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三十二章 給臧霸畫『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 給臧霸畫『餅』(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女生小說

莫小白想試試,但臧霸卻被他這句話給嚇了一跳,握著蓋碗的手,都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作為一名武將,臧霸太清楚莫小白這句話的含義了。

讓他全權負責大夢鎮的基礎兵卒訓練,等於是把軍務中最重要的一環,交到了自己手中。

畢竟不管統帥有多好的謀略,能拿得出多強的軍械、裝備,最終面對戰爭檢驗的還是兵卒。

自己只是一員敗將,能夠讓面前的男爵如此信任?

莫小白拋出的『餅』太大了,大到臧霸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回應。

臧霸沒有說話,但他獃獃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莫小白大體也能猜出臧霸的心思,心底其實是在暗笑。

如果不是在位面世界,如果臧霸不是NPC的話,莫小白不會做出這麼『草率』的決定。

然而在位面,臧霸是有『忠誠度』可以觀察的,所有兵卒也是有數據可以比較的,有用還是沒用,有效或者無效,莫小白能看的一清二楚。

如果無效,那臧霸大概只能在大夢鎮混個戰將頭銜,或者為自己管理未來的附屬領地。可要是有那麼一點效果,對於莫小白而言也是件喜事。

領主玩家之間的差距,不就是這麼一點點拉開的嘛。

「宣高不妨再思量思量,這件事其實也急不得。」

莫小白沒有逼臧霸做決定,但臧霸自己回過神后,卻毅然起身:「能得男爵如此看重,霸願意一試。」

「哈哈~好1

莫小白聞言,臉上隨之浮出笑意:「此事重大,具體如何實施,宣高還需與懋功相商,這事我已經和他提過,你自去找他即可。」

「末將遵令1

眼看又是一員大將在自己面前抱拳臣服,莫小白擺了擺手:「不必行此禮節,隨我去瞧瞧你那些部曲吧,也不知道這些日子過去,有沒有把他們全養胖了。」

帶著臧霸離開男爵府,很快莫小白就來到了校場兵營。近200泰山兵全都關在營地,何純特意給他們劃出了一塊區域,能夠稍稍自由活動。

這麼多人整日關在這,雖然始終不肯效力大夢鎮,但也不曾有過鬧事的舉動。

唯一的變化,大概就是因為散漫了太長時間,每個人臉色都掛著懶勁。莫小白和臧霸過來的時候,這群人大多都懶懶散散的曬著太陽。

秋天的暖陽照在身上,的確會讓人忍不住犯困。

只是當第一位距離大門最近的泰山兵看清來人,原本慵懶的兵卒眨眼間全都炸了鍋。

一個接一個起立,紛紛跑向臧霸。

「將軍。」

「將軍。」

「您可算來了。」

「將軍怎麼才來看我們啊?」

「將軍您沒事吧?」

一群人唧唧咋咋的圍在臧霸周身,眼中不乏關切神色。

「我好的很,不好的是你們1

臧霸看著自己的部曲,神色也泛著波瀾,但他一眼掃過面前兵卒,整張臉卻拉了下來:

「看看你們現在的樣子,一個個的還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鬧成一團,當這是什麼地方?謝邇你身為百夫長,你看看你那張臉,現在胖成什麼樣了?給我出列1

「是,將軍1名叫『謝邇』青年百夫長聞言立刻走出了鬧哄哄的人群,在臧霸面前站定。

臧霸瞧了眼自己的部下,沉聲開口:「大夢鎮的伙食,吃的很好吧?」

「回稟將軍,頓頓有肉。」

「行,頓頓有肉都沒能收買你。」

「嘿嘿~咱可是惦記著將軍您的,沒見著您,誰來收買也沒用。」謝邇咧嘴笑了笑,言辭中帶著幾分得意。

「這麼說,本將還要感激你?」

「不敢,不敢,將軍對我們講情義、信義,咱當然也要跟您講情義。」

「說的倒是像模像樣。」

臧霸不輕不重的瞄了眼面前眾人,語氣在下一刻突然拔高:「可就你現在這模樣,還能在我麾下任百夫長?從今日起撤銷謝邇百夫長一職,其餘隊長、什長、伍長也一併撤職,都給我好好練練,否則別說是我臧霸的部曲。」

麾下擁有泰山兵,原本是臧霸最長臉的事。

可現在和主公一起檢閱自己的舊部,看到這麼一群進化成『飯桶』的兵痞,臧霸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然而臧霸雖然嚴厲命令,聽到命令的謝邇卻一點不惱,反而嬉笑道:「只要將軍無恙,我只當泰山兵的一小卒又有何妨,將軍您消氣,咱這就開始訓練。不過將軍,我們現在算是怎麼回事,併入大夢鎮?」

「你不願意?」

「不,不,將軍誤會,大夢鎮好吃好喝的,當然是好事。」

「既然清楚,還不拜見主公?」臧霸說完,又瞪了眼面前的謝邇。

隨著臧霸說完,在場泰山兵立刻轉身望向莫小白,抱拳開口:

「拜見主公。」

一眼掃過這些獨具特色的泰山兵,莫小白含笑點頭:「你們都是臧霸將軍麾下極為看重的精銳,如今也是我大夢鎮的精兵,從今天開始你們依舊歸於臧將軍統帥,我等著看堂堂泰山兵,究竟能有多強。」

「主公放心,末將定不負所望1作為泰山兵統帥,臧霸幾乎理所當然的應聲承諾。

………

把臧霸和成立大夢鎮泰山兵營的事交給李績,莫小白摸了摸下巴,順著小道走向了重新規劃后的民居所在。

莫小白過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親自見一見范奕。

邁步來到范家小院,莫小白還沒走靠,就聽見裡面傳來陣陣交談聲。

和當初黃彥一家初來大夢鎮時一樣,范奕一家對於大夢鎮的各項優待,同樣感到不可置信。

普通的民房直接入住,裡面有一套大夢鎮自產的精品白瓷,傢具也幾乎是全新的,更別提還有各種各樣的工作選擇,全憑自己喜好。

正打算推開低矮的院門,莫小白聽到裡頭傳來一道婦人話音:「你說什麼?還想著搗鼓那幾條臭魚?不能踏踏實實的過日子?我怎麼這麼倒霉,跟著你就沒有一天安穩的日子。」

「別瞎說,怎麼是臭魚,這是祖上傳下來的,只是缺失了一些,我會想辦法補齊,到時家裡肯定不缺錢。」

「補齊,我怕是等不到那一天,就得餓死。」

婦人話語中帶著濃濃的氣憤,讓院外的莫小白感到奇怪。

養魚應該是范奕的強項才對,現在聽著怎麼不像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