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四十五章 給我個痛快(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 給我個痛快(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一逃,一追。

僅剩八騎的公子闌珊,命令下達的很快,但沒一會他就發現了一個要命的事實。

圍殺,他們討不到好處。

現在要撤了,依舊不是他們能說的算。

戰馬的檔次,差了不止一截!

如果說一般的黃鬃馬,和駑馬比是合格的戰馬,那褐鬃馬就比黃鬃馬高一個級別,再這之上則是黑鬃馬。

黑鬃馬之上,才是擁有獨立冠名的戰馬,例如鮮卑馬、烏桓馬、匈奴馬等等。冠名戰馬各有優劣,但真正頂級的冠名馬,卻能在各方面超出其他同級別戰馬。

白麟馬如此,普通大宛馬速度、爆發力略低,但亦超出其他A級戰馬,幾乎達到准S級。

就如莫小白的坐騎『八戒』,雖然平常懶了點,但要出力的時候,各方面數值能得到最大發揮,比胖子送的白麟馬都強出一頭。

要不然莫小白進入副本,也不會帶上八戒,而把白麟馬留在馬常

「八戒,撞它1

得益於平常得空就會給胯下的傲嬌懶貨開小灶,莫小白和八戒的合作還是很愉快的,雖然達不到所謂人騎合一的地步,但莫小白的指令,八戒都能順利執行。

看著從自己面前斜過,準備轉彎進入山林的馬匹,八戒打了聲響鼻,四蹄一動直接躍過了近十米距離。

帶上鐵盔的腦袋狠狠撞向在她看來十分瘦弱的同類頸脖。『轟』的一聲直接連馬帶人一起撞翻。

輕騎倒地,莫小白的槍尖緊隨其後。

只一擊,直接刺穿騎兵頸脖。

殺!

就在莫小白得手之時,另一邊也傳來了慘叫聲。

動手的,是周瑜。

八騎

六騎

四騎

才逃了不過半里遠而已,公子闌珊和無常小妖就看到擋在二人身後的騎兵幾乎死光。

「分開跑1

繼續這麼向前逃竄肯定躲不過身後的追殺,無常小妖當即說出了一個無可奈何,但又為時已晚的辦法。

如果早在交手初就這麼辦,兩人是有很大概率能逃掉的,至少可以逃走一個。畢竟莫小白這邊人手不多,分開追肯定力有不逮。

但眼下僅剩四騎,分做兩面逃,周瑜追殺一路毫無壓力,莫小白和阿獃應付另一邊同樣有很大勝算。

「還不死心?你們跑的掉嗎?」

莫小白是瞄準了公子闌珊,雖然在這裡殺他一次也就是讓對方掉點金幣,不會有別的影響,但莫小白還是決定……送對方上路。

和阿獃一同緊追不放,眼看最後一名輕騎留下斷後,莫小白直接策馬越過,把騎兵留給了阿獃,自己繼續追擊三十米開外的公子闌珊。

二十米

十米

三米

當雙方差距漸漸只剩一個身位,莫小白剛要讓八戒故技重施撞上去,不妨面前的公子闌珊,突然回過身,直接從馬背跳了一步側身撲了過來。

好膽!

雙方距離夠近,公子闌珊又是突然發難,莫小白手中長槍沒來得及挺舉,眼前就已經是公子闌珊架起的肘子。

『噗通』一聲撞擊悶響,兩人一同從八戒身上往左側滾落,重重砸在地面。

背部結結實實撞向沙石地,莫小白難免疼的呲牙。但另一側落地后一樣吃痛的公子闌珊卻猛地躥了起來,一柄短刀已經刺了過來。

「真是小看你了1

都說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面對公子闌珊突然暴起的兇悍,莫小白半仰身形,手中長槍挑起,才堪堪擋下刺擊。

槍尾順勢插入地面,莫小白借力彈起,隨後再次揮動長槍,將公子闌珊的連續刺擊接連擋下。

雖然擋下了對方的出招,但莫小白卻不敢大意。就憑這股狠勁,難怪上次副本那麼多玩家搜羅匈奴單于,最終會被他抓個正著。

然而就在兩人站定,準備繼續拼殺的時候,一道急促馬蹄聲從後方傳開。

莫小白眼角餘光一瞄,馬上向右側躲開,

公子闌珊也在躲,但亂入這場玩家PK的八戒從莫小白身側如風一般急掠,瞄準的就是他。

想躲也躲不過,飛躍起來、前蹄騰空的八戒。

八戒躍空至少有兩米高度,哪怕落下來了一點,離地距離也有一米六。

這個高度,剛好是公子闌珊的肩高。

『轟』

雙蹄幾乎是砸在公子闌珊的肩頭,下一刻就看到站立未穩的他,擦著地面向後倒飛。

足足滑出了十幾米,才撞在一顆老槐樹下,惹得大樹枝幹不斷搖晃。

「唏~~」

兩蹄子踹飛了公子闌珊,八戒立刻仰頭嘶鳴,落地后雙腳再次抬起,一副『慶賀』姿態。

這一幕幾乎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中,別說莫小白看呆了,就連剛剛解決輕騎趕來的阿獃也不禁發愣。

乖乖!

這馬好爆的脾氣。

「你把他踢死了?」

看著頹躺在樹下的公子闌珊,莫小白嘴角扯動。

作為主人,莫小白同樣是第一次看到八戒這麼暴力。

「唏律~」

八戒又低鳴了一句,但卻根本沒看自己的對手,而是把腦袋拱向莫小白,大舌頭一吐,直接抹了莫小白一臉口水。

「誒,誒,別吐,口水真多。」

措不及防的莫小白連忙側過頭,拍了拍八戒的腦袋:「這次多謝你了,乖乖在這呆著,我去瞧瞧那傢伙。」

說完,莫小白就朝著樹下走了過去。

走近一瞧,莫小白才看到公子闌珊還吊著一口氣,只不過模樣凄慘,兩條胳膊可能都被踹廢了,疼的滿臉都在冒汗。

「你說你們勸說失敗,直接走掉不就沒事?為什麼要在村外等我?」

莫小白帶著笑意上前,隨後眯著眼睛笑道:「讓我猜猜看,之所以想殺我,是因為你們的兵馬,同樣在趕來的路上,對吧?」

槐樹下,公子闌珊疼的幾乎說不出話,眼底更是閃過一抹情況不妙的憂慮。

莫小白說的,就是他所想的。

「白日做夢,你,給我個痛快。」

咬著牙開口,公子闌珊沒打算求饒,這次失利在他預料之外,但卻讓他更加看清了莫小白。

死上一次,不是不能接受。

「你是個對手,期待接下來的過招。」

莫小白點了點頭,手中長槍橫擺,槍尖從公子闌珊的頸脖處掃過,濺起一片血紅。