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這些東西了。

換句話說,這就是臧霸的人生價值。

自己的價值被擊敗自己的人肯定,這對於臧霸而言也是十分受用的。

「男爵過譽了,霸從不和他們說大道理,更不談什麼仁善,唯一讓他們記住的,無非是一點點信義罷了。他們願意聽,大概是因為同袍之間的信義,能讓他們在戰場上活的更久一些。」

臧霸說的很簡單,莫小白聽著也覺得很簡單。但要把『信義』兩字,灌輸到每一名泰山兵的內心,那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了。

莫小白沉思了片刻,隨後突然抬頭:「宣高,若我將大夢鎮基礎兵卒的選拔和訓練全權交付給你,你能否為大夢鎮訓練出一支信義之師?」

說出這句話,莫小白並非臨時起意。

大夢鎮雖然軍事強盛,但他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莫小白不清楚缺少的究竟是不是所謂的『信義』,然而試試總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